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面具人

第一百四十章 面具人

        卫谦自幼修习的槊法路数乃是赫赫有名的鹰击八法,取鹰击长空之意,以刺、提、砸、抡、缠、翻、掳、拦八大招式为主,刺作为这套槊法中的第一式,被卫谦修习的最为熟练,长槊破空,这一刺来的飞快。

        眼见长槊直冲冲对着自己心口而来刺来,而自身却因为失去平衡一时难以避开,那匪首牙呲目裂,竟然用失去了武器的左手硬生生的握向槊尖!

        但就算匪首是附灵境高手,依旧不过是肉体凡胎,一只手哪能抵得过双手持槊的卫谦,只是靠着牺牲左手偏转了槊尖方向,长槊还是在他前胸上留下了一个恐怖的伤口,鲜血登时澎涌而出。

        卫谦见此,手中长槊顺势一转,那贼首用来抵住槊尖的左手数根手指齐根而断。

        周围的其余刺客见到黎珩二人配合下将贼首一击重创,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扑上来疯狂地攻击二人。

        黎珩一时被舍命扑上来的刺客所阻,未能补上对贼首的致命一击。

        而被重创的贼首借着这个间隙,脸色惨白的转身就逃。

        见刺客头目向着山林之中逃去,黎珩一刀将扑上来拖延刺客斩杀,当下喊道:

        “你们拖住这些人!我去追他们的首领!”

        说罢,奋力挥舞起手中修长的百里景,眨眼间便将拦路的几名刺客斩杀殆尽。

        随后独自一人冲破了此时已略显单薄的众刺客包围,向贼首败逃的方向追了过去。

        “主公!”

        黎珩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卫谦等人已是来不及劝说,只得奋起余勇将剩余的刺客牢牢拖住。

        残余的刺客们脚程本来就远远不如黎珩,如今被卫谦等人一干扰,彻底没了追上黎珩的希望。

        只有少数持弩的刺客徒劳的向黎珩离去的方向射出了几支弩矢,但不是偏离目标射在了林木上,就是距离太远,无力地插在了土里。

        逃离的刺客头目虽然受了重伤,但到底是有修为在身,比普通人的脚程还是快一点的,这一会的时间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黎珩脚踏满是薄霜的林中枯叶,沿着贼首洒落在地上的血迹一路疾行,眼中杀意盎然。

        他通过刚才击杀的几名刺客得知,这些刺客根本不知道今日为什么要刺杀自己,只是接了匪首之令要如此做。

        而这贼首来历不明,只知道是数年前来到九溪,开了一家棺材铺,虽然从事的行当不怎么吉利,但为人仗义疏财,这些刺客大多是最近几年动荡中受其大恩的流民出身。

        想到此人短短数年便豢养出如此之多愿意自己出生入死的死士,黎珩心中一狠。

        虽然不知道此人为何要刺杀自己,但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如此危险之人在外窥伺,今日不杀他,自己今后都寝食难安!

        这些年他在九溪此地的人马已在此次刺杀倾巢而出,此时正是此人最虚弱之时!

        趁他病要他命!

        少顷,追了一路的黎珩终于在一棵高大的槐树下,发现了坐倒在地上贼首。

        此时贼首斜倚着树干,大口呼吸着,看来伤势颇重,胸口受创之处正不停地流出鲜血,看来在黎珩追击下,他一直没能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

        此时他正盯着手中一满是木刺的粗糙木雕,注意到黎珩出现,连忙将其收入怀中,一把拾起一旁短刀,挣扎站起身来。

        黎珩也没有废话,举刀直奔贼首而去。

        虽然确定这里不太可能有其他埋伏,但毕竟是自己脱离了护卫,孤身追来,不宜在此久留,早点将这贼首击杀自然什么都知道了。

        所谓困兽犹斗,被逼进了绝路的贼首确实凶悍,单手挥舞着短刀,锋刃上灵光不停地闪烁,刀刀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只是一般的附灵境如今可不是黎珩对手,更何况是身负重伤的贼首,交手不过十合,黎珩就窥见了一个机会,拼着手臂受轻伤的代价将贼首一刀斩杀。

        直到黎珩那一刀斩破脖颈之时,贼首眸子里还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输在一个他眼中的毛头小子手里。

        击杀了贼首,让黎珩彻底确认附近确实没有其他刺客后,心头一松,才喘着气找了一根倾倒的枯木坐下来。

        但在他仔细梳理脑海中新涌入的记忆之后,却是面色一变。

        柳岑你个缺德玩意!

        战场之上搞不过自己,竟然玩这等下三滥的把戏!

        黎珩心中疯狂暗骂。

        得知这伙刺客乃是柳岑指使,他坐不住了。

        如今虽然陶柳两家已罢兵言和,但柳氏毕竟是势力遍布隗江的名门,要是一心想料理一个毫无根基的自己还是比较简单的。

        这种事乃是摆不上台面的事,就如同陶项两家至今还在私下给予柳氏领内的叛军支援一般,都没有落下实际证据。

        如今柳岑派来刺杀自己的人已死,身上也没有留下其他能证明这是柳岑派来刺杀他的证据,就算自己向陶谷控诉,陶谷必然不会因为此事再与柳氏再起战端。

        今后得加强自身身边的护卫人员了。

        一想到九溪又挨着柳氏控制下的地域,若是被柳岑盯上,今后必然少不了各种袭扰,自己如今又拿柳岑没什么办法,黎珩心头烦闷。

        感受到手臂之上刚刚所受轻伤已被药力滋养下基本恢复,不再影响战斗能力,黎珩拄刀起身,决定等回返城内再做计较。

        可就在他准备回身去支援还在与众刺客激战的杜洪等人之际,一个女子声音让他一惊。

        “咳...终于抓到你这个小贼了!”

        猛地抬眼望去,此时离他不过七八步远的来时路上,一名身着石青色劲服,面戴类似傩戏面具之人正站在那里!

        盯着那人面具之上的怪异表情,黎珩心中发冷。

        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

        虽然刚才自己被柳岑派人刺杀自己的消息弄得心烦意乱,但警惕性也不应该这么差,刚才在这个面具人发声之前,他竟然都没有发现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