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婺女

第一百四十一章 婺女

        “姑娘,你应当是认错人了,在下可从未行过盗窃之事。”

        黎珩将手搭在了百里景的刀柄之上,戒备地盯着此人。

        眼前这人敌我不明,但有这等潜行功夫,修为必然也不低。

        能不树敌,还是不树敌的好。

        “你不是小贼?那这是什么?”

        那面具人手翻转间,一枚三寸大小的黄铜色罗盘出现在掌心,罗盘中间用琉璃片罩着的金属指针正疯狂旋转。

        只见她单手悬在罗盘上,快速打出了数个手印,那罗盘猛然一亮,指针停下了转动,定定指向黎珩。

        黎珩只觉胸口一热,怀中一物散发出冷白色的微光,透出衣外。

        “姑娘乃是为寻仇而来?”

        黎珩心中一紧,那个位置他只放了一个东西,就是八魁身上搜来的扁印。

        大意了!

        复圣社人人一枚的印章竟然还能被追踪!该死的八魁记忆里没有这一出啊!

        今后出门一定要看黄历!今日先是遇刺,后又被这个面具女堵在这里,让他怀疑今日是不是诸事不宜。

        “他受我委托期间私自打野食,死了也就死了,咳...何德何能值得我出手寻仇?”

        自己早该想到的!

        眼前这人就是八魁口中的疯婆子婺女!记忆里一些关于婺女的情景瞬间清晰。

        八魁不过一外围人员,不知道核心成员可以用扁印来追踪也正常。

        一想到记忆里此人凶名,黎珩冷汗登时冒了出来。

        “姑娘...不对,前辈!在下其实对贵社的愿景亦是十分认同...”

        黎珩余光扫过四周地形,嘴上胡乱扯着自己都不信的话,想要稳住眼前的婺女,心中却飞速盘算着该如何脱身。

        一个八魁都差点要了他的命,能令八魁都畏惧的婺女,自己定然远远不是对手。

        上次能反杀八魁纯属侥幸,他实在没有信心再重现一遍这份运气。

        一想到臭名昭著的复圣社之人做下的那些事,黎珩太阳穴就突突直跳。

        “咳...废话太多,拿来!”

        人影闪动,黎珩大惊,下意识便要拔刀斩出,但忽觉手上一紧,随即胸前一空。

        等他再反应过来之时,手中刚拔出一半的百里景已经被插回了刀鞘,婺女站在他身前,手中正摆弄着八魁的那枚扁印。

        这速度...

        生平仅见!

        七八步距离转瞬即逝,如今的自己竟然连拔刀的时间都没有。

        这婺女到底是什么境界?!

        明意境黎珩也见识过了,冯襄、八魁都是明意境,虽然强,但绝对做不到如婺女这般不着烟火气的就让自己来不及反抗。

        是正念境?还是往上更高的境界?

        取走了扁印之后,婺女没有再看他。

        “应该还来得及...”

        婺女低头看着手中那枚扁印,喃喃自语。

        若不是黎珩现在听觉灵敏,远超常人,定是听不清婺女这一句话。

        不知婺女是如何摆弄的,那枚扁印此时凭空悬浮起来,其上原来散发出的冷白色微光也是猛然一盛。

        黎珩隐约感觉到周边的灵气向着她眼部涌去。

        她现在这个态度...应该不会对我下手吧...大概不会?

        黎珩察觉到婺女态度暧昧,以她刚刚展现出来的身手,取自己性命费不了多少功夫。

        此时他也只能寄望于婺女只是冲着扁印来的,没其他想法,他自穿越到大周以来,历经种种险境,还从未有一次像今天一样无力过。

        此时悬浮在空中的扁印忽然闪烁了几下,光芒弱了下来。

        “借你血一用。”

        婺女忽然手随意一挥,等黎珩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腕上热乎乎的,已经多出了一道伤口,涓涓鲜血流出,几秒便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血潭。

        这个臭婆娘!那边不是还躺着一个么!你要血直接去取他的啊!

        黎珩心中疯狂腹诽着。

        八魁给这疯婆子取的绰号看来没取错!

        扁印散发出来的微光照耀下,小血潭微微波动起来,婺女伏地盯着那一小滩鲜血表面。

        黎珩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只是猜测这扁印对于婺女来说,除了追踪和证明身份以外,还有其他作用。

        “八魁的印你现在也拿到手了,能放我走了吧。”

        他此时面色惨白,为了在婺女不露出神异之处,黎珩此时不敢调动药力治愈伤口,只得将伤口用力捂住,竭力不让鲜血继续流出。

        人如刀俎,我为鱼肉,今日他深有体会。

        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过,他摆烂了。

        早知道就不来追那刺客头目了,也不至于现在自己孤身一人落到婺女手里。

        婺女并未理会他,一直盯着那一小滩鲜血,不知道在观察什么。

        “原来在那里...”

        数十息后,随着略显愉悦的轻语传入耳朵,黎珩能感觉到眼前婺女身上原本凝重的氛围瞬间散去。

        话音落下没几息时间,扁印冷白色的微光闪烁几下,掉落入那滩鲜血之中,溅起点点鲜血,原本缠绕在扁印之上的灵韵散尽,崩裂开来。

        “...你刚说你也认同我社的宗旨?”

        婺女忽然起身看向黎珩。

        “对对对,法无正邪,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我认为世人对贵社的看法略有偏颇,贵社先贤呕心沥血创出奇功,依我看也是为了重现圣人之威,只是少数人走偏了路。”

        黎珩拿出来卖货多年磨炼出来的口才,胡诌着违心之话。

        大丈夫能屈能伸,总之,先稳住这疯婆子再说。

        他只能这样自我安慰。

        “咳...好一个法无正邪,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与我派功法无正邪,人心分善恶的主旨倒是不谋而合。”

        婺女怪异的面具之下,不知是什么表情。

        我派?你不是复圣社的么?

        “我在社中归属于正用派,与八魁这种崇古派之人不一样,我派主张先贤创立复圣社的初衷乃是结识同修,重现圣者之威,即使吸纳他人资质也只针对有罪之人。咳咳...毕竟若一味掠夺资质,难以成就后世之圣,最终只会化作浑浑噩噩只知杀戮的野兽。”

        那一抹疑惑自然被婺女捕捉到了,解释道。

        “果如我所想一般,贵社先贤真乃有德君子,并非外界诋毁的那般。”

        黎珩迎合着赞叹道。

        “既然你这么憧憬我社先贤,想不想加入我社?”

        不等黎珩回答,婺女手一翻,手上登时又出现了一枚如此前崩裂开来一般形制的扁印。

        她单手对着扁印飞快比划了几下,手指都舞出了残影。

        随着一小把不知名的石粉涂抹上去,扁印微光一闪。

        如此处理过后,婺女便将那枚印向黎珩丢了过来。

        “今后你便是‘东壁’,我作为你的领路人,今后你得在能力范围内无条件为我办三件事。”

        “对了,明年五月初十山阳郡城有一场同修集会,你若有兴趣可去参加...”

        等黎珩接住,再抬起头时,婺女已渺无踪影,只余话音渺渺。

        不是...你就给我一个印章?功法什么的你倒是也给一个啊!

        盯着手中婺女丢过来那枚铭刻着“东壁”的扁印,黎珩心中疯狂呐喊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