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侯府表妹自救手册在线阅读 - 第40章 着道

第40章 着道

        谢宜笑见她哭得可怜,又实在是担心顾湘一个人在湖边出了什么事情,只得是应了下来,换了一身衣裳准备去见顾湘。

        明镜总觉得不妥,一边为她换上衣裳一边劝道:“姑娘还是莫要去了,这夜里凉,而且今日人多,若不然奴婢去将二姑娘请回来?”

        “无妨,我去见见她吧,说起来这替嫁的事情落在她头上,虽然是她自己所求所愿,可想到她日后的日子,我这心中难免有一份愧疚,别的事情我不能为她做什么,与她说说话还是可以的。”

        谢宜笑叹了一口气,“再说了,正好今夜也是放莲花灯的日子,既然来了,恰巧碰上这日子,去看看也好,世人说云中寺的湖是天上湖,莲花灯亮起,那湖便宛若天河一般,连通天上人间,美极了。”

        明镜听她这么说,也不说什么了,只得去将披风拿出来给她披上,一行人跟着照水去寻顾湘。

        这会儿的云中寺确实有不少人,路上时常见到一个贵夫人或是姑娘带着人出来看莲花灯。

        照水领着三人顺着湖边往前走去,可走着走着,地方越来越僻静,人也越来越少,最后走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到人了。

        谢宜笑停下脚步,问照水:“你家姑娘到底在何处?怎么越走越是偏僻了?这里怕不是赏景的地方吧?”

        照水有些忐忑地指了指前面隐约可见的一处亭子:“我家姑娘便在那里,先前姑娘说想要静一静,便带着奴婢到了这里,这边没有人,也清静一些。”

        明镜有些不安:“姑娘。”

        谢宜笑看照水忐忑不安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深想。

        要说顾湘要害她,她是不信的,顾湘此人,做人还是有些底线的,害人的事情应该不会做,而且她如今也得了武安侯府的亲事,更不会再做这些事。

        照水在顾湘身边少不得有十年了,跟着顾湘也吃了不少苦,一直不离不弃,要说她背叛顾湘,显然也有些不可信。

        不过这身在外面,确实是要小心一些的。

        尤其是这到处黑漆漆的,她身边只带了两个婢女,连个能打的护卫都没有。

        “明心,你跟着她去前面的亭子看一看,我与明镜在这里等着,若是二姑娘在亭子里便过去,若是不在,便喊一声。”

        眼下之意,若是事情不对,她便自保逃走,而谢宜笑和明镜立刻折返逃离。

        明心还会一些功夫,便是遇上会功夫的男子,便是打不过,自保还是可以的,普通男子她还完全可以暴打,如此,也安全一些。

        明心点头:“姑娘,奴婢知道了。”

        “表姑娘既然不信,那照水便带明心过去看看也好。”照水如是说道,而后便带着明心往前面的亭子走去,一点迟疑都没有。

        谢宜笑微微蹙眉,心想是不是自己多想了,说不定顾湘真的是因为想要清静,连寻了这么一个地方呆着。

        二人在原地站着等待,此时周边一边幽寂,偶尔有一些虫鸣声传来,月亮高悬在空中,湖面上水波潋滟,夜风吹来,凉飕飕的。

        时间慢慢地过去,谢宜笑心中有些不安,眼皮子也一连跳了好几下。

        明镜也觉得不安,二人对视一眼,便齐齐地转身,欲顺着来时的路离开,正在此时,却见黑暗中出来走出六个男子来。

        二人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大变,心知怕是着了道了。

        “哟,果然是国色天香,这姑娘生得好看,婢女也是不赖啊。”来人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一眼,笑得有些淫邪,瞧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放肆。”明镜大声呵斥,“我们姑娘是长宁侯府的贵女,二等还不快让开,若不然,定然要你们死无全尸!”

        她这话一出,那几人对视一眼,又嘿嘿地笑了起来,那表情在月色下显得有些狰狞,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什么长宁侯府,长宁侯府的姑娘都在莲花殿前面放莲花灯呢,你们冒充什么人不好,非要冒充长宁侯府的......”

        “就是。”

        “小娘子们,今夜便乖乖地从了我们吧。”

        “莫要抵抗了,若不然哥哥手里没轻没重的,怕不是到时候伤了你们。”

        “等到了明日,哥哥去你们家里提亲去,到时候将你们娶回去......”

        “别想着叫人来,这周边是一个人都没有的,便是你们叫破了喉咙,也是没有人来救你们的。”

        “便是来了,我们便撕了你们的衣裳,让人好生地瞧瞧你们光着的样子......”

        “就是,大家贵女,要是被这么多人看见了,怕不是只有投湖自尽这条路了,你们叫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

        真的好生恶毒,谢宜笑和明镜气到不行,却又没有办法。

        见六个人围了上来,谢宜笑和明镜握着手往湖边退去,最后退无可退,已经靠在湖边的围栏上了。

        明心这个时候还未回来,也不知道到了亭子那边了没有,二人心中有些担忧,不过此时也是自身难保,顾不得别人了,愿只愿她一人能跑了。

        谢宜笑捏紧了明镜的手,在她耳边小声道:“咱们跳河,各自逃走,可是会水?”

        明镜愣了一瞬,她是会一些的,可是她这主子不会啊。

        “可是姑娘,您......”

        谢宜笑来不及解释这些,也管不得会不会暴露自己不是原主的问题,她道:“来不及了,咱们各自安好,你无需管我,保护好自己要紧......”

        她话音刚落,便转身翻过围栏,一手脱了身上的大袖长衫,扑通一下跳下水,然后在水中翻腾了一下,往下游游去了。

        明镜惊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她这主子什么时候会水的,但是见她游走了,也顾不得其他,翻过围栏,准备跳水逃走。

        这六人原本以为这两个小娘子是逃不掉了,正起了慢慢逗弄的心思,没想到谢宜笑跳水跑了,当下便扑了上来。

        明镜翻上围栏,一只脚被人抓了住,她的脚一勾一扫,将人踹开,然后扑通一下跳进了水里,浮游在水边上往上游游去。

        “来啊,我在这里,有本事来抓我啊!”

        “来抓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