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劫粮

第七十三章 劫粮

        乡间土路上,一支足有小一千人规模的运粮队在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因为刚刚下过小雨,这里的道路情况与平时相比要恶劣不少。

        随军的车马上都驮着满满当当的麻袋,麻袋中装满了粮草,巨大的重量使得车轮留下了深深的车辙。

        “都给我打起精神!加快速度!要是误了时辰,不说我的脑袋难保,你们也落不得好!”

        队伍中的押粮官高声吆喝着。

        在押粮官的督促下,队伍的行进速度又快了几分,队伍中每一个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最近有一伙山阳军流窜于运粮队所经之路上,短短十来日,就有四支运粮的队伍受袭,等后续援军发现时,只余尸体和被焚烧一空的车马残骸,只从逃散的民夫口中了解到对方规模不小,还有不少骑兵。

        消息传出后,柳氏麾下的运粮队变得人人自危起来,纷纷提高了警惕,随军的军卒也变多了不少。

        虽然听说军中已有安排,派出万余大军围剿流窜而来的山阳军,沿途布防,但始终没有抓住其尾巴,对方神出鬼没,仿佛知道参与围剿的兵力部署一样,根本不与来剿的大军碰面。

        眼看这一段路程已经过去了大半,押粮官提起的心也放下了稍许,离目标据点越近,驻军就可以及时施与援手,运粮队伍就越安全。

        但越怕什么越会来什么,就在他如此想的时候,隆隆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游思。

        不知哪里来的骑兵已经借着草木遮挡悄悄迫近了运粮队,只余下两三百步远,眼见就要冲入队伍之中。

        “敌袭,敌袭!都稳住!”他凄厉的喊叫起来。

        虽然押粮官嘴上鼓动着军卒们稳住,但他的行为却很诚实,一拉缰绳调转马头便要向后而去。

        只有在直面大规模骑兵冲锋时,人才能真正感受到其恐怖的压力,况且连领头的押粮官都跑了,又能指望底层的小卒们什么呢?

        对面的骑兵眨眼间已经冲进了百步之内,但他们并没有一头冲入运粮的队伍,而是在运粮队面前划出了一条弧线。

        划出弧线的同时,所有骑兵举弓,对着运粮队射出了一发发利箭,登时将运粮队射得人仰马翻,运粮队中原本还打算抵抗的军卒心气瞬间就被扑灭,跟着押粮官一般,开始四散奔逃。

        但这些人大部分都未逃出生天,没走出多远就被等候多时的登峰军步卒围杀。

        这袭击运粮队的正是黎珩麾下部属,因为枫山地域到处都是柳氏侦骑,过于靠近柳氏大营不好下手,这几日来黎珩所部已绕路离开枫山,深入到了柳氏控制的凤竹郡地域内。

        因为被柳氏大规模的征召,这里除了几座城池以外,其余地方皆是守备空虚,自然任黎珩来去。

        自从柳氏的运粮队加强了戒备以来,黎珩麾下士卒也是损失不小。

        弓骑因为都是远距离作战,机动性又强,故只有几个时运不济的成员沉眠在了这里,但主要是步卒的登峰军战损就要多不少,短短十来日功夫已经减员了四百余人,好在有黎珩救治,军中并不存在伤员,没有拖累到行军速度。

        “从中留下七天的口粮,剩余的按照老规矩,统统烧光,半点不许留。”

        指挥着将士们留下必要的口粮后,剩余粮草直接被黎珩付之一炬,烧的干干净净。

        他孤军深入,没有携带太多的补给,所以这几日来一直是就粮于敌,日常饮食全部靠着直接从柳氏军运粮队中抢掠而来。

        将这一波运粮队歼灭后,黎珩终于靠着收集情报的能力,在脑海中勾勒出了柳氏军粮的运输脉络图,确定了附近几处柳氏军的重点屯粮位置所在。

        频繁袭击运粮队虽然会给柳氏军造成一定的麻烦,但不足以逼其从枫山退兵,黎珩这几日来已经感受到围剿军追得越来越紧,这样下去难保哪天一不小心就得遭遇敌方的大部队。

        而黎珩总结出的这几处柳家屯粮之地,皆是其命门,只要成功袭取一地,柳家便难以在枫山维持如今这么大规模的军队,只得退军。

        到了夜里,登峰军在一处隐蔽的山坳处扎营,黎珩所部将领齐聚一堂。

        “此三处乃柳氏屯粮所在,我欲在其中选一处袭取,逼枫山领内柳氏所部退军。”

        黎珩在地面上铺开舆图,取出三枚石子放置在上面。

        “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黎珩从来不认为自己一人就能搞定一切,有时候听听其他人看法说不定能找到更适合的办法。

        “主公,我军孤军突入敌后,并未携带攻城所需器械,此三处又是易守难攻之地,若有重兵把守,恐怕一时间难以拿下,我曾听闻主公在去岁曾以夜袭之法轻取敌方坚城,此次也可继续沿用此法。”

        作为黎珩目前手下的头号将领,孟敦第一个出列提出了看法。

        “夜袭啊...”黎珩颔首,这倒是和他所想不谋而合。

        “主公,孟大人所说固然有些道理,但今时不同往日,我军已经在附近漏了踪迹,这几处屯粮之所的守军必然会严加防备,想要夜袭恐怕没那么容易。”

        鲍巍出来泼了一盆冷水,他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这几日来都是跟在黎珩身后打顺风仗,并没有捞到多少功劳,此时自然是积极提出想法。

        “是我欠考虑了,那你可有解决之法?”

        被说计策难以实施,孟敦也不恼,鲍巍在登峰走的是文职的路子,和他没有什么冲突。

        “这几处每日都有运粮队进出,我军可扮做押运粮草的队伍,将其余将士埋伏在押送的每辆粮车中,只要骗开寨门,车中将士便可突入其内大肆纵火。”

        鲍巍顿了顿,继续说道:

        “是否能骗开寨门,我也只有五分把握,但比之夜袭之策,我认为更适合我军眼下的形势。”

        “此策可行,就依此策实施。”

        黎珩当即拍板,他只要提前埋伏好再截杀一支向存粮地的运送粮草的运粮队,这个计策成功的把握就能增加上几分,值得黎珩一赌。

        “主公,属下认为可袭取此处屯粮地,事成后,柳氏军必然恼羞成怒,增派军力围剿我军,此地紧邻富阳山,富阳山连绵百里,山高林密,我军可避入山中,绕路回枫山领。”

        鲁烽也补充了一点,他指着舆图上的一处,将事成后的退路也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