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获罪于天

第一百二十三章 获罪于天

        “根据本报讯,昨日下午7时许,白河市郊区211省道旁发生一起恶性重大车祸。一辆严重超载的渣土车,从路边的一辆奥迪轿车上碾压而过,造成奥迪车内两名乘客当场死亡。根据有关人士透露,这辆自重12.5吨的渣土车,当晚实载重量为67吨,超载量超过百分之三百。”主持人用很夸张的语气说:“要知道,一辆主战坦克只不过才50吨……”

        一辆小小的奥迪轿车,被超过一辆主战坦克重量的钢铁怪物,从上面碾压过去,当场就成了一对废铁,汽车被从建筑废料中挖掘出来后,消防官兵用电锯破开了车体,里面的两个乘客已经根本看不出‘人形’,完全就是一堆混在一起的烂肉,场面相当震撼。

        根据现场围观群众反应,渣土车前后两次撞击奥迪,奥迪被撞翻后,渣土车调转车头,进行了二次碾压,最后还将车斗里的建筑废料倾斜,才造成惨烈的后果。

        很明显,渣土车司机是有预谋的!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才能下此狠手?

        几天后,当地的公安机关和交警公布的调查结果。

        奥迪车里的两人,一男一女,都是白河市本地人士。男的叫金财,无业,不久前涉嫌传销、重伤致人死亡,由于提供了‘短暂性精神障碍’鉴定证明,免于追究法律责任;女的叫苏萍,是白河市精神病院的护士长。

        苏萍没什么名气,可金财在白河市,甚至苏南省,绝对是风口浪尖的知名人物!

        这两人为什么会在一起,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郊外的一辆奥迪车中,无人得知。

        但联想到苏萍的职业、以及那份在法庭上横空杀出的精神鉴定证明,又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意思。

        当然了,公安机关的任务不是寻味人生,而是调查真相,没有证据的话,可不好乱说。

        肇事司机叫陈东,事发后主动报警,投案自首。

        陈东,四十五岁,白河市本地人,家庭完整,夫妻俩都在本地一家国营工厂工作,有一个快要上大学的儿子。

        根据陈东交代,下岗后,他当货车司机养家糊口,先后在全省很多公司打过工,一直没赚到多少钱,却非常的辛苦,经常觉得身体不适。

        去年下半年,有次忽然晕倒了,去医院检查后,得知自己得了肝癌,已经快到到晚期,医生说他只剩下最多一年的命。

        陈东家里本来就没钱,这病无论花多少钱也治不好,他干脆就不治了,在家等死。

        从电视里看到金财传销案件,已经病入膏肓的陈东很是气愤。他没什么文化,家庭条件也不好,从小就有些愤世嫉俗,看到这则报道后,竟然萌生了‘反正是都是死,不如临死前为民除害’的念头,没法给儿子老婆留下钱,至少能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名声。

        于是就发生前几天的那桩两死一伤的恶性车祸。

        ……

        案件真相大白,法院正式立案。

        尚未开审,网上就是一片群情激愤。

        大多是为陈东求情的呼声。

        很多人干脆认为陈东就是现代社会的英雄,撞死金财绝对属于为民除害,如果没有陈东,将来那个金财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好人。

        至于一起被撞死的苏萍,看上去好像挺无辜,可稍稍动脑子想一想,就会发现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之前就说过,苏萍的工作太耐人寻味了。

        金财为什么能脱罪?还不就是那张由白河市精神病医院‘精神病鉴定证明’?而苏萍在哪工作,正是白河市精神病院嘛,护士长!

        这两者要说没一点关系,打死也不信!

        再说了,如果金财真的有随时可能发作的‘急性短暂性精神病’,那作为专业人士,苏萍为什么还会跟他在一起。

        天色黑漆漆的,孤男寡女开车停在荒郊野外路边,他们在干吗?

        据说,有不少人在事发前,都看见那辆车在震动……

        好嘛,这还用多说?金财该死,苏萍是帮凶,同样死有余辜!

        面对网络舆情汹涌,白河市法院紧急做出了应对,在博客中国上开通了官方博客,呼吁广大网友冷静,舆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司法监督的作用,欢迎监督,但舆论不能绑架判决,更不能绑架法律,还是要依法办事,依法判案。

        ……

        白河市精神病院副院长吴天这段时间精神恍惚,严重失眠,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老婆苏萍在车里一起被撞死,最初得到消息,吴天表面上难过,心里其实还是很痛快的。

        苏萍给他戴绿帽子这点就不说了,反正吴天在外面也有其他女人,夫妻俩各过各的。

        可是苏萍手里有他从医药代表那里拿回扣的证据,动不动就用这点来威胁他,上次还逼着他给那个姘头开了精神病证明,甚至要他利用业内的关系,影响到了其他鉴定机构,在二次鉴定的时候,故意防水。

        作为专业人士,想放水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困难,对方甚至没有在检测中帮忙,只是事先隐晦的向吴天透露了,会用哪几套题进行检测。

        但是还没高兴两天,吴天就发现不对劲了!

        该死的网络!

        事故照片上传到网上后,很多细心的网友,发现苏萍的座驾,那辆报废的奥迪,市场价超过了50万!

        这就不对劲了,白河市一个二线小城市,吴天和苏萍夫妻俩一个月才多少钱工资,能买得起50多万的奥迪车?

        放在平时,一辆奥迪,对于吴天目前的能量而言也不是什么大事,走走门路能摆平。

        可偏偏正好赶在风口浪尖上,传销案、精神病脱罪、交通肇事,几个影响重大的案件全部集中在一起,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和关注,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份精神病证明!

        苏萍一死,他贪污拿回扣的证据是没了,但开具精神病证明的问题又一次被放大。

        听说检察院那边已经有动静,准备来调查他。

        吴天已经连续三四天没怎么睡觉了,一听到电话铃声,肝都在颤。

        他觉的,自己快要变成神经病了。

        ……

        一片喧嚣之中,交通肇事案终于开庭。

        陈东的病情恶化的很快,在看守所的这段时间,已经连站都站不稳,由法警推着轮椅进入法庭。

        简单的庭审之后,陈东伏法认罪,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东死刑,立刻执行。

        在辩护律师的极力争取之下,考虑到被告陈东的身体条件和案件的特殊性,不使用枪决,而改用没有痛苦的注射死亡。

        被推出法庭的时候,陈东忍着剧烈的疼痛,吃力的扭过头看了眼旁听席。

        他的老婆儿子,在旁听席上哭成了泪人。

        陈东冲着她们露出了最后一个笑容。

        国内没有安乐死,相对于在长时间的痛苦煎熬中,最终还是被癌细胞夺去生命,一针没有痛苦的注射,是他求之不得的死亡方式。

        在他死后,他妻儿的账户上会有出现一笔钱,连他本人也不清楚到底是谁付的,但可以确定,足够她们一辈子衣食无忧。

        自己辛辛苦苦半辈子,也没能给妻儿带来富足的生活,没想到临死前,能用这条残躯,换来妻儿一世无忧。

        所以,陈东走得很安心。

        金财和苏萍遭遇横祸身死,精神病院副院长因为涉嫌受贿、玩忽职守、开具虚假证明等被检察院批捕,陈东执行死刑。

        传销系列案件,也终于落下帷幕。

        陈东的家属,账上忽然收到了一笔三百万的匿名捐助,之后全家搬离了苏南省,到了另外一个风景如花的旅游城市,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而网络上的相关舆论,也飞快的平息了下来。

        网络所谓的‘高速’,不仅指信息传播速度,也指信息的遗忘速度。

        在博客中国和泽联科的刻意引导之下,网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到了其他方向。

        春节刚过,网上两个明星就展开了一场撕逼大战,紧跟着,某位德艺双馨的文艺圈老师忽然被爆出和女粉丝有不恰当关系。

        当然,有一些人,会暗中想,这场离奇的车祸,真相到底是什么?

        真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提起。

        金财这种小人物并不明白,当他在法庭上,当着和所有媒体,得意洋洋的拿出那份精神病证明之后,他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真相也永远只会有一个。

        的确,他很聪明,这份精神病证明,让他能够堂而皇之的,去侮辱那些没有背景的受害人;

        但同时,这份证明,也狠狠的在整个白河市、苏南省的司法系统脸上扇了一巴掌,得罪了众多认为他必须有罪的媒体、观众和官员,得罪了法律,得罪了民意,彻底和苏南省两个他完全惹不起的大集团公司结下了死仇。

        所以,那份精神病证明,是他逃避无期徒刑的挡箭牌,也是他的死刑宣判书。

        金财的死,获罪于天。

        ……

        赵泽君今年过年没有留在建武市,而是回了宜江市老家。

        按照上辈子的先知,过完新年市里就会有新的规划,星星厂的土地用途将产生变化,泽建的工作重心,也要提前一步向建武市转移。

        和姜萱一起,回到当初高岗村,故地重游。

        曾经一片废墟的贫民窟,此时已经成为喧嚣热闹的建筑工地,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

        很快的,这里将成为宜江市的高档社区。

        没有人还会记得,曾经住在这里的那些老头老太太,那个拐卖小孩的人贩子,更不会有人想起,曾经在这里死去的那个钉子户。

        一切过去的,都终将被未来所取代。

        姜萱站在高处,眺望面前高楼,忽然问赵泽君:“你在想什么?”

        “你又在想什么?”赵泽君反问。

        姜萱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大好江山。”

        赵泽君想了想,笑道:“谁来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