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破城之计

第六十九章 破城之计

        最后俞纪还是没有再继续反驳黎珩,只是无声的张了张嘴,最终缄口不语的垂头坐下。

        见俞纪如此作态,已是认输,黎珩暗叹可惜,这老匹夫倒是识得形势,不再无理取闹,自己也不能借题发挥助陶信在此一鼓作气直接将其拿下。

        “既然诸位皆无意见,就依策执行吧,你们下去后各自抽调本部弓马娴熟的精锐,充入斥候营。”

        陶信扫视帐中诸人,原本靠坐的身子坐直微微前倾。

        “陶帅,这出些精锐倒是简单,我等挤一挤还是能拿出些家底的,只是我等封地前些日子兵乱中就损失不小,眼下军中可没有多少良马,这斥候马匹怕是不能配备齐全。”

        帐中诸将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出列开始吐苦水。

        “这个无妨,你等只要尽快将精锐抽调到位即可,这些军士所需的马匹我来解决。”打压了俞纪气焰后,陶信眼下神清气爽,也就不计较这么多了。

        “陶帅英明!我等这就去营中抽调精锐老卒。”听到陶信愿意包揽所需马匹,场内诸人集体高呼。

        黎珩看着主座上受到诸人吹捧,而变得志得意满的陶信,咧了咧嘴。

        陶信之前刚收到动员消息时,就大手笔的从马商处购下了不少良马,此时陶信麾下嫡系部属的军马占比可是五领各族军中最高的,这营帐里的老滑头们怕是早就对这批军马动了心思。

        等两军真的打起来,混乱之下,这军马所属可就说不清了,只要这些斥候在此战不倒霉战死,到时候这些斥候的战马也就随主人一同归了这帮滑头。

        ......

        古语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柳氏侵入枫山的军队虽然军力超出枫山守军不少,却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

        枫山城下,已成了一座血肉磨盘,枫山城守军依靠前期增筑的防御设施与柳氏军打的有来有回,将其牢牢挡在城下。

        枫山城拥有一条五丈宽,两长余深的护城河,虽然目前不是汛期,但枫山领地域水系发达,护城河中的河水也是不缺的,足以承担起抵挡外敌入侵的职能。

        过了护城河,靠近枫山城城墙的一侧还有一堵高五尺的矮墙,此墙唤作羊马墙,顾名思义,是用来保护战乱时,那些入城避难乡民的牲畜,冬季护城河结冰时也可以作为第一线的防御工事。

        来袭的柳氏军抵临城下时便被其所阻,进退不能,羊马墙内的守军手持长达丈余的长矛,将入口守得水泼不进,直到柳氏麾下的数名士族将领奋力拼杀,才破开几个口子。

        但跟在其后的军卒们跟着将领从狭小的入口冲进去后,才发现这只是刚刚开始,羊马墙与城墙之间的距离不过十来步,柳家庞大的军力优势在面积狭小的城下根本施展不开,被城墙上落下的巨石和箭矢给杀得人仰马翻。

        枫山城墙上,到处是发石车发出飞石留下的斑驳痕迹,而城墙下,则到处是趴伏在地的柳家将士尸体和血液,原本清澈见底的护城河水也被鲜血给染红。

        攻城的柳氏军终于忍受不了伤亡,余下的军卒哭喊着向来时的方向溃散,柳氏军的又一波攻势再次被枫山守军挫败。

        远处中军高台上观战的尚朗盯着溃散的己方士卒,沉默着转身回了帅帐。

        柳氏中军大帐中,尚朗坐在主帅之位上,两侧将领默然而坐,皆是不发一语。

        在场诸人知道这场战争已经陷入僵局,如果不能尽快攻破枫山城,五月前攻入山阳郡根本没有可能。

        “事已至此,你们...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尚朗面色铁青,嘶声道。

        “尚帅,此次攻城给出的时间太过紧迫,我军未在城外筑起距堙,如此下去,我们就算拼着军卒伤亡将枫山拿下,也没有余力更进一步了。”其中一将领鼓起勇气起身,颤巍巍的禀告。

        所谓距堙,就是攻城方在城外积土成丘,占据高处,弓兵可在此居高临下俯射城中,也可在此观察城墙守备薄弱之处,乃攻城必备之法,只是此法费时颇多,非一两月功夫不能建成。

        “你说的我自然知晓,但主公可是令我军五月前突入山阳,若是在枫山盘桓过久,还能给我们留下多少时间?”

        见帐内诸人再次沉默不语,尚朗怒气上涌:“难道山阳这些鼠辈一日不从枫山城这个龟壳里不出来,我们就一日守在城下不成?!”

        “尚帅,如果是引山阳军从枫山城里出来,我有一个想法。”位列诸将最后的一个青年将领站起身,行了一礼。

        这人尚朗认得,是凤竹郡本地江家子弟,名叫江煌。

        见终于有人出列献策,尚朗大喜过望:“你有何计策,速速道来。”

        “我听闻山阳部分地区前些时日闹粮荒,粮价飞涨,山阳郡内有地方粮价高出往年市价的十数倍,引得我们凤竹不少商贩都闻风而动,不顾禁令私下向其贩运粮食。”

        江煌看起来胸有成竹,讲起了之前听闻的山阳粮荒之事。

        “那又如何?和引山阳军出城又有什么关系?”尚朗深深皱着眉头,不明这两者之间有何关系。

        “既然粮价飞涨,想必枫山城中山阳军也会受其影响,不会携带太多粮秣,不知此时城中粮秣够他们吃多久?山阳军应当也盼着援军来解枫山之围。”江煌不慌不忙,一言点出了目前枫山城内的弱点。

        “你的意思是我们来当这援军?”

        尚朗恍然,激动地紧紧握起拳头,他感觉这计策可行。

        “尚帅英明,既然枫山守军盼着援军解围,我们就分出一军打着山阳旗号,扮做来援枫山的山阳援军,陪着他们演上一场戏,等山阳援军一到与我军混战,枫山城里的守军想来也不会坐视大好机会溜走,必会出城夹击我军,其后我军佯败而退,待枫山守军松懈即可一鼓作气拿下枫山。”

        江煌吹捧了尚朗一下,将想好的计策和盘托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