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拘灵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拘灵

        随着柱国将军府一纸诏令送达,波及隗江各势力的这场乱斗戛然而止,但这场持续了近半年的战争余波远没有结束。

        凤竹各家反正之后,柳家丢掉了大半凤竹之地,只余下凤竹东北角三领之地,因为华荻等人的驻军而被牢牢把持在手中。

        陶家成了最大的赢家,凤竹十二领,独得七领,替代柳氏成为凤竹郡内最大的势力,至于项家也借着柳氏势力收缩的东风分得了一杯羹,夺得了相近的凤竹地界。

        另外一边因为巩易在清平郡内举兵而起,百余家士族蜂起响应,柳氏领内烽烟四起,而原本调回本领平叛柳氏兵马与举兵的各家士族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反而也因此变得不稳起来。

        虽然隗江三家慑于柱国将军府诏令停战,但与柳氏结仇的陶项两家可不会坐视其平定领内叛乱,私下没有少承诺给叛军支持。

        叛军有了陶项两家在幕后支持,想来清平天和二郡内短时间是不会有太平日子了。

        “此前多有得罪,还请巡视使大人不要在意。”

        营寨口,黎珩将冯襄的令符交还了回去。

        冯襄职属悬镜院,身份敏感,随着与柳氏的争端停歇,黎珩自然再无理由可以继续软禁冯襄。

        “无妨,此事也是因我而起,我又如何能怪黎令尹?”

        冯襄将令符收回怀中,拱手笑道。

        “不知大人府邸位于何处?日后珩若是修行有所成就,自当登门拜谢。”

        黎珩这几天没少得冯襄指点,冯襄到底已是明意之境,高屋建瓴之下,让他受益匪浅。

        “某奉行公事在外漂泊多年,又何来什么府邸?不过此次在黎令尹此处露了行迹,怕是要不了多久就得被召回京中述职了。”

        听到黎珩此问,冯襄一愣,随即苦笑道。

        “黎令尹宽宏,这几日承蒙招待了,某在此谢过,山水有相逢,你我有缘再见!”

        与黎珩客套几句后,冯襄转身潇洒离去,十数息后,身形便隐入山林。

        冯襄走后,黎珩依旧望着远处的山林,没有离去。

        “老爷,庆功宴已经开席了,陶帅刚遣人言道老爷您这了结后可去入席。”

        一旁亲随见此,轻声提醒道。

        因为两家争端停歇,自然不必在凤竹郡内继续维持大规模的军势了。

        在撤军之前,陶信经过权衡利弊,还是按下了性子听从卓复的建议,大宴三天,用于安抚一番没有资格面见陶谷的凤竹诸士族。

        凤竹新近投靠过来的这些小士族虽然不像祁堰等人在本地势力根深蒂固,但胜在数量众多,在凤竹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对于亲随的提醒,黎珩并没有答话。

        今日是宴席的最后一日,他自然是记得的。

        只是美酒再好,连续喝了两天以后,黎珩已经不想再喝了。

        这两日来他作为此战中的风云人物,宴席之上前来敬酒想要套近乎的士族络绎不绝,让黎珩疲于应付。

        比起酒来,他还是更喜欢茶一些。

        所以今日才特意以送别冯襄为托词,找陶信告假,寻个清净。

        “原来大人在此,在下九溪领吴漾,见过烟阳令大人。”

        事不遂人愿,一声见礼声打断了黎珩这片刻的安宁。

        黎珩抬眸望去,见礼之人乃是一青年,身着青袍,体格魁梧,腰间悬着一对与其身材不相称的短刃,听其自报家门应当是前来赴宴的小士族子弟。

        “不知这位大人寻我何事?”

        虽然对这人打扰自己有几分不满,但出于礼节黎珩还是一拱手,客气道。

        “在下听闻烟阳令大人诸般事迹,心而往之,特此前来,只求在大人麾下效力。”

        听到黎珩略显疏离的语气,吴漾略显尴尬,但还是强言道。

        听闻吴漾此言,黎珩沉吟起来,这些时日不少士族都向他投来的橄榄枝,或是见他尚未婚配想与之结亲,或推荐子侄入他麾下效力,倒还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人一样上门自荐的。

        “你之功业不在我处,陶公气度非凡,你若有才能,必不会出现明珠蒙尘之事。”

        心回百转,黎珩开口言罢,便想带着侍从离去。

        虽然麾下确实人才不多,但今日受邀赴宴的士族不是一家之主便是家中嫡长子,都是向陶家交了效忠书的,他可不想冒着风险横插一手,让自己那位主君多想。

        “烟阳令大人,可是顾虑收下某被陶公怪罪?家中还有幼弟可继承祖宗香火,在下已取得家父首肯,可在大人麾下另立分家。”

        见黎珩不接纳自己,吴漾赶忙道。

        听到此言,黎珩头也不回,离开的步伐又急了几分,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没有其他所求只为投入自己麾下效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在下还粗通拘灵之法!”

        眼见黎珩跑得飞快,吴漾激动说道。

        此言虽然声音不大,但黎珩如今耳清目明,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当下步伐一顿,以更快的步速转头走了回来。

        “拘灵术乃各地奉圣宫秘传,你又如何习得?”

        所为拘灵之术,乃是一种借用灵气妙用的阵法之道,可将元力封印外物之上,达成种种不可思议的效果。

        此术受各地奉圣宫垄断,少有外传,且学习此术还需要特定资质,习得者可谓是凤毛麟角。

        “在下与九溪奉圣宫新任监院少时为至交好友,曾经在其处习得过两式,还请烟阳令大人为我保密。”

        吴漾被黎珩逼问的一窘,随后躬身悄然道:

        “还请烟阳令大人恕在下欺瞒之罪,在下只是此前听闻大人封地登峰领盛产各类金石灵材,为了修行这拘灵之术方才动了心思,若是大人不愿,只当在下从未提过。”

        “既然你诚心相待,那我接纳了你便是。”黎珩态度大变,一口应下。

        拘灵之术妙用非常,他早就想对其研究,只是苦无机会,眼下有了现成的,哪能轻易放过。

        此前令麾下工匠制造暗器花费了不少灵材也未成功,黎珩一直怀疑就是缺了拘灵之术的辅助。

        “属下吴漾,拜见主公!”吴漾闻言大喜过望,躬身一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