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巡视使

第一百零五章 巡视使

        “我不过一路过的无名之辈,无意与你们为敌,打个商量,你就当没见过我如何?”

        面对黎珩的招揽,那军卒一愣,随即镇定道。

        “阁下潜伏于我军中,意图不明,我怎可视而不见?阁下还是留下来交代个清楚罢。”

        看着他有恃无恐的模样,黎珩眉头微微一皱,示意周围将领将其擒拿。

        黎珩盯着那军卒,这人虽然看似手无寸铁,但修为不明,谨慎起见,还是让诸将一同擒拿为好。

        那军卒扫视一周,见围拢过来的诸人皆是虎视眈眈,叹息了一下,随即向着最薄弱的一面猛地冲出!

        此面正中的那将领正是方才手背被竹片擦伤的小将,见他冲过来,似乎是感觉被小瞧了一般,面色涨红,抽刀便向其砍去。

        只见他身体诡异的一弯折,便将袭来的刀势躲过,随即又仿佛是背部长了眼睛一般,身体一晃,再次躲过两侧袭来的两名将领的攻击,快速闪过其身侧,如同游鱼一般,滑不留手。

        见其身姿敏捷,在包围中还能如此游刃有余,三两下便要翻过一旁的营寨栅栏,黎珩取出弓来,爬上一旁的营帐,弓如满月,在其必经之路上数箭射出。

        察觉到黎珩数箭射来,那军卒葱冲向栅栏的身体硬生生停下来,避开破空而来的弓箭。

        随即根本不管围拢上来的诸将,俯身拾起一根断裂的竹竿,往地上一支,再双脚一登,跃出近两丈高,踩着军卒的肩膀,便要跳出包围圈。

        他的小腿之上似乎绑着护具,有军卒手中之枪要捅上去之时,被其一踢,便发出了金铁交击之声。

        祁堰混在人群中,伺机一锏挥出,那人不敢硬接,猛地跳开,巨大的力量将脚下的一名军卒踹倒。

        被祁堰拖延了数息时间,包围圈再次围拢上来,见继续待在人群之中太过危险,那人无奈登上了一处寨中高台。

        在众将指挥下,军卒如潮水般涌来,将四面包围的严严实实。

        踩在高台之上的那军卒眺望四面,见已是无法逃脱,再次叹了一口气,寻了一片空地翻身跳下,朗声道:

        “柱国将军府悬镜院掌凤竹诸事,三等巡视使冯襄见过黎令尹。”

        听见报出自身名号,诸将攻势一顿,迟疑起来,作为柱国将军府下辖最具权势的三院之一,悬镜院的大名他们还是都听说过的。

        “不知阁下有何凭据以自证身份?”

        众人止步不前,将其团团围住,黎珩排开人群走出来。

        “这个是我的符信,应当可证明我的身份。”

        冯襄犹疑了一下,从怀中摸出一个两寸大小有着金属光泽的小令牌,向着黎珩丢了过来。

        黎珩身旁一将主动向前接住,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恭敬递上。

        黎珩取来一瞧,这符信一面大大的写着悬镜二字,另外一面写着冯襄大名,下方有小字标注着三等巡视使,似乎由不知名灵材打造而成,看似金属实际入手温润。

        “原来是冯巡视使当面,还恕我等无理。”

        翻看了两下,未看出来什么端倪,黎珩将信将疑的将符信收入怀中,随后一拱手。

        “在下不请自来,当了一回恶客,还请黎令尹海涵。”

        冯襄见黎珩没有将自身符信还回来,嘴角抽搐一下,随即叹息回应,这已经不知道是他这段时间的第几声叹息了。

        “柳氏罔顾柱国将军大人禁令,隗江各族深恨其行,不知冯巡视使与柳氏派来我军的暗探混在一起究竟意欲何为?”

        黎珩不紧不慢道。

        眼下不知道悬镜院到底是什么态度,这冯襄到底身怀有什么目的,方才自己获取到的记忆中那火长并不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一直真的认为这人就是一失聪的普通杂兵。

        “我说我是无意碰见的你信么?”

        听见黎珩提到将军府禁令,冯襄眼皮一跳,辩解道。

        “我信!”黎珩认真一点头。

        不管冯襄所说是真的还是假的,黎珩都要将其做实,要是代表柱国将军府的悬镜院站在柳氏一边,可会让军中各家士气大降。

        “既然如此,在下是否能走了?”

        似乎是黎珩的回应出乎他的意料,冯襄试探问道。

        “不急,此前不知冯巡视使驾临我军,招待多有不周,不如就此多盘桓几日,让我等一尽地主之谊。”

        黎珩摇首,一脸春风,随后不等冯襄回话,笑眯眯地转头向身侧吩咐道:

        “鲍巍,你带冯巡视使下去休息,务必要好好看顾,让冯巡视使体会到咱们的待客之道。”

        这冯襄虽然潜伏在军内,但毕竟没有做对己方不利之事,刚才打斗之中,也未伤己方一人,黎珩也不好对其如何。

        以目前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悬镜院是万万开罪不得的,但目前计划已经到紧要关头,冒不得半分风险,只得强留这冯襄几日,好吃好喝养起来,待计成之日再将其放归了。

        “那就只得叨扰黎令尹了。”

        见黎珩这幅态度,知道自己走不脱,冯襄一拱手,在鲍巍和诸军卒的监视之下,老老实实退了下去。

        这次是他理亏在先,仗着悬镜院身份方才自保,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

        “这几日多派人手将这冯襄盯紧了,虽然悬镜院咱们开罪不起,但也不能就这么让他来去自如。”

        黎珩看着冯襄被带下去,沉吟了一下,向江煌交代道。

        这冯襄修为不凡,虽然方才只是一味躲避,但观其身法可比一般附灵境强多了,极有可能已经晋入更高一层的明意之境,为了这几日不出意外,还是让江煌几人一同盯住他为妙。

        “属下省得。”江煌在旁低声应诺。

        “这些人你与祁堰商量好了一并拿下,秘密行事,务必不要打草惊蛇。”

        黎珩颔首,随即又低声报出了数个名字,皆是各军底层将领,其中不乏祁堰麾下亲信将领。

        江煌再次低头称是,虽然不知自家主公哪来的情报源,但这几日来多次验证,无一不准,故对其深信不疑。

        看江煌应下,黎珩转头回帐,也不做再多解释,保持一定神秘感更有助于驾驭麾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