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探知

第七十章 探知

        在军议上黎珩提议的策略被敲定后,联军上下也动了起来,就地扎营,大肆采伐附近的高大乔木,用于修筑营地,这自然瞒不过柳氏的侦骑,不时有大胆的柳氏侦骑除了抵近侦察外,还袭扰小股外出收集资源的联军军卒。

        不过这个现象只在刚开始采伐时发生,随着斥候营的迅速扩编,柳氏侦骑袭扰采伐军卒现象飞速减少。

        各部抽调精锐充入斥候营后,五领联军的斥候营的人数如同吹气球一般,前所未有的壮大,从原本的五百余骑,达到近三千骑之巨。

        原本斥候营中还能一人配双马,现在就算陶信将军中的绝大多数军马都优先供给了斥候所用,也只能堪堪够一人一马。

        不过就算如此,有了近三千弓马娴熟的斥候营,可以说目前五领军中的精华所在,跻身联军最强几部之一。

        与之带来的后果就是原本负责斥候营的将领声望根本不能服众,毕竟现在的斥候营乃是一大杂烩,各家精锐皆在其中,谁都想拿下指挥之权。

        几番争吵和互相妥协过后,陶信只得自任斥候营统领,而又在其下新置了四位副统领,各领一支兵马负责实际指挥,原来的斥候营统领连最初的五百斥候指挥权也丢了,被打发回到陶信本部领兵。

        登峰军中的老卒虽然皆是精锐,但仅是靠着黎珩使用药力强行拔高体质,弓马娴熟却是谈不上的,最终只出了一百余人进了斥候营。

        好在黎珩作为最初献策之人,登峰军又是指定的开路前锋之一,所以也得一斥候营副统领的位子。

        将登峰军交给孟敦等将领在后方参与修筑营寨后,黎珩亲自出阵指挥麾下侦骑驱离柳氏侦骑。

        联军这三千侦骑虽然只是仓促组成,军卒之间缺少磨合,但靠着数量优势,轻易将靠近联军附近的柳氏侦骑绞杀一空,剩余幸存的柳氏侦骑也不敢再像之前一样放肆抵近侦察。

        在率领麾下斥候清理了四周不时来袭扰的柳氏侦骑过程中,黎珩也爱上了这种带领轻骑纵马驰骋的感觉,登峰军中基本都是步卒,之前他可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

        冷兵器时代的弓骑兵不愧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来去如风,再加上超长的攻击距离,除了不能攻城,在黎珩看来,这简直是完美兵种。

        取出三支箭,张弓将其一同射出,正中一个逃跑的柳氏侦骑,将其射下马来,随后抽出随身携带的马刀,迎上去,斜身将受伤落马的柳氏侦骑斩杀。

        这已经不是黎珩第一次如此做了,为了尽快摸清侵入枫山的柳氏军情况,黎珩严令麾下斥候面对敌方军卒时,能保住对方性命生擒活捉便生擒活捉,众斥候原以为只是黎珩想抓个舌头,这也是斥候的常规操作了。

        但每次抓捕回来柳氏侦骑,黎珩见了都是二话不说,将其直接斩杀,随着黎珩出阵的众斥候们哪里见过这等阵势,没过多久黎珩头上又多了一个嗜血恶鬼的名号,军中就风传他乃恶鬼托生,每日必须生食活人血肉才能维持活动。

        对此,黎珩并不在意,多个恐怖的名声在战场上能起到威慑敌军普通士卒的作用,而掌握了力量的士族们自然不会相信此等乡野传言,因此也不会影响自身的交际圈,可以说拥有这个名号是对黎珩有利无害。

        至于那些擒下后被自己斩杀的柳氏军卒,黎珩虽然下手时有些于心不忍,但为了减少己方士卒的损失,也只能不得已而为之了。

        战场之上,没有太多的仁义道德,柳氏作为主动发动侵攻的一方,这些被黎珩所杀的柳氏军卒,当踏上这片土地之时就应当葬身于此觉悟。

        如此亲自出手团灭了数支柳氏侦骑小队,借着骨雕的能力,总算在此时大概拼凑出了柳氏大营内部的兵力部署情况,将其整理了出来。

        也就是如今黎珩进阶养气境以后,发现能控制吸纳的他人记忆,像一本本书一样储存在脑海中,根据自身需要随时翻阅。

        如此虽然效率低了些,但不用担心今后战阵厮杀多了以后被海量的他人记忆冲击成个疯子,要不然他也不敢如此施为。

        “陶帅,这个是我这两天率本部斥候打探出来的柳氏兵力部署情报。”黎珩手拿着墨迹未干的手稿,匆匆来到帅帐拜见陶信。

        “珩哥儿,你在柳氏军中藏有耳目?”陶信看着桌上摊开的黎珩手稿,上面记录的柳氏情报无比详尽的仿佛亲眼所见,不由愕然问道。

        “不曾有,只是天生善于观察总结罢了。”黎珩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

        “想不到珩哥儿对于探察敌情也有所心得。”陶信将信将疑道。

        “陶帅,且看这里。”黎珩不想继续纠缠于此话题,于是指着手稿上一处。

        “敌方最近在附近征发民夫,柳家大营中有额涂红色者进出。”

        “你是说...我们军中有人暗通柳家?”陶信悚然道。

        各家士族部属装备各异,协同作战时混在一起根本无法分清敌我,所以陶家一方的士族军队皆以红色涂料涂抹额头,用于分辨敌我。

        “不是,如果军中有人私下与柳氏勾结,派出之人定然不会将额头涂红,且目前在柳氏大营中发现的额涂红色者非个别现象。”

        “那额涂红色者又是何人?总不能是柳家麾下的兵卒吧,他们如此做有何意义?”陶信眉头紧锁盯着桌案上的情报。

        “我推测是敌军打算假扮我方士卒,意欲不轨,柳家将枫山城包围的水泄不通,城里不比我们在外消息灵通,此法八成是打算引枫山城守军出城。”

        黎珩笃定道,虽然他获知的记忆都是来自柳氏军中的一些普通小兵,不曾知晓柳氏军这么做的具体目的,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既然提前知晓了他们的计策,不如将计就计我们假戏真做好了,到时候里外夹击,或许真的有机会将其击溃!”陶信猛地站起身,对着黎珩兴奋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