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暗间

第一百零三章 暗间

        “......明日与巩家接触时的各项部署你们都明白了吧!到时候都给我打起精神!”

        大帐中,祁堰一脸严肃,此时他坐在上首,身体前倾,左手搭在腰间佩剑上,右手扶着桌案,正在安排明日麾下各部的差遣,下首站着几排部属,鸦雀无声。

        “谨遵将令!”祁堰麾下诸将轰然应道。

        “到时候山阳来的贵人可都会到场,可别给我整出岔子来!谁要是给我搞砸了,让本家在贵人面前坠了声名,不仅我好不了,你们都好不了!”

        看到众将的状态不错,祁堰点点头,随后又有些不放心的补充了一句,才宣布结束议事,让诸将散去各自回营准备。

        临近黄昏,辎重营的火头军驻地来了一名亲兵打扮的兵卒。

        “你们火长呢?我家老爷有事要交代给他。”这亲兵一进火头军的营地,就近抓着一名火头军的军卒问道。

        “在那边营帐后面,正亲自掌勺下厨呢。”

        被亲兵蛮横抓住的火头军军卒见怪不怪的,只是嫌弃的瞅了一眼这亲兵,指向后方的一处营帐。

        自家火长手艺不凡,在军中也算声名远扬,总有士族老爷私下指名他给自己私下开小灶,这火头军军卒也是见多了。

        那亲兵听见火头军军卒如此说,松开手转头就冲着所指的方向而去。

        转过营帐,是一处空地,中央支着一口大铁锅,热气蒸腾,锅内沉浮着野菜,粟米等食材。

        一旁站着一人,五短身材,右手拿着一杆与其身材不相称的大铁勺,卖力的在铁锅内搅动着,另外一手还不时从一旁的小竹案上取来盐巴等物,洒入大锅中,口中还不停的在讲解,另外几名伙夫正在旁边观摩学习。

        “这位弟兄请了,我乃谈统领帐下亲兵,我家老爷久闻大名,今日特地令我前来想向阁下求取一道菜。”

        眼见面前此人十有八九便是正主,谈家亲兵上前朗声道。

        那火长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事情,一旁观摩的几人见此也只是对视了一眼,随即沉默不语,继续看着铁勺在铁锅中翻滚。

        亲兵也不恼,微微一笑,在此说道:

        “我家老爷近日唇口干燥,故想请弟兄你调制麦门冬煎一饮。”

        听见这谈家亲兵如此说,正在熬制菜粥的火长手中一顿,抬头瞅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

        “我一厨子,哪里会郎中煎药的手艺?你找错人了。”

        “我家老爷说了,要麦门冬采根去心,捣汁和蜜,以银器重汤煮熬,如饴为度,非弟兄你不可。”亲兵浅笑着继续说道。

        “要求还挺多,这营里哪里有银器可供煎熬?破铁锅倒是管够,随我来吧,前些时日采摘的麦门冬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剩下。”

        火长将手中的铁勺一把塞到旁边一人手中,双手在身上随意擦了擦,也不看那亲兵,从其身侧走过,向着一处营帐而去。

        那亲兵见此随即跟了上去。

        这处营帐堆着一排排用竹子搭成架子,上面放着各类食材,帐内一个面向憨厚的中年军卒蹲在地上,面前正放着一个筲箕,其内盛放着一些不知名的蔬菜,此时他正专心致志地在筲箕上挑挑拣拣。

        火长进了帐,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跟进来的那名谈家亲兵,面色肃然,低语道:

        “这个时候,你过来做什么?”

        那亲兵瞥了一眼蹲伏在地上正在挑拣蔬菜的那个中年军卒:

        “方才和弟兄你说过,我家老爷...”

        还未等他说完,火长便打断了他:

        “他是失聪之人,不必如此。”

        “明日目标会出现与巩家接触,可早做准备。”这亲兵见此也不再伪装,低声轻语道。

        随即从怀中摸出一张纸递了过去,只见那纸三寸大小的,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蝇头小字。

        火长将那张纸接了过去,也不看看,直接就收入怀中,点了点头,随即从竹架上随手取了一块麦门冬。

        “还想要新鲜的!也不看看是什么时节了!有就不错了!”

        火长脸色一变,又恢复了最初的那副态度,吊起嗓子喊道。

        “我家老爷特意指名你来调配,那是看得起你,你竟敢如此慢待!你给我等着!”亲兵故作气愤,转头就要出帐。

        只不过他掀开帐帘,就面色苍白的退了回来。

        “我看这块麦门冬就挺不错,祁堰大人你觉得呢?”

        不知何时,黎珩带着十数名将领已站在帐外,笑眯眯的跟了进来。

        “黎令尹说的不错,我亦是认为这块麦门冬正适合谈统领之用。”

        祁堰在一旁干笑道,面色难看。

        帐内的那火长见此,强撑着向前:

        “拜见各位老爷,还请老爷们评评理,这个时节哪里能找到新鲜的麦门冬?就这他还不满意呢!”

        “老爷们明鉴,我也是听令行事,我家老爷之前指明要新鲜的,他这庖奴竟然还敢如此叫嚣!”

        那亲卫也反应过来,抱着一丝希望,也躬身抱拳,配合喊道。

        “哎!我觉得谈统领现在这幅样子确实有几分口干燥渴的样子,确实需要麦门冬调养调养。祁堰大人你说是吧?”

        黎珩慢慢走到竹架旁,手中取下一根青叶,似笑非笑道。

        他口中所言的谈统领,正是面前的这亲兵,此前黎珩从被处理的一名士族记忆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顺着记忆里的线索黎珩拿掉了军中原来潜伏的数个柳氏暗间,只有此人乃祁堰亲信,不好直接对其动手,才有了今日之事。

        其身后的祁堰听见黎珩言语中的讽刺之意,脸上再也维持不住刚才的笑意,向前对着那“亲兵”面若寒霜道:

        “此前黎令尹说我军中出了老鼠我还不信,今日老夫是见识了,我倒不知道谈锋你修得一手好易容之术。”

        见已经瞒不下去,面前的两人也不装了,那火长从两袖中摸出两把厨刀,谈锋也抽刀向着祁堰砍去:

        “老匹夫,你没见识过的还多呢,如此粗鄙寡闻之辈竟敢背叛柳公。”

        祁堰敢于上前逼问,自然是有所准备,双手一晃,抽出两条狼牙锏将来袭的刀锋格挡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