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开衙议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开衙议事

        这场洗尘宴足足持续到月上枝头,可谓是宾主尽欢。

        翌日,黎珩起了个大早,今日他要在官衙中召开首次议事,正式开始行使九溪之主的权力。

        “拜见主公!”

        大殿之中,与会人员已早早到齐,见黎珩入殿,纷纷起身行礼。

        在城中没有实际职司的各家成员如今皆已赶回了各自家中,只余此前在九溪各衙任职的成员和此前被推举为临时负责领内事务的杜洪、吴渊、叶烜等人留下交接事务。

        “长话短说,你们哪位给我介绍一下如今领内各衙是什么情形?”

        昨日该说的客气话已经说过了,黎珩坐在自己的主位上后,便开门见山问道。

        杜洪出列禀告道:

        “禀主公,龚家在任时大肆在各衙任用亲信之人,前些时日其东逃后,各衙主官随之去了大半,就是其下的差役胥吏也是出缺了不少,这是名录请主公过目。”

        言罢,便从其袖中掏出了一册各衙任职人员清单低头呈上,观其模样想必已早有准备。

        黎珩从亲随手中接过名录,大概翻阅了一番,紧锁着眉头问道:

        “杜家主,你有什么意见,一并报上来吧。”

        “遵命...目前当务之急是恢复各衙正常运转,目前府库被席卷一空,残存下来的各衙官吏差役的俸金至今已有两月未发,底下差役怨声载道者颇众。”

        杜洪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抬头观察着黎珩的脸色。

        可黎珩并未再表现出其他情绪,只是静静聆听着。

        “各衙俸金不必担心,罗诚,你去军中将带来的金银入库,给你两日的时间,必须将各衙缺了的俸金补到位。”

        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黎珩是懂的,底层官吏们也得养家,若是缺了俸金,最后难免将手伸向更下层的百姓。

        而杜洪几人作为被推举出来的临时负责人员,这两月间没有垫付俸金的原因黎珩也能理解,毕竟去垫付俸金百害而无一利。

        各衙差役多,所需银两多只是一方面,另外不外乎就是担忧垫付后不会受到新主君的夸赞,反而会有邀买人心的嫌疑,可能会因此受到新主君猜忌。

        “属下遵命。”

        罗诚出列应道。

        “还有吗?”

        杜洪眼观鼻,鼻观心,低头继续说道:

        “其他各衙倒还好说,依靠现有残余的官吏还能暂且支撑,只是理政、钱税、捕盗三司乃一地要缺,如今三司主官空悬,如何处理,还请主公示下。”

        “罗诚可任钱税司主官。”

        黎珩一句话将九溪钱税司的主官定了下来,对此安排大殿诸人早有预料,此时皆是一言不发的等待着黎珩后续安排。

        “理政司和捕盗司还是请杜洪、叶烜你们二人继续负责,不知你们可愿接下?”

        钱税司这个钱袋子是一定要牢牢抓在自己手里的,能力还在其次,但一定要忠心,罗诚虽然能力有限,但与他同起于微末,最得黎珩信任。

        而理政与捕盗二司可以放给九溪士族。

        理政司看上去是一个可以参顾机要的核心衙门,掌典籍档案、起草文书、礼仪、继嗣等诸事,但究其根本实际也只是一个上传下达的秘书性部门,没有多少决策权,一切还得黎珩点头,将其指给隐隐为本土士族之首的杜洪正合适。

        捕盗司也是一样的道理,干的是维持领内治安的劳苦活,不如丢给九溪士族做个姿态。

        “属下愿为主公分忧。”

        被叫到名字的杜洪、叶烜二人应道。

        “不错,我期待你们的表现。那么就暂且如此,至于其余各衙出缺如何安排,待各家将愿意效力的子弟报上来后再行确定吧。”

        黎珩满意点头。

        以杜洪、吴渊为代表的九溪本土士族在试探黎珩,黎珩他又何尝不是在试探本土士族。

        各衙职缺就是黎珩甩出的第一张牌。

        人事权和财务权是一个组织里最根本的两大权力。

        如今的补缺问题,就是黎珩操弄领内人事权的最好时机。

        陶谷也许为了应对柳氏后续可能的侵扰,选择将九溪整体士族转封给黎珩,没有如其他领地一般掺沙子,这就成为了如今黎珩治理九溪最大的优势。

        相比其他领地内存在势当力敌的平等势力,黎珩在九溪的权力理论上可以达到一言堂的效果。

        九溪各家作为臣属,在如今自己军力和大义皆可掌控九溪时,若不想困于自家那一亩三分地里,想令家族声势更进一步,只有向他这个主公靠拢这一条道路。

        各家一旦有所求便一定会出现破绽,也就有可乘之机,而黎珩就能借此甄别出哪些人能用可用,哪些人需要排除。

        江煌今日未参加议事,昨日接了黎珩指给他收集各家名单的任务后,今日一早便向黎珩告假,带着人出了城,似乎是打算去挨个拜访九溪各家。

        黎珩与江煌在与柳氏一战中配合默契,此时他相信这一次江煌也知道该如何去做。

        江煌身上的凤竹人标签,是作为中间人的好材料,相比罗诚等山阳出身的老部属,更适宜来办这件事。

        登峰一系的老班底自然是要补缺的,但亦要给本地士族留下余地,以示自己一视同仁的态度,打消本地各家之间可能存在的焦虑情绪。

        黎珩的底线是不如说除了钱税司以外,其余九溪原本存在的诸司在黎珩看来皆是可以用来拉拢九溪各家的筹码。

        毕竟手下重中之重的兵马自成体系,并不与领内各司有交集。

        治理登峰的成功经验自然是要在九溪继续推行下去的,因此诸如器械、教谕等新衙门还需要登峰一系有经验的老班底负责。

        此时家底颇丰的黎珩也自觉在开辟出新财源之前负担得起各衙开支。

        “来时路上我听闻龚家在领内提前强征了来年的田赋?”

        暂时解决了人事问题,黎珩见此时殿内气氛已差不多,决定主动抛出这个令自己烦闷许久的问题。

        民以食为天,若不解决吃饭问题,九溪领内就不可能安定下来,饿极了的百姓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天生贵胄,一旦酿成民变,就算能够镇压下来,九溪领内势必短时间也难以恢复,这会影响到后续自己一系列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