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谋划

第七十九章 谋划

        “依我看来,无论此獠如何抉择,是强攻五领营寨亦或是强令本地增加粮草供应,都会加重对凤竹郡本地士族的盘剥。”

        可能是之前说太多有些口干,江煌拔出牛皮水袋之上的塞子,举起满饮一口,随后像是心中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尚朗所率之军中近半都是凤竹本地兵马,属下之前在柳氏军中时,凤竹本地大族就对此獠的多擅威权之行敢怒不敢言,若是此獠再进一步,众族私下必然视之如寇仇。”

        “只要陶公承诺保证各族利益,此战后不改易各家封地,此獠在凤竹成众叛亲离的独夫之时就近在眼前,属下在各族之中还有些许人脉,愿为此奔走,力劝凤竹诸族倒戈来降。”

        如此说着,江煌起身向着黎珩一拜,主动请缨。

        “可,若是事成,你就立下大功了,就算不能将柳氏势力一举赶出凤竹,也能将其重创,使其再也无力谋夺山阳之地!”黎珩一把将江煌扶住。

        “不过此时请陶公手令怕是来不及,陶公嫡子此时就在五领军中,我与其素来交好,可将此策献于他,想必向其言明利害后,信公子定然愿意出面担保。”

        黎珩对此策极为看好,侵入枫山领的柳氏军少说也有十六七万军势,就算这些天强行攻城损失不小,也不是陶家在枫山内的那点军势可以轻易击败的。

        如果可以不损耗各家军力,将其从内部瓦解,则符合所有人的利益,陶谷想必也会欢迎凤竹各族的投靠,黎珩之前从与陶信的闲谈中就曾推测,陶谷坐稳位子以来一直想扩大陶家在外郡的影响力。

        山阳诸族也会支持接纳凤竹郡士族,柳氏对于他们来说是庞然大物,能在此次中保住自身封地便可弹冠相庆,不可能还对其控制的地域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就如同黎珩之前接触到的五领士族,绝大部分对此战的态度都是为求自保,毕竟之前的封地都是刚到手不久的,百废待兴,还来不及治理,更加不可能与原凤竹郡士族利益有什么图谋。

        “主公,当务之急是必须早日拿到信公子亲笔写就的担保书,我听闻去岁山阳南五领曾经发生过兵乱,不知五领各军眼下情形如何?”江煌问道。

        “各领士族皆是新封而来的,麾下又能有多少可战之兵?我虽不了解各领军中实际情形,但估计各军加起来也不过两三万战兵。”

        能战之兵有两三万都是黎珩往多里说了,他还记得他率军离开时各军营帐乱糟糟的样子,只盼着扎下营寨以后能多抵挡些时日。

        “属下对自身脚程还有几分自信,可先行一步面见信公子,请主公赐我手书一封,以证明我的身份,若是晚了,难保尚朗狗急跳墙之下,对五领联军全军压上,以五领联军目前的兵员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如果五领联军一战尽没,各族难保不会生出其他想法。”江煌说到这里,低下了头,不与黎珩对视。

        ......

        就在黎珩二人在山中谋划时,枫山城外,柳氏军再次败退,虽然这些时日来柳氏攻城一刻不休,连城墙都被飞石硬生生砸塌出数个缺口,但枫山城守军竟然硬生生的挺住了,将其挡在城下。

        眼见之前要求的时点越来越近,尚朗愈发暴躁,对败退下来的将领动辄打骂,稍有不如意就棍棒皮鞭伺候,军中人人自危。

        尚朗心中清楚,如果攻不下枫山城,他就只能分兵在城下驻守,率其余人马突入山阳,原本还有的六七分胜算能余下两分就不错了。

        为了尽快攻下城池,他这些日子强压诸族,损失的兵员不计其数,惹人记恨,他又何尝不知?

        但这也没有办法,当接下领军之任时,他就明白,此行只能勇往直前,如此他在家中的地位才能稳若磐石,如今的形势下,只要他退后一步,那些窥视自己地位之徒便会一拥而上,将自己吃干抹净,这些庸人记恨就记恨吧,只要达成目标,主公自然会保他。

        就在尚朗在帅帐中沉思时,一亲随急匆匆闯入帐内,还不等他呵斥亲随无礼时,就听到亲随跪地哭丧的低声禀报道:

        “尚帅,不好了,刚才后方飞骑来信,陶家一偏师奇袭了我军位于富阳山下的屯粮之所。”

        “敌军有多少兵马?屯粮可有损失?”尚朗站起来一把抓过亲随的领口,急忙问道。

        “斥候报上来消息说,敌军至多不过五六千兵马,驻守营寨的彭师已率军将其击退,但所屯之粮...所屯之粮被毁去大半啊。”亲随颤巍巍的开口。

        “彭岳那个沉迷修行把脑袋修坏的蠢材!让他看守个粮草都弄不明白,坏我军大事!”尚朗暴怒出声,猛地将亲随推开。

        那里存放可供应大军近两个月的军粮,就这么一把火损失大半,留给自己的发挥空间又小了几分,再想征集足够粮草哪里有那么容易。

        “军中可有其他人知晓此事?”剧烈喘息了几息,稳定下来思绪,尚朗又对着推倒地还未起身的亲随问道。

        那亲随因为怕被尚朗迁怒,原本还打算悄悄爬出帅帐,见尚朗又看过来,只得挣扎的起身,颌首低眉回道:

        “得了消息第一时间就送来给您了,但一路上见到飞骑报信的士卒不少。”

        “给所有经手之人下封口令,若军中有谈论军粮之事者,以惑乱军心之罪论处。”尚朗低声吩咐道。

        “是。”亲随应道。

        “先不急走,之前去攻枫山西南那支山阳军的战况如何?”见亲随就要下去安排,尚朗叫住了他。

        “前去攻伐的三部尚未回报消息,但根据军中斥候观察,似乎不顺利。”

        “加派军力...不,我亲自率军去。”尚朗面色焦虑,此时倒是没有了平日里脸上的凶色。

        第二日,枫山城内的守军惊奇地发现,这么多天来昼夜不停攻城的柳氏军,离开了大半,只留下少数军力驻扎在城下不远处的刚刚修筑出一个雏形的城岩中,保持着对城内的威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