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抉择

第一百零一章 抉择

        清平郡,巩府。

        巩氏作为清平郡内举足轻重的望族,其府邸可谓是高门大院,庭院深深。

        巩易长子巩慎此时正上下打量着手中的竹筒,这是府中管事刚刚送上来的,竹筒之上还加盖巩家家主印鉴。

        “送信之人在哪?”

        将竹筒放置在一旁的桌上,巩慎问道。

        “那人言称老爷还有其他要紧事安排给他,留下这个就匆匆走了。”

        府中管事侍立一旁,低眉顺目地回禀。

        “知道了,你退下吧。”巩慎摆摆手。

        巩府管事见此,施了一礼,缓缓退出房去。

        房内四下无人后,巩慎盯着桌上那枚竹筒,良久之后,才将其再拿了起来。

        平日里这种形式的密信可不会如此交到他手中,巩慎敏锐的嗅到了异常的气息。

        屏住气息,运转起体内元力,提起十二分警惕之后,才将竹筒之上封泥去除,小心翼翼地取出内里藏着的书信。

        见竹筒打开确实是一封信,巩慎才面色稍霁,随意将手中书信展开。

        接下来所看到的差点让他抓不稳手中之信,直到再三核对信内的暗语后,才将其收入怀中。

        巩慎一时有些举棋不定,生于士族之家,他对巩易其实并无太多亲情,巩易为谋家族名利,常年奔波在外,与包括他在内的诸子聚少离多,巩慎虽身为家中长子,但亦是不受巩易重视。

        而巩慎作为巩家的合法继承人,有时候也会想过继承家主之位以后的光景,陷入不能明说的幻想。

        但此时机会摆在面前,巩慎迟疑了。

        巩易虽不能称之为好父亲,但对外来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同郡不少士族受其恩惠,在郡中素有名望。

        若是不缴纳赎金,让巩易就如此陨落于敌手,他就能登上那个梦寐以求的宝座,甚至还可能因为不与陶氏妥协,而受到主家赞赏,但巩家的风评可就要坏了。

        虽然名声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实实在在的影响着每一个士族,人心向背者寸步难行不是说笑的,谁也不愿意交一个随时给自己身后来一刀的友人。

        “让府中账房准备一万两黄金,我有大用。”

        坐在原地面色变幻,几经权衡后,巩慎唤来府中管事吩咐道。

        “慎少爷,调用如此大数额的金银,小的得有老爷的指示才行。”

        听到骤然交代要筹集如此多的金银,府中管事提醒道。

        “让你去你就去,这就是我父的意思!还要我给你看看吗?!”

        巩慎此时还在患得患失之中,听到管事提醒,恼怒地将怀中的信笺一把抽出,拍在桌子上。

        见巩慎发怒,管事自然不会不知趣的上前查看,面色惨白地应了一声,匆匆告退去筹集金银去了。

        巩慎站在原地剧烈喘息了几息,再次坐倒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

        彭岳离去以后的几日,凤竹郡内的各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除了陶闵依旧被滕湛打的躲在城中不敢冒头以外,其余方面都陷入了僵持状态。

        华荻焦渊二人率领的柳氏后援军也停下了继续向前的脚步,毕竟第一波与两家交手的都是柳氏麾下的精锐,可不是他们二人率领的军卒可以比拟的。

        抱着最后的希望,他们此时对巩易是否出了问题还未下定论,但也不敢就如此率军靠上去,只得每日加派斥候侦查。

        黎珩目前也乐得如此,每日不是在拉着江煌几人对弈,就是在营中操练军卒,争取早日将整编而来的降卒融入麾下。

        若是柳氏的侦骑靠的近了,便令人驱赶或拿下,总之就是任你怎么来,我驻扎在原位不动了。

        只不过黎珩是快乐了,陶信可就有些不爽了,黎珩此前一次丢给他一大批柳氏降卒,让他焦头烂额,营中一下多了这么多张吃饭的嘴,后勤可有些捉襟见肘。

        最后只得一边给陶谷修书说明情况求援,一边抹开面子,亲自上枫山城找楼鸿要了些支持,才稳住了局势。

        这日,眼见前方迟迟没有动静,陶信终于忍不了,率了亲兵就亲自来黎珩驻地想要看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珩哥儿!我这些时日忙前忙后,你倒是悠闲!”

        不等近侍通禀,陶信急匆匆冲进了黎珩帅帐,看到黎珩正与鲍巍下棋,手中还拿着一碗清茶喝着,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道是谁,原来是信公子来了。”

        看到来人,黎珩放下棋子,笑着招呼着。

        鲍巍眼见自己主公态度,于是向陶信见礼后,退出了帐。

        “如此大好时机,你不率军去杀柳氏一个措手不及,而在这里下棋,是不是太可惜了。”

        陶信气呼呼的坐下来,对黎珩放着如此大好时机不乘胜追击颇有怨念。

        “信公子莫急,来来来,我这有一壶新茶,乃是我最近发现的凤竹名产,请信公子品茗。”

        黎珩将一碗茶推到陶信身前,笑眯眯说道。

        “我是说真的,看目前的局势,不说多的,将柳氏赶出凤竹应当不成问题。”

        陶信拿起茶碗,一口饮尽。

        “信公子,且不说目前这些降卒刚刚整编过,面对旧主战力难说,就是可堪一战,想把柳氏驱赶出凤竹也得伤亡大半。”

        黎珩听到陶信如此说,持着茶碗的手一顿,将其放下。

        “那我们就在这里耗着?要不然咱们回师枫山吧,有枫山城与我们互为犄角,也足以挡住柳氏了。”

        陶信琢磨了一下也对,这些军卒可都是未来他们两人的底蕴,两人这下子手握近十万大军想必就连老头子都会正视起来。

        “不可不可,吃进肚子的地盘哪有吐出去的道理?郡守大人那边可不会同意。”

        黎珩摇首,见陶信还想说什么,随即劝慰道:

        “信公子放心,我与麾下诸将已定下妙计,要不了多久,柳氏自乱,眼下还得请信公子再忍耐些时日。”

        “好吧,那就再等等,对了,若形势发展真如你所言,你有何所求?回头我向老头子给你请功。”

        似是感觉茶味不错,陶信不客气地拿起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恩威皆出于上,郡守大人想必自会有所考量。”

        黎珩自觉陶谷不会吝于赏赐,毫不谦虚的说,这次若是没有他,这场柳氏西侵之战的战火极有可能得烧入山阳郡内,哪能如此简单了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