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夜谈

第八十一章 夜谈

        “在下江煌,拜见陶帅,柳氏暴虐,郡内诸族苦之久矣,皆翘首以盼明主。”

        江煌一整衣冠,对着陶信拱手道。

        “在下素闻山阳郡守大人仁厚之名,故想请信公子代父手书一封,只要郡守大人承诺战后不打扰凤竹各家封地安宁,在下在郡内士族中颇有薄面,愿为其奔走,以劝各族倒戈来降。”

        江煌将之前与黎珩商议好的计策和盘托出。

        “若是各族弃暗投明,与本家携手驱逐柳氏,自然是欢迎之至,至于书信之事,你在此稍待。”

        听到江煌所言,陶信原本还残余的一点困意骤然消失无踪,站起身来。

        陶信转入帅帐的屏风之后,不多时,手持一封落着山阳郡守大印的文书而出。

        “老...郡守大人对此事早有预料,此乃郡守大人亲笔所书承诺不对凤竹郡各家之地改易的誓书,你且收好。”

        陶信走到江煌身前,将誓书递过去。

        “郡守大人料事如神,在下深感敬佩。”江煌起身将誓书接过,贴身放好。

        “坐下说话吧,不知江渤是你的什么人?”看着江煌将誓书收下,陶信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正是家父。”江煌答道。

        “尊翁之名我龆年时便从父祖口中听闻过,当年尊翁联凤竹诸族共抗柳氏的事迹令人钦佩,只恨不能一见,不知如今可好?”

        “谢陶帅挂念,当年形势所迫下,家父最终无奈选择迎奉柳氏,那柳氏入主凤竹后不久,便因当年之事降罪与我家,祖宗基业因此被夺去大半,家父深以为恨,不久后便大病一场,抱憾而终。”

        说起家中遭遇,江煌也是面露伤感之色。

        “如此倒是可惜了,当年若无小人作祟,不至于此,此战后若有余裕之地,当予你重振家声。”提起当年江渤之事,陶信扼腕长叹。

        “煌在此谢过陶帅,但恕煌不能接受,来时主公已承诺予我千亩之地重立宗庙。”听陶信要予自己封地,江煌面色一紧,郑重其事道。

        “黎令尹得你臂助,令人艳羡,既然黎令尹已有安排,那我就放心了,你此去小心行事,事成之后,两郡案甲休兵,生民安乐,也可称为一桩美谈。”

        见江煌推辞,陶信不以为意,转而夸赞起来。

        “在下定不负使命。”江煌起身再施一礼,便转身出帐。

        看着江煌身影没入夜色,陶信也没了睡意,坐在那里,忽然出声:

        “你觉得此人方才所言是否可信?”

        卓复已不知何时悄然出现在帅帐角落:

        “根据小的打探来的消息,此人所言中细节虽有不尽不实之处,但大抵可信。柳氏入主凤竹郡以来,便多次以江家不恭为由对其减封。”

        “虽不知此人如何投入了黎令尹麾下,但依小的之见,江煌此人不过是凤竹诸族推出来试探本家态度的棋子。”

        陶信拿起台案上的素布,盯着黎珩所写的字迹出神:

        “如此便好,枫山城中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形,希望今日这法子能奏效吧。”

        对于陶信的疑问,卓复走到陶信身侧,轻声禀告道:

        “少主,郡守大人早在数年前就料到迟早会与柳氏一战,此时枫山城中积蓄的军资堆积如山,慢说眼下凤竹诸族与柳家已是离心离德,就算无此一事,这枫山城也足以坚守到入冬。”

        “但愿吧,说起来...老头子这是准备了多少文书?”对于严复的说法,陶信将信将疑,这刷新了陶信对自家老头子的认知。

        “郡守大人烛照万里,自是多有准备,以供少主所需。”卓复轻笑道。

        ......

        天明破晓,一处山崖上,强风将旌旗扯动的猎猎作响,尚朗站在此处遥望五领营寨,周围数百亲军将此地围得严严实实。

        此处乃附近地势最高处,虽无多少平坦之地,不利于大军扎营,但在此处可以将战场形势一览无余,尚朗为方便指挥,便将帅帐设在此处。

        “我军戈戟森列,铁骑腾踔,而此支山阳军营帐散乱,军卒散漫,若不是依着军寨地利,我军当可挥手可破。”

        尚朗久于军伍,望见五领联军营寨内的布局,也是松了一口气。

        “若不是飞石车移动装卸不便,岂容陶氏小儿在此逞凶。”

        “今日担任主攻的二军如何了?”尚朗转头向着亲随问道。

        “刚才来信说还在整队。”亲随小心翼翼禀告道。

        “告诉他们最多再给他们半个时辰,巳时前必须出发。”尚朗皱眉道。

        面对这二军领军将领如此行为,尚朗原本观测五领军寨才好一些的心情也恶劣了起来。

        定是受到昨日营帐中发生之事影响,尚朗心中又对昨日与其对峙的那位将领恨了几分。

        有了尚朗督战,柳氏军攻寨的力度远超前些时日,盏茶功夫,随着战鼓声响起,柳氏军从西南两个方向发起了试探性的进攻。

        这些柳氏军卒三人一组,在前的一名军卒在前举着如门板一般的巨大木盾,其余二人躲在巨盾后,各持刀枪。

        其后还有民壮扛着沙袋,被柳氏军赶到一起,随时准备冲上去将沙袋填平寨墙。

        寨中的五领军也意识到了今日不同往日那般,躲在寨墙后严阵以待,数十处箭楼之上的守军也纷纷射出箭矢,但在柳氏军的木盾之下,只有几个倒霉蛋被射中倒地,并未造成多少伤亡。

        “咚!咚咚咚!”鼓点越来越密,战鼓声越来越响,敲的人浑身血液沸腾。

        一时杀声震天,尚朗强令各军选拔军中精锐,而组成的数支强弓手也在尚朗亲信率领下,到达预定方位,不断向着五领营寨射出箭矢,意图对寨中守军形成压制,掩护攻寨军卒推进。

        五领营寨虽然扎的散乱,但也经过了二十多天的建设,寨墙高约丈余,使用巨木交错排列而成,木栅严丝合缝,加上沿着寨边挖出的数尺深的壕沟,区区箭雨根本无法奈何寨中守军,收效微乎其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