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截杀

第九十五章 截杀

        众人散去,柳岑屏退左右,厅内只余柳岑、华荻、焦渊三人。

        “你们可知我为何派你俩去辅佐柳霄?”

        二人面面相觑,心中有一个猜想,但过于骇人,不敢言语。

        “滕湛来了信,枫山有异,尚朗孤身一人到了宁陵,自述巩易谋逆,暗通陶氏,率众夜袭于他。”

        见二人不语,柳岑继续说道。

        此言一出,二人也有些坐不住了,这些时日枫山方面可一直未传来消息,却未曾想一来就是如此惊人的消息。

        那枫山之军内的兵员中也有他们二人麾下之兵,要是如此损失了可是够他们心痛的。

        “主公,不说巩易世代忠于本家,就是其军中也多是郡内各家子弟,岂会轻易随他行谋逆之举?我看此乃尚朗文过饰非,定是在军中惹出了众怒所致。”

        “我亦是有此猜测,此行你们二人当查明此事真相。若是真如尚朗所说,派入枫山的兵马上下皆反,也得保住凤竹半郡不失。”

        “那柳霄公?”华荻与焦渊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既然已经猜到又何必问我?”柳岑一指方才放在桌案上的信笺,面色不快。

        “……是,谨遵主命。”

        “去吧,这次各家想必也拿不出多少精锐部属,我会派一支甲士给你们。”

        华荻、焦渊二人一拱手,便退了下去。

        ......

        天色渐晚,凤竹郡中一处驿道上,急促的马蹄声阵阵,一名背负靠旗的柳氏骑兵疾驰而过。

        就在那骑兵正路经一处林木静谧之处时,地面上猛地数根绊马索现出,战马发出了痛苦的嘶叫声,那骑兵避之不及,连人带马被绊的飞扑而出,摔在了地上。

        那骑兵被摔得七荤八素,还不等他挣扎站起,林中忽然钻出数名山民打扮之人,舞刀持枪,往他身上便招呼过去。

        摔落马下的骑兵见此情形强忍着伤势翻滚而起,躲过了数人攻击。

        正想要举刀反抗,但身侧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魁梧大汉,被其一刀砍中了身体,刀锋在身上的护甲中溅射出一串火花,被巨大的力道再次击倒在地。

        其余数人见状连忙跟上,几把武器登时落在了倒地的骑兵身上,这骑兵就如此稀里糊涂丢掉了性命。

        “头,这都第六个了,咱们还要在这待多久啊?”年纪最小的山民摸索着骑兵全身,似乎在找些什么。

        “让你干你就干,哪来这么多废话!”

        这伙山民的为首一人训斥了一句,正是刚才那最先砍中骑兵的魁梧大汉。

        “这不是这几日来马肉实在吃腻了么...”

        方才发言那人有些委屈的嘀咕着,从骑兵怀中摸出了一封信笺。

        “有马肉吃还不够?老子当年逃荒的时候连口树皮都吃不上!”

        山民首领笑骂着一把抢过那人手中的信笺。

        他将信笺贴身放好了,然后指挥着众人将骑兵铠甲武器扒光,再将尸体拖去埋了。

        “小孩子家家都懂些什么!”

        几人铲土时,那山民首领见那小子还想说些什么,上去在其后脑勺拍了一下。

        “头,咱们这几日功夫得来的兵甲已是不少了,转手一卖也够咱们生活了。”

        其余的山民见此,其中一人鼓起勇气上前说道。

        那山民首领转头看看其余几人似乎也有什么话想说,面色一整,一脸肃然对诸人教训道:

        “老爷们的事情哪里轮到的我们说道?况且这世道哪里有安生的地方?老爷此次给咱们安排了活计那是咱们修来的福分!”

        见众人皆不言语,随后又是语气一缓:

        “咱们把老爷交代的差事办妥了,以后有的是享不尽的富贵,若是出了岔子,咱们可都得掉脑袋!”

        众人听到首领的此言,皆是悚然而惊,按下心中的那些心思,只得老实继续在此蹲守,等待下一个倒霉蛋的上门。

        ......

        如此场景发生在凤竹郡各领多处。

        撤出枫山的巩易等人此时并不知晓后方已经风传他们已经谋逆,只是回军在一处凤竹士族的据点驻扎了下来,传书向柳岑求援。

        当然这封经过巩易悉心修饰的求援信实际上并未送回到清平郡中,信使出营没走出多远,就遭了祁堰等人毒手。

        他们作为凤竹本郡的地头蛇,就算不敢明着直接起兵,在本地做上一些小动作还是可以的。

        除了巩易所写的求援信,清平、天和各家的信使这些日子里也没少被祁堰等人派出的人手截杀。

        过了十来日,这日巩易正在营中巡视之时,祁堰上门求见,作为带头推举巩易为帅之人,这些时日里巩易对其甚为信重,不多时就单独与其相见。

        “恭喜巩帅!柳公已经认定尚朗不堪大任,已经任命您为征伐枫山主帅!”

        两人一见面,祁堰便拱手贺喜。

        “你是如何得知的?”

        巩易一听此言,欣喜若狂,这几日来一直未见来往信使,他也一直心存忧虑。

        “我家在二地备有信鸽往来传信,方才一得知消息我便来向巩帅贺喜了,想来不出三日,前来宣读柳公令谕的信使就能到此了!”祁堰解释道。

        “好!好!好!主公果真慧眼识人。”确认了消息无误,巩易开怀长笑起来。

        “巩帅,我已在营中备下酒席,今日巩帅得偿所愿,当与各家共庆之!”祁堰适时提议道。

        “对对对,如此大事理当召集诸将共饮!来人,传我帅令!祁堰大人在营中设宴,今夜我当与各部诸将共谋一醉!”

        巩易对此提议很是赞许,这些时日来各军中也是有些对他不利的流言,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将其扫清,以安诸将之心。

        祁堰拱手一礼,便告退去准备酒宴了。

        巩易此时心情大好,看着营中来往的军士都顺眼了很多,也顾不得其他了,一步一晃的返回了帅帐。

        他鼓着一股劲,等正式登上了大军主帅之位,便挥军再入枫山,他要让所有人看看,此前乃是尚朗无用,现在换做是他,枫山不过谈笑可破,他要和滕湛比试比试谁能第一个拿下山阳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