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军议

第六十八章 军议

        就在枫山城下两方鏖战正酣之时,来援的五领联军中军大帐中一场关系着联军未来行动的军议正在召开。

        一个现实问题摆在了五领士族面前,枫山城眼下被围得水泄不通,联军该如何解枫山之围?

        与柳氏大营中的一言堂氛围不同,此时五领联军的中军大帐中,各族对此问题产生了分歧,各方剑拔弩张,充满了火药味。

        “枫山城就在眼前,我军只要从外围发动冲锋,到时内外夹击之下,可解枫山之围。”

        “我军这一路行来,行踪根本没办法隐瞒,对方怎会不防?只怕对方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我军一头扎进去了!”

        “那你待如何?就坐视枫山城陷落不成?我们这些人到此可不是为了结伴踏青来的!”

        “你这是怯战!真乃士族之耻,我羞与尔等为伍!”

        “荒谬之极,我看你已与柳氏暗通款曲,欲陷我军于险境!”

        陶家之前分化五领士族的策略确实很管用,不少士族因为封地冲突问题,互相看不过眼,此时不少人借机发作起来,质疑对方的动机。

        只是这个分化政策成果展现出来的时机不太对,大帐之中,士族成员们的发言从如何解枫山之围的意见不合,逐渐演变到相互间的人身攻击,只差一点就要上演全武行。

        陶信坐在主帅之位上看着吵闹的大帐一言不发,面色不虞。

        坐在下首的黎珩偷眼望了陶信一眼,也是有些同情。

        此时大帐中能在军议中列席的人员,都是五领中有头有脸的大士族,要不然也是因在各地素有名望,而被参战小族众推而出的代表人物,这些人虽然面上都尊奉陶信为主帅,但基本都是看在他陶家嫡长子身份的面子,对其本人谈不上什么尊敬。

        “诸位讲的都有道理,但在下有一言,请诸位静听。”

        眼见陶信即将发作,黎珩心中暗叹,只得站出来打圆场,如果仍由这些政斗能力大于军略能力的家伙这样下去,怕是还没有接敌,这五领联军就得先分崩离析。

        陶信身为主帅但在军中谈不上有多大的威望,如果只是针对其中一人两人众人还会买账,要是一冲动起来责罚在场参与争议的所有人,这五领联军怕不得当场离心离德,难以收场。

        经过黎珩特意用修为加持过的喊话声登时盖过场内声浪,大帐内一静。

        “不知这位烟阳之幼鹿有何高见?”之前争吵的其中一人出言嘲讽道。

        自从黎珩逐渐向陶信靠拢以后,黎珩头上就被好事者冠上了一个烟阳幼鹿的名号,暗讽黎珩嗜药如命,生性懦弱,明明身为烟阳令,却主动向占了烟阳城的陶信靠拢。

        黎珩对这种挑拨之言向来是不在意的,幼鹿这个名号总比什么玉面小白龙之类的强,他与陶信关系融洽,被此类小人之言一激便与陶信决裂可不是智者所为,陶信再怎么样也是陶家嫡长子,未来山阳的话事人,与他为难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郡守大人之前已在枫山领增筑城防,且部署了充足的兵力,若是如此枫山城都守不住,我等就算拼着伤亡勉强进城也于时局无益。”

        “柳氏为在柱国将军府的问责时脱罪,必然谋求速胜,如今我军在外,周边皆是柳氏耳目,一举一动皆备其掌握,军中士卒更是比不了柳氏精锐,形势危急,为了避免大军一战尽没,我有三策请陶帅采纳。”黎珩向着陶信一抱拳。

        “第一策是加派侦骑,自古沙场征伐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必须将周边柳氏侦骑耳目全部驱离,才可放开手脚施为。”

        “这第二策乃筑硬寨,敌众我寡,我军士卒又疏于训练,贸然正面对敌恐难取胜,故柳氏为速胜必不会坐视我军在此结寨,届时我们依寨而战,可挫柳氏锐气。”

        “最后一策,就是清理周围敌军耳目后,择小股精锐,袭扰其粮道,柳氏十数万大军汹汹而来,是我军的数倍之多,靠着凤竹郡本地产出可供养不了如此之多的大军,粮草消耗必然依靠外运,只要我军劫其粮道,敌军必然不战自退。”

        黎珩手指在中间桌案上舆图中的敌军大营上画了一个圈,作势一掌拍下。

        “就这么办了!黎令尹所言深得我心。”陶信很给面子,当即拍板。

        两人一唱一和,军议若是就此结束倒也是和和睦睦,但场内有人可不这么想。

        “胡闹,若是枫山城在此期间陷落,黎令尹可担待得起?”俞纪挺步而出。

        “大胆,本帅刚才的决定你没有听到吗?”陶信终于忍不住了,俞纪三番两次挑衅自己的主帅权威,根本未把自己放在眼里。

        “陶帅,俞家主也是为了本家筹划,这军议上大家不都是畅所欲言,谁能保证黎令尹所言计策没有缺漏之处呢?”和俞纪私交不错的几个士族代表帮腔起来。

        俞纪见不是自己孤身作战,身子挺得更直了,仿佛自己揭露出了黎珩掩盖的真相。

        “那不知俞家主有何办法可解枫山之围?”黎珩见此情况,本来坐下的身子又站了起来,对陶信一拱手,随即说道。

        黎珩并没有接俞纪他的话茬,众人吵了这么久也没个结果,自己不得已才出来献策,可担不起这个大帽子。

        “我军若和枫山城中守军合兵一处,并不逊于来袭的柳氏军多少,只要拼死一战,敌军自然知难而退。”俞纪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知俞家主此次带来多少士卒?其中实际可战之兵几何?”

        黎珩嗤笑道,面对俞纪这位草包他是实在忍不住了,这人怕不会是隗江外势力派来的卧底吧,如今摆明了只能徐徐图之,就算能与柳氏西侵军拼个两败俱伤,对于山阳诸族也无益,以最少消耗拖住柳氏军队才是正理。

        “这...我此次依令动员部属三千,其中可战老卒不足一千。”俞纪越说语调越低,似乎意识到五领联军这六万大军实际上水分有多大。

        “如此兵员素质可堪一战否?若我军在枫山城下一战而没,山阳南部五领则任柳氏驰骋,不知道俞家主你可担待得起?”黎珩将俞纪之前所说的那句话还给了他。

        “哎呀,俞家主看来也是关心则乱。俞家主,我看黎令尹之前所言极是,陶帅都拍板了,你也就少说两句吧。”眼见俞纪落了下风,刚才帮腔的几人再次出来打圆场。

        俞纪讷讷不言,看来也是被问住了,不知如何继续开口。

        “俞家主,不知我这解释你可清楚了?”黎珩心中一定,此次三言两语就打灭了俞纪的嚣张气焰,如果他还继续跳出来,那么就到了以蔑视主帅,惑乱军心为由拿下他的时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