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残破玉简

第一百一十五章 残破玉简

        走出聚宝斋,黎珩长叹一声,不管是振兴领地商贸还是找寻突破之机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虽然此前已经做好一无所获的准备,但是真的到这一步时依旧会有一些失落。

        唯一的好消息是自己的药饮推广的不错,就连聚宝斋这样的大商号现在都被田崇义打通了关节。

        自从离开封地以后,虽然也从罗诚发来的呈报中了解到尚药监押运了多次物资回返,但此前黎珩对此并无概念,今日所见之后,算是略感欣慰,不枉自己将田崇义提拔起来。

        带着如此矛盾的心情在街上晃悠了很久,偶然看到眼见日暮西山,集市中的百姓收拾摊位即将散场时,黎珩才打算回武集馆歇息。

        “这个绝对不止这个价!怎么可能只值区区五两银子!”

        “虽然这个收购价格可能会和您所期望有所差距,但这就是合理价格。”

        街角似乎发生了争执,黎珩余光扫过,一汉子正对着摊位小贩大声呼喊着。

        看摊位顶上的幡子,应该是郡城一处大典当行“春和库”派出在集市上的撂地摊位,主要面向平民手中的低档次上不了台面的物品提供典当服务。

        黎珩对于这种典当行并无太多好感,自古典当行的客户都是些走投无路之人,以贵重物品为质,换些银钱解燃眉之急。

        本意是好事,你情我愿无可指摘,但奈何典当行这一行能做大的基本都是做趁人之危的生意,当出的钱财时限很短,利息甚高,往往任意压低质物的价格,借款如到期不能偿还,则没收质物,大发不义之财。

        春和库的东家搞出面向底层平民的撂地摊位,连这种蚊子腿都不放过,在黎珩看来可谓是敲骨吸髓了。

        但这理论上毕竟是符合陶家律法的生意,黎珩虽然不喜,但也不能说什么,所以只是微微皱眉,便要离去。

        “你看上面那个纹路,绝对是上古篆文,说不定就蕴藏了传说中的启圣之密!若不是家中急用钱,我还舍不得拿它出来,你就给五两银子也太少了!”

        随后的一句话,让黎珩离去的脚步停顿了下来。

        启帝有关之物?

        对于这位开创大周的千古一帝,士族之祖,最初的超凡者有关的事物,黎珩可是极感兴趣。

        “客官您说这里面有启圣之密就有啊?上面这鬼画符谁知道是什么玩意?也不怕告诉您,这些年来我经手的号称启圣之物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嘿,就没一个真的。”

        “要不是看您这块玉料子不错,我可不会收的这等伪作之物,您给个准话,当不当?”

        春和库的小厮向着大汉解释着,虽然在遣词用句极为客气,但是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格外傲慢。

        大汉猛吸一口气又呼出来,随后一咬牙一闭眼,将面前的一块放在脏兮兮破布上的残破玉简板往前一推,喊道:

        “行!拿钱!”

        小厮见大汉这幅态度,微微一笑,斯条慢理地吆喝起来:

        “好嘞!写,缺边少沿,残破不堪,废旧烂玉板一块!当银五两,三月为期,月利八分!”

        似面前这种客人他可是见多了,扭捏半天还不是得按自己的价格当给自己,感叹着又做成了一票生意,便将玉简收起。

        “慢着!”

        黎珩走了进来,他方才在外围看的真切,那块残破玉简之上分明写的是楷书!

        虽然大周的文字也是表意的方块字,但却是与汉字不同的另外一套体系,他也是借着吸收记忆才看得懂。

        他来大周一年了,现在猛然一看到汉字让他格外亲切。

        “这位老爷,您可有什么吩咐?”

        见黎珩一身士族打扮,那小厮登时收起了刚刚在汉子面前那副鼻孔朝天的态度,变得谄媚起来。

        黎珩也不理小厮,只是不管不顾的拿起那块残破玉简。

        “此物虽然不大可能和启帝有关系,但样式古旧,想来也有年头了,我颇喜古物,不知这位兄弟可愿割爱?”

        如今离得近了,他确认手中这玉简之上确实是汉字,心中一定,转头看向一旁手足无措的汉子。

        “见过老爷,此物我方才已当于春和库了,这...”

        这汉子也不知是憨厚还是怎得,讷讷言道。

        “嗨呀,既然这位老爷喜欢,那小的也就不收这玉简了,反正当票未写,这买卖还不算成立,东家那里我也交代的过去。”

        没等汉子说完,旁边春和库的小厮十分识时务的开口推辞。

        “如何?”

        对于小厮的态度黎珩很满意,手持着玉简,就这么静静看着面前的汉子。

        就他刚才所见,春和库的当票月利八分,如此高的利息已是陶氏法令中定下的民间放贷最高限度了,黎珩笃定这汉子也是抱着绝当的心思。

        “既然如此....那就送予老爷了...”

        那汉子见黎珩手里紧紧拿着玉简,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面色惨白,跪倒在地上,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喃喃道。

        虽然他急需银钱,但他的理智告诉他,对于无钱无势的他来说,任何一个士族都是他开罪不起的。

        按照陶家定下的律法,士族若是受到了平民的无礼冒犯,有权以武力手段责罚平民。

        就算无故杀害平民,如果受害者没什么背景,在本地未造成大的影响,一般所在地的官衙也是轻拿轻放,罚些钱财了事。

        毕竟启帝血脉,士族贵胄,哪能给低贱的平民抵命?

        普通百姓在士族面前的待遇,很大程度上要看所遇见的士族道德感,是否注重家族名誉。

        故有些失了封地的底层士族子弟,舍弃了士族的名誉,以平民对自己失礼为由巧取豪夺,勒索财物,以做未来修行的资粮。

        看来这汉子是将黎珩当做是那种无良士族了。

        “我不白要你的东西。你既然也是急需银钱,我又如何能趁人之危?这可有辱士族之名。”

        看着面前有气无力的汉子,黎珩也猜到了几分他心中所想。

        “小的不敢,小的可从未有过折辱老爷的心思。”

        汉子闻言大惊,伏地叫冤。

        四周的百姓此时也退出去数步,似乎怕惹祸上身。

        黎珩见此微微摇头,知道这样纠缠下去可能会引来其他有心人的窥视。

        “这个就作为我购买此物之资吧。”

        故决定快刀斩乱麻,黎珩从怀中摸出一锭金元宝,手中颠了颠,大概二两重,按照如今山阳的金银兑换比例,应当值银十五六两了,将金元宝塞在汉子手中,便将玉简用布裹好,扬长而去。

        只余那汉子愣愣看着黎珩的背影,然后猛地一惊,警惕地看了下四周的人,将手中的金元宝收入怀中贴身藏好,才低头匆匆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