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觐见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觐见

        二人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多久,不多时,便有郡守府的小吏前来通知黎珩入内觐见。

        茂林深篁,月门通幽。

        小吏在前引路,带着黎珩走过层层堆砌的院门,进入执掌全山阳郡最高权力的地方。

        这里庭院营建的并不奢华,内里远远不如黎珩昨日在聚宝斋中所见的那样铺张,但是胜在雅致,青砖小径,潺潺水景,道路两侧还有随着微风摇曳的茂林修竹,一路行来如同走进了山水画卷之中一般。

        片刻功夫,黎珩便在一处建在清幽竹林边上的水榭中见到了此行正主。

        “郡守大老爷,黎令尹带到了。”

        引路的小吏通禀了一声,又对黎珩施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此时陶谷正在其中投食喂鱼,听到黎珩已到,便将手中饵料一把洒了出去,引得池中锦鲤纷纷抢食。

        “黎珩见过主公,愿主公吉祥康健,福延万年。”

        知道面前这人便是陶谷,黎珩目光低垂,上前见礼。

        “不必多礼,坐下说话吧。”

        陶谷拍了拍手上残留的饵料,取了一块素锦擦拭一番手掌后,随意坐下。

        听陶谷语气温和,让黎珩心中一松,谢恩坐下后,才悄然抬眸瞅向自己这位名义上的主君。

        这还是黎珩第一次见陶谷,他皮肤微黑,身材敦实,若是没有那一身华服,就如同一个老农,实在看不出多少隗江一霸的威仪。

        比起他之前所见的陶信和陶霜个个相貌不凡,作为这二者父亲的陶谷却平平无奇,黎珩只能猜测陶信二人更像其母了。

        “众人皆说本家出了一员虎将,今日一见,果真一表人才,这次与柳氏相争,你可是给我了一个惊喜啊。”

        陶谷上下打量着黎珩,似是很满意眼前这年轻人。

        “全赖主公洪福,属下得信公子支持,三军用命之下才能得此战果,非属下一人之功。”

        黎珩一板一眼的说道,此次觐见陶谷的场景他已在心中已经排练过多次。

        “不必自谦,陶信那臭小子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南五领刚刚经历过动乱,本来我让他领军也不过是想历练历练他,没抱着多大希望。”

        陶谷一席话说的意味深长。

        “信公子勇毅豁达,属下一向敬佩其为人。”

        黎珩把不准陶谷的意思,只能顺着往下说。

        “不提那小子了,我听说你收编柳氏降卒之后,麾下兵员已有近三万?”

        陶谷话锋一转,不再客套,目光炯炯盯着黎珩,似乎想从他脸上瞧出什么端倪。

        “回主公,去岁以来,属下所领登峰天灾人祸不断,丁口锐减,且登峰地少山多,领内发展极其依赖矿业,故此次收纳了一批降卒青壮,以开发领内。”

        心中一紧,黎珩知晓这是受到陶谷忌惮了,以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扩军到现在这个规模确实过于引人注目。

        “养这么一大群人可不简单,你领内粮食可够吃?如若不够,我可支援些。”

        似是十分感慨,陶谷轻点着桌案问道。

        “主公仁德,属下已令人重金购粮,想来今年口粮不虞。”

        “好!未雨绸缪,登峰在你治下何愁不兴旺,看来你不光统兵能力超凡,理政功夫亦是不俗。”

        陶谷自顾自的说着,走到一侧案几旁,从其上堆叠摆放的卷轴中抽出一卷,轻轻放在黎珩面前。

        “这是给你的敕封文书,看看吧。”

        黎珩看着面前乌木轴点缀着葵花纹的敕封文书迟疑了一瞬,随即从桌上拿起卷轴,缓缓展开。

        文书之上洋洋洒洒数百字,去掉其中没有实际意义的辞藻后,大意是将凤竹郡九溪领封给了黎珩,此次投向陶家的九溪士族也一并转封。

        黎珩面色变幻,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官位未变,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陶家去岁才表他为烟阳令,估计没少给京中供奉,况且不过是虚名,他并不在意。

        但作为实打实的封赏,九溪领是什么情况,他还是知道的,来郡城的一路上他从吴漾嘴里没少了解他家乡的事。

        此地是此次投入陶氏麾下的凤竹诸领之一,原本统治九溪城的是柳氏亲信家族,受封在此不过十来年,根基不稳,在柳氏兵力收缩后,为了不被清算,已经弃城举族东逃。

        虽然陶谷这个封赏看起来很慷慨,不光给了九溪领全境,还附送了一堆附属小士族,但自己也要吃得下才行。

        不说其郡内小士族势力犬牙交错,整合起来还要费一番手脚,就说此地与柳氏控制的地域毗邻,若与柳氏再启战端,此地便首当其冲,躲都没地方躲。

        这不是一个好地方,地理环境不符合黎珩原本定下繁荣工贸,闷头发育的策略。

        “怎么?不满意?”

        见黎珩迟迟不语,陶谷晒然一笑。

        “属下不敢,只是主公如此厚赏,实在令属下受宠若惊。”

        黎珩心中暗自腹诽,满不满意你自己还不清楚么?自己去九溪摆明就是未来给陶谷挡刀去的。

        柳氏虽然此次之后注定元气大伤,但目前基本盘看起来还是强于陶家的。

        “此战你乃首功,但山阳地界上可没有配得上如此大功的余裕之地,此前我也应下了凤竹郡各家不变更各家封地的请求,思来想去只有此地最合适了。”

        “我知道此地毗邻柳氏控制地界,你有顾虑,但此次经受将军府申饬后,想必柳岑那个老匹夫就算再不甘心,也只得老实下来。”

        看黎珩毕恭毕敬的态度,陶谷微微颔首,解释道。

        “属下定当为主公守好凤竹门户。”

        见自己这位主公已经将话说到这个地步,黎珩也没办法,只得应和着。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本家的无双智将,来人,将东西拿出来。”

        侯在一旁的亲随一人一个木托盘端了上来,其上各自放置了不少杂物,粗略一看大概有十来样。

        陶谷随手从中拿下一尊古旧的小香炉,举在手中,转头看向不明所以的黎珩。

        “这些东西在府库里存了不少,放久了也无用,我听说你喜好古物,这些就赐给你吧。”

        “不过你还年轻,此类嗜好浅尝而止便是,万万不可将大好年华浪费在这些无用之物上面,要知道我等士族的立身之本,最重要的无外乎两样,一是手中的武器,二是胸中的韬略,其余诸般事物不过乃过眼云烟。”

        听到陶谷的教训之言,黎珩便知道此前自己在闹市上买下玉简之事传到了陶谷耳中,不过他也乐得被误会,他总不能将玉简的实情告诉陶谷。

        “主公教训的是,属下谨记。”

        黎珩暗自盘算,等这阵子风头过去,这些古物拿出去估计也能卖不少钱。

        就当陶谷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名亲随慌慌忙忙的跑了过来,在陶谷耳边轻声禀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