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信笺

第九十九章 信笺

        “头,这么久都没见新猎物了,咱们还继续在这守着吗?”

        几个山民藏身于密林之中,其中的少年一脸焦躁,自从上次老爷派来的使者收走那些书信以后,他们已经差不多十天没有蹲守到新的往来信使了。

        “又来了,你小子不会怕了吧?放心吧,我可是答应了你爹娘,会将你平平安安带回去。”

        身材魁梧的山民首领笑道。

        “才没有!只是觉得这么久都没有人走这条路,咱们继续守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

        仿佛是感到自己被小瞧了,山民少年挺了挺胸膛,辩解道。

        “再等两日,就再等两日,若是还没有,咱们就收拾东西回村里。”

        山民首领也有些迟疑。

        上次使者将书信收走后,给他们一笔赏银后便交代他们继续在此蹲守。

        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新的信使路过,他也没有得到后续的新指令,他有点怀疑老爷是不是已经将他们这几人给忘了。

        “头,来了!”一个负责望风的山民急匆匆跑回来。

        “好!还是按照老规矩,大家都做好准备,一会并肩子上。”

        山民首领指挥着几人潜伏下来,数条绊马索已悄悄安排到位。

        另外一侧,骑着快马,身负靠旗的信使匆匆而来,马蹄落在土道上激起阵阵尘土。

        就在信使经过此处时,绊马索骤然出现,战马毫无意外的被拌飞了出去。

        马背上的这个信使身手不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跳下马来一个翻滚,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便平安落地。

        “你们好大的狗胆,竟敢在此截杀军中信使,不怕掉脑袋么!”

        看见几名舞刀弄枪的山民从林中冲出,信使一把抽出马刀,高声喊道。

        这几个山民并不理会信使色厉内荏的恐吓声,在首领的带领下,冲了上去。

        一番打斗过后,距离信使尸体十来步远的草丛上,这几个山民气喘呼呼的席地而坐休息着,手中撕扯布条各自包扎伤口。

        这次的猎物反抗太过激烈,多对一之下,他们之中竟然还有三个挂了彩,战斗中作为首领的魁梧大汉为了援护他们之中的那个少年,就连他本人都差点了账。

        “头,找到了!”

        少年从信使尸体上摸出来一封信,拿在手中挥舞着。

        看着这一幕,山民首领轻轻颔首。

        明日一早就离开这里吧,也许这小子说得对,该回到村里了,再这样下去,他们的命恐怕都得丢在这里。

        就在他如此默默想着的时候,散发着微光的一杆大枪从天而落,穿过了原本站在那里笑着挥舞信封的少年,那少年胸口破开了一个大洞,鲜血瞬间喷洒而出,身子倾倒在了地上。

        一旁树梢上一道身影闪过,跳落在了刚刚落下的大枪旁边,轻轻往插在地上枪头一踢,大枪翻转了一圈,稳稳落在了那人手上。

        看着眼前如此血腥的这一幕,山民首领牙呲目裂,也顾不得其他,挥舞着手中的马刀便要冲上去。

        那人皱眉看着手中枪杆上被溅上的鲜血,举枪嫌弃的在那少年还抽搐的身体上来回擦了一下。

        若是黎珩在此,应当会认得此人,正是此前与他交过手的彭岳。

        看见山民首领冲了上来,彭岳调转枪头随意挥出,山民首领脖颈上便多出了一道血线。

        山民首领魁梧的身躯缓缓而倒,还愣在原地的几人,受到了惊吓四散而逃。

        见到此景,彭岳露出了一抹残忍地笑意,举枪追了上去。

        不过盏茶功夫,最后一个山民就倒伏在了地上,丝丝血珠撒了一地。

        彭岳甩了甩枪尖沾染上的血液,转过身去,看到手下亲卫也跟了上来,手中还持着向另外一边逃散的那两个山民的首级。

        他缓步回到最初那个少年尸体旁,看到少年手中还紧紧捏着那封信笺,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上面沾染的血渍,低头从怀中摸出了一条方帕,然后将其搭在手上,用两指将信笺从少年手中抽了出来。

        ......

        柳陶项三家在凤竹郡交锋以来,已有近三月,转眼间已到五月下旬,仲夏已至,天气渐热。

        在柳岑强压下,柳氏麾下的各族还是拼凑出了六万人马,作为后援军进入凤竹郡地界。

        大军营寨中,作为后援军内实际上的两大巨头之一,华荻正趴在桌案上抱着凤竹舆图苦思中,自从他们进入凤竹以后,就派出探马与早前派入凤竹的三路大军联系。

        滕湛虽然停在宁陵没有向着陶氏腹地再前进,但也将陶闵率领的宁陵城守军打得毫无脾气,窝在宁陵城内不敢出来,当起了缩头乌龟。

        攻伐项氏的那一路大军没有太多的斩获,但也成功完成了拖延项氏主力的任务。

        唯有枫山方向,原本尚朗率领的那一路大军,毫无回信。

        让人不由怀疑是不是真的如尚朗说的那样,巩易率全军上下都投了陶氏。

        “枫山那边有消息了!”此时原本应当在巡视大营的焦渊,急匆匆的闯入大帐内。

        “什么消息?!”

        听到焦渊的喊声,正在苦思的华荻猛地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巩易十有八九是真反了。”不等焦渊答话,帐外又进来一人。

        华荻闻声望去,见到来人,抱了个拳:“原来是彭师。”

        来人正是彭岳,彭岳曾担任过一段时间柳岑的枪术师傅,故家中不少人都称其为“彭师”,以示重视。

        “不知彭师方才所言可有什么依据?”

        两人见礼后,华荻继续问道。

        “数日前,有人持军令交接了我负责的屯粮营寨防务。”

        “原本我倒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此前我也确实有过错,导致数万石军粮被陶氏偏师付之一炬,对此安排我也无话可说。”

        此时彭岳再提起军粮被烧一事时,态度倒是极为坦荡,仿佛此前出错的并不是自己。

        “可就在我返回封地路上,却发现了一桩趣事,有几个流寇伏杀了一名我军信使,我也因此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彭岳说着,从怀中缓缓抽出了一个染血的信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