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柳家

第九十四章 柳家

        想到自己后路有可能会被叛军所断,一时之间,滕湛也没了取笑自己在家中老对手的心思。

        “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你所说的我会派人核实。来人,带尚朗大人下去休息!”

        见腾湛如此态度,尚朗也知道再说也没有意义,只得不情不愿的被请了下去。

        也不怪滕湛,如今他在宁陵形势一片大好,陶闵缩在城中不敢出来,只听尚朗的一面之词,他是不可能就这么放弃的。

        但若后方不稳,自己按照原定计划率军进入山阳的话,可就落进了敌方包围之中。

        滕湛盯着舆图,一时有些举棋不定。

        “老爷,尚朗大人既然孤身来此,不管如何,陶氏必然已经从枫山方向抽出手来。”

        一旁幕僚见此悄声提醒道。

        听到此言,滕湛登时一惊,明白自己方才是钻牛角尖了。

        尚朗既然来此,不管巩易是否反叛,自己都不能再越过宁陵城突入山阳地域,否则自己就得独力面对已经从枫山抽出手来的陶氏。

        以他一军之力是无法抗衡山阳各领之兵的,对此他有清醒的认知,现在的优势不过是仗着手下军卒远远超出陶氏在宁陵附近布下的军力,若是失去了军力优势,自己就只得转攻为守。

        “向家中报信求援,另外遣一队人马去枫山领方向探探风声。”

        滕湛按下了冒进之心,决定还是探查枫山方面的形势过后再下决定。

        ......

        另外一边,黎珩这些时日也没有闲着,枫山城解围以后,他与陶信接见了前来拜见的楼氏家主楼鸿。

        这些日子里,黎珩已经从陶信那里知道枫山城中堆放了不少兵甲军械,让他眼热不已。

        本想趁着楼鸿前来拜见之际,从枫山城守军那里捞上一笔,武装一番麾下军卒。

        但楼鸿不愧是老狐狸,嘴上虽然说着感谢陶信率军来援,但实际上一毛不拔,打着为防柳氏卷土重来要加强防备的旗号,只肯提供一些牛羊肉食以作劳军,让黎珩碰了一鼻子灰。

        这年头有兵就是草头王,黎珩自觉排除了那些虚无缥缈的门第血脉以外,京中的那位柱国将军也不过是因为身为大周最大的军阀团结了最多的士族势力而已。

        他已经将从五领士族接收来的这一万余士卒视为自己的私军了,平日里以登峰一地之力他可募不到如此之多的青壮。

        眼下有了机会,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些时日在军中反复宣扬登峰军内诸如军功制,死伤抚恤等政策,力图战后将其收归麾下。

        这些军卒虽然都是一些征召的民壮出身,不管是装备武力还是军纪皆难堪大用,但现在有了五等军功制画下的大饼,以黎珩旗下老兵作为骨架后,打打顺风仗,敲敲边鼓还是可以的。

        只要再经过几场战役的历练,黎珩有信心用这些军卒练出一支劲旅。

        不过军卒是有了,但唯一可虑的是他麾下可没有多少基层将领可以领军。

        眼瞅着随时可能要出阵配合江煌后续的谋划,最后黎珩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了,只得临时提拔了一批老兵,作为各军队正,并以队正特供饮食的名义,给这些提拔上来的老卒增添了一些药力配额以提升实力。

        想想他去岁平乱时,漠水军内的基层将领大多也都是些淬体境修为,大部分士族子弟在这个境界时还没有和普通军卒实力并没有拉出多远,自己药力催熟出来的老卒虽然打不过正牌士族,但应当也能暂时顶一顶。

        ......

        清平郡城,柳家议事厅。

        柳家家主柳岑乃是一面相威严,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此时他手持着一封信笺翻看着。

        “京中传来消息了,都议议吧。”见诸人已是到齐,柳岑面色沉静,将手中信笺递给一旁的近侍。

        “本家为了一统隗江已经筹备如此之久,怎可说停就停?主公,属下认为只要团结三郡士族,京中想必也不会过分紧逼。”

        “主公统一隗江乃是众望所归之事,陶项两家逆势而为,无异于螳臂当车。”

        “属下认为本家可上书自辩,只要拖延些时日击破陶项两家后,京师距我地数千里之遥,京中必然不会劳师远征。”

        在场的皆是柳氏麾下重臣,众人各自将信笺传阅一番后,皆对信笺中的内容表示愤慨。

        柱国将军府的那位将军虽强,但远在天边,而柳岑近在眼前,此时该表现出什么态度自然不必说。

        在场诸人皆是默契的未提京中提出的“始作俑者自裁谢罪”要求,这么多年来柳岑积威所致,众人皆知家主心中已有定计,唤他们过来只不过是走个流程,他们只需要表现出对柳氏的忠心即可。

        听着众人态度一致,柳岑原本沉静的面上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不错,有诸位相助,陶项两家何足挂齿,但猛虎搏兔,亦用全力,我有意再派一军征伐二郡,诸位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面面相觑,此前集结在凤竹的三路大军便将各家军力抽调一空,眼下还要防范周边其余势力趁乱打劫,哪里还有多余的兵力?

        “怎么?莫非诸位先前所说,只是虚言而已?”

        见场面气氛沉寂,柳岑面色一沉,赫然道。

        “我等谨遵主公令谕!”

        人群中一人带头发言响应道,其余诸人见此,也硬着头皮应道。

        柳岑见此微微点头,正要宣布各家出兵配额之时,一名近侍急匆匆的进来,附在耳边低语几声。

        随即台下诸人便看到柳岑面色几变,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数。

        “此次以柳霄为帅,节制各军,华荻、焦渊辅之,明日征召令谕会下发到你们手中,各自下去准备吧,华荻、焦渊两人留下。”

        柳岑这番人事安排也是让各族摸不着头脑,华荻、焦渊二人也就罢了,众人皆知这二人乃柳岑心腹亲信,让二人任何一人领军他们都不会意外。

        但柳霄则不同,柳霄虽然是柳岑之弟,但早年就与柳岑反目成仇,自柳岑登位以来可将其圈养郡城中十多年了,怎么如今放任他在外统领大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