乐文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战场合同工在线阅读 - 第5847章 诡诈手段

第5847章 诡诈手段

        第5847章    诡诈手段

        “怎么回事?”谢尔盖问道,“哪里出状况了?”

        “一个给我们提供情报的铁锤组织情报小队,彻底失联了。”精算师回答道。“之前的情报就是他们提供给我们的。”

        “很显然,他们已经暴露,并且遭到了毒手。”林锐缓缓地道。“这样看来,    他们可能已经掌握了我们的行动。”他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道,“走,跟我去前线。”

        在松石镇最外围的阵地高地上,风吹拂着一片残破不堪,却依然矫健挺拔的战旗。旗下,在一片皎洁如水般的月色,    广阔无垠神秘幽远的墨蓝色星空映衬下,林锐峭拔高峻背影现得越发孤寂冷漠了。

        他面向着苍茫的非洲大地,    缓缓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沉静冷峻的面容越发肃穆起来。

        正此时,他视野的尽头,在隐约闪着一线亮光,飞驰出现在逶迤曲折的山丘之间;盘旋在僻静险峻的13号公路渐渐露出了头,露出了身,最后犹如一条火色的长蛇,在远处的山区间纠结缠绕起来。

        黑黝黝的山坡,纯洁如水般的月色,秋风肃杀,死寂无声,重重的战云伴着凄凄的风缓缓遮蔽起皎洁圆润的月。淡泊的轻白的雾,恍若渐渐焕然以浓黑的玄纱,在风中中吞吐着死神一般狰狞凝重的气息。

        秋夜的清冽的风呼呼着,丝丝入骨生痛;恍若有着实质凝重杀气与来自九幽地府的声声哀鸣。原本已被战火锤炼得坚如钢铁的战士们也不由得浑身一颤,栗栗危惧起来。阴云蔽月,浓重的黑渐渐笼罩了我们;伴着耳边阵阵阴风的嘶吼,    一颗心不自觉的渐渐急促跳了起来,大战在即!

        “立刻,通报卡桑将军,敌军靠近了,通知大家做好战斗准备!”林锐面色波澜不惊,蓦然回身。

        “轰!”遽然平地响起了声声巨雷,霎时间,浓黑的雾色里,惊尘四起,穿透耳膜的尖锐破空声带着刺眼的灼热划作一蓬蓬满天火雨,如一道道流星在乌黑的夜空中划出道道妙曼的弧线,以倒扇面之势,呼啸着向着安莫尔军的阵地聚拢而来。

        轰!又是一声声骤然轰鸣,大地震颤,随着十余道火球在不见伸手五指黑夜中照亮了这片雄伟土地的轮廓,缓缓腾升而起;在这惊天动地里,集群重炮冉冉拉开的序幕,便如同一把大火星点着了敌我酝酿以久的火药桶!

        奥鲁米联邦军很狡猾,那些能够看到到火色长龙其实只不过是他们不惜血本与人命,    征用来的民用车辆和伪装道具引诱安摩尔的配属炮兵上当。

        他们都精锐大部分伴随步兵其实仍龟缩在车队后,而敌人手里王牌的王牌,混成坦克团已经趁着天一黑悄悄赶到了,依靠半永备工事隐藏进了山体中,静待一声号令,向奥鲁米联邦阵地发起迅猛攻击。

        而奥鲁米联邦军的精锐直属炮兵此时却借着校炮雷达和光电侦查,成功的发现了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安莫尔集群重炮的位置,所有的重炮狰狞的炮口已经在浓黑的夜色中偷偷对准了安莫尔军配属炮兵阵地……

        “轰!”就在安莫尔炮兵砸开的腾升起的炽热火球稍稍消逝间,南面山区附近里仿佛降下了大来万均雷霆!榴弹炮,重迫击炮,加农炮,重加农炮,火箭炮眨眼间似火山爆发了似的,喷薄出密集的熔岩流,在漆黑的夜空中,划出一道悚人炽灼,闪耀着咄咄逼人比月亮更耀眼的红光,如天河倒悬,如流星飞瀑从不同方向向着安莫尔的配属炮兵重炮阵地呼啸过来。

        密集的破空声恍若飓风侵袭。

        “卧倒!”安莫尔军的炮兵少校瞬间反应过来,痛苦中奋力喊了声,同时迅即倒在深坑里。同时下落的炮弹刮起凛冽的罡风已经生生刮破了他的面颊;少校抱紧头一触地,狂暴的炮弹已经如骤雨般倾泻了下来。

        “轰——”伴着声声如密集的鼓点般敌人炮弹的炸响,红光乍现,地动山摇,蓬蓬泥土成吨计的抛飞满天,血肉飞溅着裹着泥土。

        泥土将藏在深达3米深坑里的士兵们劈头盖脸了落下。虽然戴着耳塞,这个少校也是两耳失聪,耳洞滚出血来,头晕目眩着,凭着头脑最后一似清明,在交错激荡如钢刀般切剁的气流里,奋力来回绞动身子,终是抖落了铺天盖地的泥土把头露了出来。

        而此时他发现整个身子已经湮没在粘湿的土壤里;敌人一通炮火一过,这个炮兵少校深深吸了口气,充足的氧气令他脑子稍稍更清醒了些,随即奋力将自己拔了出来,就在起身的霎那,他才发现深深的堑壕里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和更令人作呕凝重的血腥味儿。他顺手抓了把土,闻了闻,却发现散发着凝重献血味儿的泥土粘手至极。

        借着被炮火引燃的周边伪装植物的猎猎火光,他这才发现自己这段沟壑里已经成了条涓涓细流的血渠,他手下的兄弟们大部分都横七竖八倒在了沟壑里。

        “有没有人!?”

        “有没有人?汇报损失情况!”

        另一个满脸是血的安莫尔军官嗥叫着。有不少安莫尔军的战士们爬了起来,全都无大碍。

        但此时这个军官已经耳鸣,听不清一点声音。就见随后同样从泥堆里挣扎出来的那个少校,情急之中在他耳边大声喊叫着。他猜到了什么,但他根本就听不清,一股莫名的悲痛涌上胸口,两个大男人就这么在猎猎的火光中,相互嚎叫,但根本就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

        直到几分钟之后听力才逐渐恢复。这时他们才知道炮兵一分队,已经全没!

        原来安莫尔军的配属炮兵都是用炮位分散发射,在发炮同时通过集中爆破发光的方式欺骗敌人侦察。

        所以敌人大部分炮火都打在了集中发火的伪装炮阵地上,爆炸的炮弹连同用于伪装欺骗的假炮,炸药,炸点几乎一齐轰上了天。

        至少一个连的安莫尔士兵全军覆没,鲜血就这般在纵横交错的沟壑里静静的流淌着,血腥味刺鼻。但还有在持续响彻天际的敌人炮轰中,更严酷的打击等待着他们。

        自此安莫尔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冲突战,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爆发了。

        “将军,第三营级战斗群的营部……营部遭到敌重炮齐射轰击,指挥部被炸;营长阵亡!第二营指挥部遭到波及,正在转移,进入无线电静默,联系不上!”参谋把消息汇报给卡桑。

        卡桑混身一震,这一次敌人凶猛狠毒的炮火逆袭,第三营的指挥中枢几乎都被敌人打光了!其他连队损失怎样,其他兄弟部队的损失怎样?他想都不敢想……

        “将军,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现在整个联军可全看着你啊!”就此时,参谋一步上前扶住了卡桑,大声呼喊着。

        他说得没错,现在只有看卡桑的。不光是他手下这些弟兄们,还有整个安莫尔北方联军的指挥权都沉沉的压在他的肩上!

        参谋这么一喝,卡桑猜稍稍回醒了过来,就此时熊熊的怒火压下了心中莫名的创痛,他强压着情绪,颤抖道:“第一营还剩多少?”

        “一营完整!其他营连同他们差不多……”林锐大步走了进来,终于给卡桑带来了一个不算太坏的消息。

        “通报下去,一营二营由现由我代理指挥!”林锐脸色很不好,却依然坚定道。

        “瑞克这是怎么回事?!”卡桑连忙起身道。

        “敌人偷袭,铁锤的人被他们清除掉了,我们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情报,他们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林锐缓缓地道,“通知大家转移阵地!没有我的命令,重炮绝不允许再发炮,否则以军法论处!”

        “不!将军不能这么算了,您下命令开炮吧!我们要报仇!给兄弟们报仇!”就这时几个军官在众人里哭求道。众人随声附和道。

        “不行!现在只有活着才能给大家报仇!”林锐不可置疑的大声呵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这是战争。只有谁笑到最后,谁才是最后的赢家。执行命令!”

        林锐在指挥部接连收到通报,奥鲁米联邦军用牺牲自己伪装特遣分队的沉痛代价,成功以准确凶猛的火力逆袭了安莫尔2个直属野战炮集群所有重炮阵地。配属伪装部队伤亡很重,炮击部队人员、物资损失接近四分之一。

        为彻底重创对安莫尔炮兵威胁巨大的2个奥鲁米联邦野战炮群和自走炮集群,林锐决定除有限调用具有高机动性的炮种外,对敌威胁最大的自行火箭炮外,一律进入蛰伏偷袭状态。

        为麻痹奥鲁米联邦军人,完全暴露敌炮兵位置,并予以敌人炮兵迅速的毁灭打击。林锐要求第二营必须要有在敌人疯狂的火力与兵力投送的攻击中,守住阵地,同时逼着敌人持续暴露出大部火力。为配属炮兵重创敌人炮兵作出贡献。

        但这也不啻于明白无误的告诉所有人,刚刚补充不久的第二营又已经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第二营及战斗群所在的核心阵地,炮火连天。在短暂调整后,奥鲁米联邦军的重炮部队向这个阵地再次开始的凶猛的炮击!一时间天崩地裂,山岳战栗。

        刹那间如同发生了10级地震;罡风在喑呜嘶吼,大地在剧烈颤抖,狭小的阵地被120mm以上重炮着弹轰击;伴着如急风暴雨般密集的重磅炮弹砸落,一朵朵火球掀起代表死亡的红云,在漆黑的夜色便似燃烧着熊熊火焰。如同巨大的火盆,发出声声密集如狂雷炸响的声音,照亮了整个夜空!

        爆炸扬起的轻盈飘浮的火星随着浩荡的北风,在夜空中绘出一道发散开来火流,挥洒着燃烧起一簇簇熊熊大火!

        四散激扬的块块弹片,眨眼间在浓黑的夜里骄横跋扈,蛮横嚣张,砸得噼啪作响。受伤的士兵们呜咽呻吟,被摧毁的工事崩塌倒斜!

        弹片横飞,发出令人心惊胆寒,如雨点般密集的噗噗声!

        伴着声声冲天巨响,威猛无铸的冲击波更似锋锐无所匹及的铁犁一般,生生将防御阵地撕成道道开裂褶皱的废墟,高低起伏,满眼沟壑。

        熊熊的火势仿佛大地都像是在燃烧;凄厉的破空声仿佛是索命的厉鬼在尖声叫嚣;纵然隔着层厚厚的掩体,钢板,塑胶隔音层,加着柔软缓冲物的头盔和密实的耳塞,巨大的声浪依然如一记记密集的重锤。

        二十分钟之后,奥鲁米联邦军再度炮击。林锐根据炮击判断,敌军的重炮火力延伸,在连接一营阵地的通路上交织起一片绵延不断的火墙。

        林锐立刻意识到,敌人在意图以凶猛的火力拦阻安莫尔的增援,导致后续增援部队填补重要战略支点的空白。

        这也意味着,奥鲁米联邦部队的进攻路线已经暴露了出来。

        果然,在炮击之后。奥鲁米联邦军的部队迅速分成东、西两路纵队向侧翼通路发起迅猛突击,意图以优势兵力与火力将战线突出部的重要战略支点同主力战线分割包围,截断第二营的唯一退路,以达成彻底剿灭第二营级战斗群,占领这个战略关节点的目标。

        一时间,炮火之下,浓黑的夜色与雾气里,枪声、爆炸声、喊杀声响作一团。

        远处炮弹轰然炸响,火色映红了半边天;在前线指挥部的边缘,顺着山间呼呼的山风,林锐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

        “怎么样?”卡桑焦虑地问道。

        “来的是奥鲁米联邦军的南路部队,奥鲁米联邦陆军中将布卢姆。”林锐缓缓地道。

        “可是他的部队不是已经撤了么?”卡桑吃惊地道。

        “兵不厌诈,铁锤的情报小组已经被灭,这个敌军撤离的情报,很有可能就是奥鲁米联邦军故意散布的假消息。他们等铁锤的情报小组把假消息传给我们之后,立刻出手清理了这个情报小组。

        随后发动突然袭击。”林锐神色严峻地回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