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冤大头?

第四十章 冤大头?

        老夫妻愣在原地,任继福赶紧跟出来,屁颠屁颠的说:“赵老板,别啊,我那么说不就是压他们价格嘛,这房子是死过人,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不是死在房里的,这对倒霉鬼生了个儿子,三四岁的时候爬井沿玩,掉井里淹死了。赵老板,我跟你讲,这房子不错,他两没儿没女,也没亲戚朋友,你买下来绝对手脚干净,没人来找麻烦……”

        “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说你这个房子麻烦就比较多了,准备三天两头来给我找点事?”赵泽君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眯起眼睛盯着任继福。

        军子不动声色的朝前走了一步,斜斜的站在任继福侧后方。

        任继福一愣,赶紧说:“赵老板你真误会了,我这不是想帮你忙嘛,我也赚点小钱花花不是。”

        赵泽君盯着他看了有十几秒钟,忽然笑了。

        “行了,这次就算了,他这个房子太不吉利,我最近也不准备买房子了,等什么时候要买,你再帮我留心,好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赵泽君态度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任继福也不傻,黑着脸说:“赵老板,你这是敷衍我吧。”

        赵泽君笑笑,带着军子先走了。

        “草,有几个臭钱叼个屁!老子早晚弄干你的钱!”任继福恨恨的嘀咕了一声。

        赵泽君没直接回四合院,让军子骑摩托带他到最近的人民银行,提了五千块钱出来。

        把钱装在信封里给军子,说:“你晚上把这钱从窗子里塞刚才老头老太太家里,别吱声,以后看见有谁要买他家房子,尽量搅黄了。”

        军子没看见那张抗美援朝的奖状,接了钱塞怀里,点点头,然后才说:“哥,可怜人太多了,咱一个个帮,帮不完的。”

        赵泽君笑笑,没多解释:“帮一个是一个吧,看到了当没看到,晚上睡不安稳,就当花钱买个安稳觉。再说了,今天流行学雷锋嘛。”

        有些钱他能赚,杀人放火都在所不惜,有些钱,打死也不会碰,他怕拿了这种钱,将来一辈子睡不着觉,老婆偷人生儿子没******那队老夫妻的房子,只要不卖,用不了半年,拆迁后自然而然就变成一套至少六十平方的市区商品房,还有两三年的租房补贴。

        看着军子,又想到那对老夫妻,赵泽君忽然有点明白了,赚钱这种事,也是可以有意义的。

        “记住刚才那小子,以后他再来,不用跟他客气。”赵泽君说。

        “嗯,知道了。”

        大概是老天也是有眼的,刚放弃了一套房,寒假最后一天,任必达电话就来了。

        年后房产市场果然渐渐的热了起来,又有两套房子要出手。

        “你堂弟最近怎么样,赌场赢钱没?”跟着任必达看房的路上,赵泽君不经意的问。

        “赢个屁,听说七万块钱输了个干干净净,又没地方住,现在干脆在赌场帮着看场子了,天天跟赌场人一起做套骗人钱。我是不管他了,走街上被车撞死最好,省的祸害人。”

        说完,看了看赵泽君:“他没来给你惹麻烦吧?”

        “这倒没有。”赵泽君笑笑,

        “那就好,赵老板,他要是真不懂事,你该治他就治他,不用看我面子,我没这门子亲戚。”

        说着话,就到了卖主家。

        第一户卖主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夫妻俩年后要去深圳打工不回来了,两间房子一个厅的大户型,要价三万五,最后也是还到三万块。

        交易过程很顺利,大概这对夫妻也是受够了高岗村恶劣的环境,一点儿不舍留恋都没有,痛痛快快的签合同办手续拿钱走人。

        第二户卖家,是个孤老头子。

        经历了志愿军事件后,赵泽君在心里给自己画了条底线:孤寡老人的房子通通不买,年轻人出去打拼是为了有个美好将来,但是对于孤寡老人来说,这套房子就是他们的将来,买这种房太损阴德。

        一问之下,这次还真不自己想的那样。

        老头是个老银匠,一辈子没结婚,无儿无女,人年纪大快不行了,不想在死在城里,准备卖了房回老家落叶归根。

        “现在城里的年轻人买首饰都去大商店喽,我这手艺算是彻底失传了,罪过哦……”

        老头精神头还算不错,有点话痨,一直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他的银匠手艺是祖传的,失传了对不住祖宗。

        “得了老白头,你这手艺就是全世界独一份,这房子该什么价还是什么价。”任必达笑呵呵的说。

        “钱算个屁!”老白头倔强的说。

        赵泽君哭笑不得,说:“是是是,老人家,我把这两万五的屁给您准备好了,您点点?”

        嘴上说钱算个屁,把屁拿在手里,老白头一边沾着口水一边点钱,足足来回数了四五遍。

        赵泽君明白了,钱算个屁,但是老白头就喜欢闻屁味。

        数完钱,老白头挥挥手,说:“你们等等啊。”

        转身又进里屋,没多久又出来了,手里拎着个布袋子。

        朝桌上一丢,就听咚咚金属碰撞的声音。

        老白头拎着袋子拐角一提,哗啦啦,一大堆白花花的钱币落出来,大概有二三十枚。

        “这是什么?”赵泽君好奇的拿了一枚。

        银币表面发绿有锈渍,一面印了个大大的光头侧脸。

        银元,大洋,俗称‘袁大头’,北洋政府和民国时期流行的货币,材料主要是银子,由于文化历史因素、货币本身材质价值和发行量比较稀少,这玩意有不错的收藏价值。

        “我看你是有钱人,这些东西我死了也带不走,都留给你。”老白头比划出三个手指。

        “大爷,您还挺时尚啊,会比划OK?”赵泽君笑了,有这么好的事?

        “啥哦可!三千块钱,便宜你小子,一把拿走,三千块钱。对不住祖宗哦,好东西全卖了。”老白叽叽咕咕的说。

        赵泽君对袁大头的行情大约了解一些,赵涛手里就有几枚三年的袁大头,一枚一两百块钱还是能卖出去的,这一大堆,即便不值三千块,也陪不了太多,正好老爸喜欢,买回去给老爸玩。

        正要掏钱,任必达拽了赵泽君一把。

        “借一步说话。”

        到门口,任必达笑着说:“老弟,你别当冤大头,这个老白头不光做银匠,还作假,以前在这一片挺有名的,那一大堆袁大头,八CD是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