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解析

第一百一十六章 解析

        压抑着心中的兴奋,黎珩回到武集馆住处。

        将房门关好,见四下无人后,他方才取出玉简,吃力的辨认着这残破玉简上模糊不清的字迹。

        “大周嗣天子臣启......圣临元年,伏为月临仲夏......奏上闻九天,谨诣天境......贯一气佑眇躬,保万龄而永固,均天下以同休......”

        玉简残片之上缺失部分颇多,可辨识的部分只记载了寥寥数十字。

        他猜测这是启统一大周后,祭天所用的玉简,而圣临年号正是三千年前启帝统一大周全域时所用的第一个年号,若玉简之上所述为真,这毫无疑问是启帝留下的物件。

        只是让黎珩迷惑的是,为何这位被后世子孙代代供奉,尊称为圣人的超凡最初开创者,却在上面用了“嗣天子臣”这样的自称。

        要知道在大周建立之前,在这片地域生活的数十方国之中,可没有“天子”的概念。

        而启之后的大周历代君主尊号则是依托于启的圣人之称,而被称为圣裔。

        所谓“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还是黎珩来处蓝星才有的概念。

        启难道也是从蓝星穿越来的同乡?

        黎珩仿佛有了大发现,心脏砰砰直跳。

        至于这玉简之上内容真实性,黎珩没有丝毫怀疑,毕竟他在大周还从未见过写着汉字的东西,更何况还是如此工整的楷书,总不会有穿越者前辈专门做了一批这种赝品,只为了戏弄后来者吧。

        只是蓝星什么时候有这么猛的人类了?以前他还从未听闻过蓝星历史上有什么超凡者。

        还有天境?

        这个是什么境界?

        黎珩目前所见的修行境界记载中,可没有一个名为天境的境界。

        或者这是一处名叫“天境”的地方?

        黎珩一时间脑洞大开,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多。

        他拿着玉简不时小心的敲击,发出声声脆响。

        由于玉简材质看起来只是普通青玉料,极为脆弱,故不敢下重手将其如何。

        只能这样翻来覆去的研究了许久,但也未再看出什么端倪。

        眼见到了掌灯时分,明日一早还要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觐见陶谷,黎珩也没有心思再用晚膳,只得取来一块细锦将玉简小心翼翼包裹了,贴身收起,才满腹心事睡下。

        ......

        翌日清晨,在武集馆杂役的服侍下,黎珩简单洗漱一番,换上一身绛紫深衣,便登上了前来接引的车马。

        这是黎珩这数月来最难熬的一晚,就连此前凤竹郡征战的那些时日里都未如此忐忑过。

        越想睡,心中越是忍不住乱想,毕竟这玉简之上的内容太令他惊疑了,最后导致直到天边破晓也未入眠。

        好在以他目前的修为,就是再来几夜不睡也无什么大碍。

        一路上载着他的车马路过了数道戒备森严的门院,最后停在了一处偏殿边上。

        此处殿内已候着数人,一旁茶点齐备,见黎珩前来纷纷见礼。

        “珩哥儿,你还没用早膳吧,来来来,先吃点,祁堰他们才进去没一会。”

        陶信也在这里,正不顾形象抱着一盒糕点津津有味的吃着,见黎珩现身,从茶点里拿出一块递了过来。

        “多谢信公子。”

        黎珩接过茶点,坐在临近陶信的一处空座之上,毫无顾忌的将那块茶点三两下吃进了肚子,暗自赞叹,这陶府的茶点佐以清茶确实风味极佳。

        一块茶点入肚,反而更显饿了,当下又从餐点盘之上取来糕点,一边心中思量着昨日玉简上的内容,和陶信一同吃了起来。

        如此做派,让此时殿内心情局促等待面见陶谷的其余人等纷纷侧目。

        见黎珩这幅异于平日的模样,陶信停下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沉思中的黎珩手摸了一个空,才意识到桌上的茶点被自己吃了个精光,抬头看陶信也不吃了,就这么盯着自己,他老脸一红。

        “昨日珩去了几处信公子盛赞的铺子,确实名不虚传。”

        气氛愈发尴尬,黎珩只得生硬地转移话题。

        “你都已经去过了?嗐!要不是昨日有家宴,我当和你一同前去才对。”

        陶信一副可惜的神态。

        “不敢扰烦信公子与亲人团聚,待此间事了后,在下当做东请信公子共饮。”

        说着黎珩想起来什么,从袖中摸出一物,递给陶信。

        “此前为了保命用去了令妹予我的断月梭,无以为报,还请信公子替我转交此物。”

        这是一个吊坠,做工精巧,两侧由黑白两色灵材被打磨成阴阳鱼形状,中间用金属灵材相连,阴阳鱼正反两面分别点缀了一处聚灵和加固的拘灵符阵,形成了一个太极图案。

        虽然看起来较为粗劣,但已是黎珩与吴漾这一路来用拘灵术精心打磨的成果。

        此前在与彭岳那次短暂交手时,如果没有陶霜给他的断月梭相助,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黎珩知道陶霜虽然是陶家人,但作为女子修行不深,未至开灵,刀剑灵材皆用处不大。

        故此次学习了拘灵术之后,便在他来郡城路上的这几日里耗费了大量灵材,与吴漾合力制成了这枚吊坠,想要再次面见陶霜之时作为谢礼送上。

        但陶霜毕竟是未出阁的士族贵女,他也不好直接上门拜见,眼下刚好拜托陶信转交。

        “珩哥儿这吊坠设计的颇有巧思,比我昨日送给她的礼物可是强了不少。”

        陶信笑呵呵的接过,捏着上下打量。

        “此物不足以表达我之谢意,但已是我能拿出来最适合陶霜姑娘的了,此物有聚灵之效,随着佩戴日久,可轻身延寿。”

        黎珩解释道。

        拘灵之术虽然在小士族层级中难得,但陶氏作为隗江名门,麾下自是不缺擅长此技之人效力。

        所以黎珩并不避讳让陶信知晓他麾下有会拘灵术之人。

        “我觉得我妹会喜欢的,你放心,一会我就去交给她。”

        陶信一副我懂的表情,将其收入袖中。

        “那就拜托信公子了。”

        看陶信挤眉弄眼的样子,黎珩一时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举手之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