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官学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官学

        新政令影响是巨大的,虽然九溪各衙官吏尚未补充到位,但在发放了欠薪的之后,还是如同一架庞大老旧的机器缓缓运转了起来。

        由于徭役期间管饭的缘故,征发民夫的阻力比往年小了不知凡几。

        治水清淤工作得以迅速开展,一队队民夫在各衙官吏的组织下,直扑九溪各处。

        此时正值隗江冬季枯水期,是治水的黄金时间窗口期,在地面被逐渐寒冷的天气冻硬之前,每一刻都不能耽误。

        各处开凿河渠、修筑堤坝工作热火朝天进行的同时,一场波及九溪上下官吏的人事改革也在黎珩的主导下,逐渐酝酿。

        “有这么多?”

        黎珩望着被呈上来的数叠名录,讶异道。

        “属下拜访各家之时,诸位大人言谈间皆是称颂主公选拔领内才俊之举,七十三家共推举子弟一百五十九名,每家都至少推举了一名子弟,人丁最为兴旺的郝氏甚至一次性推举了五名族中子弟。”

        黎珩随意拿起最上面一张,随意翻阅了一番。

        【卫谦,年二十四,父谌,为家中第三子,少有勇名,善舞槊,知兵事。

        其幼而老成,年六岁,随父游猎,尝与群儿嬉于林间,虓吼震天,林中鸟兽奔走,群儿惶扰莫知所为,谦独神色自若。

        ......

        开运七年,时民遭寇乱,谦率族兵三十人以往,未几,斩贼首七十六级而归,寇乃平,乡人称之。

        ......

        以煌观之,其外若讷而内沈敏,可为千人尉。

        ......】

        再往下抽出几张,每一张纸上都是如此,密密麻麻记载着这些推举上来的各家士族子弟的名讳、风评、所擅长能力等资料。

        “唔...你还给每个人标注了各家风评?”

        “皆是些街言巷语,时间仓促,属下未曾深入考证。”

        江煌此番拜访九溪各家的行程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如今从这数叠名录来看,他这半个月确实一点也没闲下来。

        “如此也是十分难得了,这些时日辛苦你了。”

        这等成果已经超出黎珩此前期望了,不由赞许道。

        “此皆属下分内之事,不敢居功。”

        面对江煌的自谦之语,黎珩只是笑笑,目光沿着这数摞名录档案瞟过,见名录一旁还摆放着一方数尺长的木盒。

        一时来了兴趣,将其盒盖揭开,登时灵光迸射而出,内里存放的皆为灵材古物等稀罕物件。

        “这是何意?”

        “此中物件皆是各家推举子弟时送予属下之物,属下不敢擅专,特将其献于主公。”

        “人家既然给你,你就收着吧。都是哪几家送礼了,回头在这名录上标示给我看看。”

        黎珩将木盒盖上,又拿起一份档案目不转睛地翻看起来,却是再没看那木盒一眼。

        “...遵命。”

        房间内一时只余纸张被翻动而发出沙沙的声响。

        “江煌,你可愿做武学先生?”

        静静翻阅了百十页桌上的名录,黎珩忽然丢出了一个提议。

        “属下不明主公之意。”

        面对黎珩没头没尾的提议,江煌一头雾水。

        武学就两种,除了少数实力强劲的望族给自己族中子弟所办的族学外,就是不能独立办学的各家小族抱团取暖建立的武学。

        难道是主公想给自家子弟寻个老师了?可是据他所知,主公至今应当还没有子嗣。

        “各家子弟良莠不齐,依我观之,虽有先天之别,亦有后天教化之故。领内望族自有族学教导族中子弟,小族出身者却只得联合办学,两者得到的教育可谓是天差地别。”

        “寒门小户虽有良材,却朴琢不工,未得成器,故我有意建官学,内里分为上下二院,其上院供各族子弟蒙学,其下院供黎庶习得谋生之技,官学一概费用由府库支出。”

        黎珩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主公深谋远虑,煌不及也,愿供主公驱使,做一武学先生,行教化之功。”

        江煌明白黎珩给他说了这么多,自然不可能将他真的作为新官学的普通武学先生,更何况听着黎珩的讲述,他已隐隐意识到了这新建官学的未来潜力,就算真让他做一普通武学先生也不亏的。

        “好!既然承启圣之宏愿教化万民,这官学我便将其名为承贤院,由我出任首任山长,你便为九溪教谕司衙门主官兼承贤院的监院,除开立科目,聘任博士教习等重要之事须报与我外,平日院中一应事务归你一言而决。”

        “而这些年不及十八的士族子弟便是承贤院首批学子。”

        黎珩敲了敲手边那厚厚一摞子档案。

        “若各望家子弟因族中自有族学,不愿入学该如何?还请主公示下。”

        江煌他也不是没听说过这种办学模式,只不过类似这种的官学那都是少数名门的专属,只针对亲信家族招收学子,一般来说别说是庶民,就是麾下不受重视的士族也没有机会入学。

        毕竟官办武学靡费甚巨,想要办好学,不管是所需的器材、场地、教习、藏书都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源,根本不是一般小门小户玩得起的东西。

        若是草草办学,最后成果还不如麾下望族原本自身族学那还不如不办,故只有那些自古流传下来的名门中,才会使用建立这种招收外族子弟的官学,耗费大量资源来拉拢亲信家族子弟培养嫡系班底。

        “他们会去的,今后领内所有将领官吏任用非经我特批,必须在承贤院进修至少一年考核合格方可任职。”

        “...属下明白了。”

        黎珩一席话下来,江煌对承贤院未来的权势有了更深刻感受,也明白这山长非主公不可,换做任何一人上去都会被主公所忌惮。

        只待一代承贤院进学的学子长成,成为各级官吏将领,他们也会以主公门生自居,成为主公忠实的拥趸,以主君加恩师的身份双重加持,主公就可以将领内牢牢把握在手中。

        “至于这些各家举荐上来超过十八岁之上的子弟...过几日通知他们来城守府吧,让我看看咱们九溪各家的俊彦究竟如何。”

        黎珩指着另外一摞档案吩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