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验毒

第九十六章 验毒

        夜幕降临,月色皎皎,静谧的夜色中,祁堰大营中灯火通明,格外热闹,在摇曳的火光下,人影交错,仿佛置身于闹市之中。

        早早便收到了消息的各军将领皆是很给面子,除了个别不受待见人等被安排留守以外,其余诸将齐聚于此庆贺巩易就任主帅。

        因为参与宴席的士族人数过多,大营正中早早被清理出一片空地,作为宴席的举办地点,一排排红漆桌椅整齐排列在场上,粗略望去场中足有六七百人。

        一阵阵嘈杂的谈笑声响起,让今夜的气氛显得格外热闹。

        这些受邀而来的诸军将领平日可难得一聚,眼下有如此适合交际的时机,纷纷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各自拉拢关系。

        这些将领各自交谈之时,还不时瞥向场中央的高台,那上面放置着主桌,此时还空置着,可见今晚最重要宾客们还未到齐。

        “今夜真是热闹,我没有来迟吧!”

        随着一声长笑,巩易在手下护卫的簇拥下走入了宴席。

        见此次宴席的正主巩易出现之时,众人皆是聚了上来向其见礼。

        “见过巩帅!”

        “巩帅得主公青睐,想必腾达之日已是不远!”

        “我早就说该让巩帅领军了,尚朗那老小子能成什么事?”

        众人应和着,一连串贺喜之声在巩易耳边响起,虽然多是不明真假的吹捧之语,但还是让巩易不由有些飘飘然,压抑着心中喜色一一还礼。

        “诸位实在客气,今易蒙主公不弃,得授大任,实在惶恐,今后还得仰仗诸军用命,齐心协力共破山阳才是。”

        眼见诸将态度如此,巩易仿佛看到了今后自己挥斥方遒的景象,自得不已,但嘴上还是十分客气回道。

        “巩帅何必自谦!现在我们有巩帅带领,陶氏指日可破!”

        人群中有人继续吹捧着,其谄媚程度让人不由侧目,大家都是士族,还未见有人能如此不顾体面的吹捧。

        只不过现在其余人等也识时务,并未跳出来破坏气氛,只是随大流围在巩易身边恭维着。

        “巩帅赏光来此,实在蓬荜生辉,眼下美酒佳肴一切准备就绪,还请诸位大人入席享用。”

        在巩易和诸将互相恭维客套之际,此间主人祁堰适时出现。

        “对!如此良辰当以美酒佐之,诸位都入席吧!”巩易笑道。

        “巩帅先请!我等随后便至!”

        “多谢巩帅!我等敢不从命!”

        对于巩易的招呼,在场诸将又是吹捧了一句,纷纷入席,准备享用今夜的美酒佳肴。

        “今日宴席须尽兴,那我也不客气了。”

        巩易对众人的反应很是受用,随后也不再客气,一马当先,向着场中央高台的主桌而去,第一个入座。

        见主桌已就位,由普通军卒临时担任的宴席杂役鱼贯而出,端上酒菜,不一会儿,各式佳肴就将桌上摆满,丰盛异常。

        “巩帅,此乃我府中珍藏的桂花酿,可是香浓的很,今日特意取来庆贺您得授重任,不如您借着这酒为诸将讲几句?”

        见酒菜已备齐,祁堰为巩易斟上一杯酒,举着酒杯说道。

        巩易见此,笑着摆了摆手:

        “不急不急,祁贤弟稍待。”

        祁堰正不明所以之时,随着巩易击掌数次,随巩易而来亲卫们牵出数只猎犬。

        这几只猎犬一出,宴席之间原本和谐的气氛仿佛在这一刻消散殆尽。

        在场诸将远远见到主桌之上的此景,也皆是一静,默默看着这一幕。

        “巩帅,这是何意?”祁堰见此,面色一变,放下酒杯问道。

        “祁贤弟,莫怪愚兄,愚兄现在得受主公重任,大军安危系于一身,由不得我不小心啊,以免步了尚朗的后尘。”

        巩易大大咧咧的靠在椅背上,身子斜倾,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扶手上。

        在巩易的默许下,这些牵着猎犬的亲卫从席间菜肴中各自挑出一些,盛在一起,倒入酒水搅拌着。

        “巩帅行事小心,乃大军之福,我又怎敢怪罪?”

        祁堰看着这一幕,心中明白了巩易对他有所怀疑,一时面上笑容有些僵硬。

        场上诸人不发一言,皆是静静看着亲卫手中不停的搅拌美食,一时间只有他手中竹筷和木碗的碰撞之声。

        不一会诸般佳肴就混在了一起,这些巩易亲卫将搅拌好的混合物就这么放在几只猎犬面前。

        木碗中混合物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这几只猎犬眼巴巴的看着,口中流下一丝丝涎液。

        亲卫们将手中牵着的绳子放开,得到了主人的指示后,这几只猎犬终于按捺不住扑了上去,三两下就将这些美酒佳肴吃进了肚子。

        “贤弟,虽然我看不起尚朗那个老小子,但我这几日一直在想啊,他究竟做错了哪里。”

        巩易眼睛盯着这几只猎犬,以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

        “巩帅眼下可是想到了?”

        祁堰向后靠了靠,问道。

        “未曾,所以我只得小心再小心,若是这个问题搞不明白,今后这些时日我怕是连觉都睡不好喽。”

        巩易笑呵呵的念叨着,虽然在和祁堰谈话,却看也不看祁堰一眼。

        “那在下祝巩帅早日想清原委。”祁堰如此说着,斟出一杯桂花酿,一口饮尽。

        如此言罢,二人间气氛一时凝固了下来,主桌其余陪坐的几人见此,也是不敢出声,一齐默默盯着那几只猎犬。

        盏茶功夫,巩易原本臆想之中的场景并未出现,那几只猎犬依旧活蹦乱跳,甚至比初时显的还要活泼了几分。

        见此情形,巩易收起了那副随意的态度,面色露出一抹笑意,对着祁堰举起酒杯:

        “祁贤弟莫怪,都是为兄多疑了,我自罚一杯可好?”

        祁堰又斟酒一杯,同样举起:“如此佳酿,怎可让巩帅独饮?在下当陪巩帅共饮一杯。”

        二人相视一笑,原本宴席之上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我等与巩帅共饮此杯!”

        场下诸将见此,也是纷纷举杯贺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