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落子

第一百章 落子

        “此信就是巩易谋逆的证据。”

        彭岳轻轻摇晃着手中的信笺,极为笃定的说道。

        华荻取来这信笺,当他看到信笺上的内容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这信看落款是派往枫山的柳氏军中将领所书。

        大意是柳岑不仁,不顾柱国将军府禁令,强行掀起隗江诸族争端,军中诸将已决定推举巩易为帅,投靠陶氏,让家中做好准备,时机一至便在清平、天和两郡内一同举兵,共诛柳岑。

        这番内容看的华荻口干舌燥,若是形势真如信中所书,这么多士族皆要一同举兵反叛,战火就要烧遍柳氏麾下所有地域了,原本的三路大军已失其一,到时陶项两家再趁机挥戈一击,这偌大的柳氏家业保不齐就要有倾覆之危。

        “看这字迹似乎真是此人亲笔所书。”

        焦渊伸过头瞧了瞧信笺内容,面色难看。

        他曾做过一段时间清平郡城理政司的佐贰官,负责柳氏麾下各领士族相关的文书上传下达,对领内各家士族笔迹极为熟悉。

        “这会不会是陶项两家的反间之计,况且孤证不立,若只是因为这一封信便要定各家之罪,实在有碍家中各族团结。”

        对这封信笺的真实性,华荻还是持怀疑的态度。

        巩易暂且不说,他其下各家将领不少都是出自世代侍奉柳氏的家族,这么多年下来已经与柳氏深度捆绑,可谓是一荣俱荣,以信笺中所写的理由举兵谋逆太过于牵强。

        华荻与信中所涉及的几家往日关系亲近,若是这些人真的要行谋逆之举,就连华家也极有可能受到迁怒,利益牵扯之下,华荻并不愿意相信这信笺中的内容。

        “我也不愿相信此事为真,但这事容不得我们有丝毫懈怠。”

        彭岳语气有些不耐,这信笺乃是自己亲手得来的,做不了假,哪能有如此凑巧之事?

        想起那日交接寨中事务时所瞧见来人那似是有所隐瞒的种种言行举止,再与这信信笺上所写的一一印证,彭岳已有七八分把握信中所言为真。

        “兹事体大,这已不是我们三人所能决定的事务了,我提议还是尽快飞马报请主公定夺。”

        见彭岳言语间似是对华荻的质疑有些不满,焦渊连忙出来打圆场。

        “如此也好,那就将我等意见一同报上去吧。”华荻也同意报请柳岑决定。

        “那还是我携此亲自面见主公好了,这些时日到处都不太平,难保路上不会有宵小拦路。”

        彭岳一把夺过信笺,将其收入怀中放好,似乎认为华荻也有同流合污的嫌疑。

        “彭师愿意亲自走一趟,自然最好,还请彭师稍待,我这就将方才我等所言记录下来,一并交予彭师。”

        对于彭岳的这幅作态,华荻也不感到恼怒,彭岳终日潜修,待人接物上是有些欠缺,柳氏臣属士族中不少人知道他这毛病,所以只是取出笔墨,低头写了起来。

        不多时,一纸陈情书在华荻笔下新鲜出炉,其余二人传阅确认无误后,留下了各自签名及印鉴。

        彭岳将其收入怀中,与那信笺一同贴身放好,也不与二人客气,转头就出了大帐,带着亲兵便向东去了。

        二人看着彭岳骑马离去,随后极有默契的一同转头瞥向了大营中央那辆由四匹马拉着的巨大马车。

        ......

        “鱼上钩了。”

        江煌听着侦骑回报发现山民尸体的消息,微微一笑,随手落下一子。

        大帐中央,黎珩与江煌相对而坐,中央是一副棋盘,各执黑白,棋盘之上局势焦灼,正厮杀激烈。

        自从突破到养气境以来,黎珩的修为一直毫无寸进,让习惯了修为飞速提升的他颇为不适。

        上次与陶霜手谈过一局后,黎珩便发现棋道也有静心之用,所以这些时日没少靠着与江煌对局,用来安抚心中的烦闷之意。

        “此计当真可行?”黎珩持子犹疑了一阵,才放下一子。

        此次凤竹之行收获巨大,有了如此丰厚的收获后,他已经很满足了。

        若不是江煌信誓旦旦的保证,可以尽快让柳氏内乱,无暇再对山阳伸手,他已经决定带着收获回师枫山了。

        “原本只有七分把握,主公那日展现的手段神乎其神,此次当有十成把握。”

        江煌扫视盘中局势,在一角落下一子,将己方棋子连成一条大龙。

        此前黎珩为了获取进阶灵感,没少在江煌等人处理两郡将领时围观,修行灵感虽然是没有获取多少但却有了另外一番收获。

        见江煌几人用收集来的各家书信拼凑伪造信笺时,便亲自上手伪造了一封。

        原本倒腾文物时练出来的文书鉴别手法,加上现在他那强大的肉体控制力和这几日吸收来的记忆,三者合一之下,伪造出来的成品让江煌等人惊为天人,几人围着研究了半天,根本看不出来丝毫破绽。

        “曾经在奉圣宫修行时,学过一些相关技艺,也没想到这次用在这上面能有奇效。”黎珩笑着搪塞道。

        “主公虚怀若谷,属下自愧不如,此次过后,柳氏再无余力袭扰本家,隗江当保数十年太平。”江煌称赞道。

        “但愿如此吧,战后你可有所求?”

        黎珩有些感慨,这几月的征战生涯真的令他有些疲累。

        这种疲累不是来自身体上的,而是心灵上的,虽然对于战场杀戮之事他已有些麻木,但看着凤竹郡内各领兵乱横行,百姓流离失所,还是有些心累。

        “主公此前予我千亩供田已是足够我重立宗庙,煌别无所求。”

        江煌摇头,这些时日来所行皆是为了报复柳氏曾经打压他家的举措,倒是没有对封赏有多余的想法。

        “有功不赏,今后我还如何服众?你如此推辞可不好,家中其他人可会有想法。”

        黎珩笑道,随后落下一子,棋局局势一变。

        “我的劫材够了,此子落盘,大局已定。”

        看着局面上己方大龙被屠,江煌笑了起来,放下手中所持的棋子,起身一拱手。

        “主公进步神速,煌不如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