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五愿圣景石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五愿圣景石

        九溪城内中央官衙主殿。

        此时主殿之中,九溪各家大族的头头脑脑分列两侧就座,黎珩高居主位之上。

        今日前来拜见的九溪士族成员有近两百人,主殿位置有限,自然是坐不下这么多人的,若是没有一定身份地位,只得在偏殿用膳。

        黎珩的老班底之中,也只有罗诚、孟敦、江煌等寥寥几人被黎珩钦点在主殿作陪,其余人等也只能被安排在偏殿。

        如此安排是经过了黎珩深思熟虑的。

        一方面是顾忌了九溪各家的脸面,自家老班底的诸人皆未在士族间闯出威名,各自也无多大的封地在身,就算前些日子立下大功的孟敦和江煌二人,地也不过两三千亩,自然是不够资格与动辄数万亩封地的九溪各家大族同列。

        但黎珩钦点这几人留在主殿,自是有意在向九溪士族暗示这几人乃自家亲信,以方便今后办事。

        同时这么做也是在向登峰一系的老班底们宣告,如今自己得了九溪各家的效忠,依旧不会忘了与老部下之间的情谊。

        不得不说,大周士族们在口舌之欲上没有少下功夫。

        常年保持着低烈度的征伐,朝不保夕的社会环境,使得士族群体更加两极分化,要么奋发图强,一心修行,要么就陷入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放纵生活。

        如今,各家为庆贺黎珩执掌九溪备下的洗尘宴比之他曾经参与过的军中宴会可要讲究的多。

        自己吸纳而来的记忆里虽然也不乏源于好吃者的记忆,对各色美食的做法了然于胸,但黎珩此前对餐食方面并未有多少追求,平日两三可口小菜下饭便足以,在登峰时如此,在军中更是如此,故这还是头一次亲身体验。

        宴上各色精巧细致的菜式,重新刷新了黎珩对大周饮食文化的认知。

        就如同面前这小碟之中那一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鱼肉,乃是取自九溪本地名产之鱼,取腹部一指宽最滑嫩的鱼肉,而后细细刮去鱼刺,随后以柔力将鱼肉、调味佐料充分混合至起胶,繁复捶打两个时辰,再以沸水灼之而成。

        而这道费工费力的鱼滑,却只是桌上十几道菜肴中最不起眼的一道罢了。

        虽感慨于士族们生活的奢华,但黎珩也明白,作为个体来说,吃又能吃多少呢,士族们作为治人者,掌握着更多的力量,必然会追求更高的享受,若是大周士族们只追求吃,这世间也不会如此动荡。

        黎珩如今虽然有了几分养气功夫,但其面色流露出的丝丝感慨还是被一直关注他的几人捕捉到了。

        杜洪、吴渊等几位九溪士族代表当下起身出列,拱手言道:

        “今日主公执掌九溪,乃是天大的幸事,我等特地为主公寻来了一件宝物,作为贺礼献上。”

        黎珩闻言,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

        “哦?既然诸位称之为宝物,想必是极为珍贵之物了?”

        此时,已有数人推着一木车进殿,车身上罩红绸,不知是何等宝物。

        杜洪将红绸揭去,露出一块五尺见方的山石,其通体为青色山峰摸样,表面雕琢出惟妙惟肖的一众小人,细看乃是一群手持兵刃的士卒围着一振臂高呼的男子。

        杜洪向着黎珩再一拱手,介绍道:

        “此为五愿圣景石,出自京畿名匠之手,此宝以灵材碧波石为基,饰以砗磲、珍珠、珊瑚、琥珀等物,乃是我等七十三家士族合力购得,今日愿献于主公。”

        五愿圣景石之名一出,黎珩便明白眼前这是什么东西了。

        这是一种风行于士族之间宝物的称呼,形制样子都差不多,区别只在于材质和工艺。

        当有微风吹过之时,五愿圣景石会自然而然发出五种微妙的音声,其宫、商、角、徴、羽五音,代表着以启圣起兵时,许下的五大愿,即百姓安乐,广施教化,理定人伦,威服夷寇,诸国一家。

        因而虽被称之为宝物,但一般只用来作为士族之间彰显地位实力的陈设装饰,却无其他实际用处。

        虽然黎珩对五大愿这种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不是很感兴趣,但这份礼物在他眼里依旧是价值连城。

        不说其工艺和上面装饰的名贵宝石,就是其主材碧波石都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灵材,打制兵器之时,加入少许碧波石粉末便可增加兵器韧度,碧波石也可入药,其性寒,可用来治疗消渴,赤眼,烫伤之症。

        这种灵材主要产于水脉丰富的高山山体内部,体积越大代表山体内水脉越充足,蕴育时间越久,眼前如此大块的碧波石更是绝品,少说也要数万两银子,价值不菲。

        “诸位有心了,今后有诸位相助,珩幸甚!”

        收下贺礼,令人将其推下去后,黎珩举杯遥敬。

        见此,殿内诸人一同起身举杯饮下。

        黎珩自然看得出来,各家送上这方五愿圣景石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送上五愿圣景石是一种讨好,亦是一种隐晦的示威。

        此举意在黎珩面前展示九溪各家的团结,也是在试探黎珩的态度。

        这帮老狐狸。

        他心中腹诽着,手中的美酒一时也少了几分滋味。

        随即心中一转,对着杜洪言道:

        “前些时日动荡过后想必如今九溪各衙职司空置不少?”

        杜洪再次起身一礼,方才回道:

        “确实如主公所言,龚家等数家骤然东逃后,九溪各衙是多了不少缺额。”

        闻言,黎珩笑了笑,环顾阶下众人:

        “既然如此,诸位家中若有俊彦可推举一二,我可酌情任用。”

        “我等谨遵主公令谕。”

        阶下各家轰然应道。

        “江煌!”

        黎珩看向最下首的江煌几人。

        “属下在。”

        江煌在这主殿之中资历最浅,陪坐在最后排的末席,一直默默观察着场中的事态发展,面前的佳肴也未动几筷,此时听到黎珩的召唤匆匆出列。

        “你来负责收集各家推举名单,万万不可漏了一人。”

        黎珩澹然道。

        “属下遵命。”

        黎珩将收集推举名单的任务点名指给江煌之后,席间诸人看向江煌的目光变得微妙起来。

        看着各家的神色,黎珩微微一笑,又饮下了一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