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营地

第六十五章 营地

        郁林城东北方向的一片草原上,人声鼎沸,这里便是五领联军的临时集结地,郁林本地的士族已经提前开辟出来了一座简易营寨。

        虽说这里只是一座匆促建成的临时营寨,但营寨外围也修筑了一道道坚固的木栅栏和壕沟,不时有穿着华丽甲衣的士族将领带着小队军士巡逻走过。

        五领各家军队的旗帜在营寨上空高高飘扬,整个营寨被划分为数个区域,每个区域都属于不同的主将带领的军队。

        黎珩率军抵达集结点后,就让诸将自行组织在划给登峰军的区域扎营,而自己向着位于营寨正中央的中军大营匆匆而去。

        在营寨中一路行来,黎珩不断观察其余各部的士卒,心中的担忧又沉重了几分,目光所及之处,绝大部分士卒不光看起来营养不良,态度也是肉眼可见的散漫,其中不少言行之中毫无军伍之气,数旬前应当还是平民百姓。

        相比自己所看到的其他士族率领来的军队,自己带来的这一半民夫一半老卒的混编队伍简直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

        南部诸领之前可是被祸害的不轻,新封来的士族还没有休养生息多久就碰上再次征召,拿这等军队上阵与柳氏精锐对阵怕也只能敲敲边鼓了,黎珩推测陶谷估计对五领联军不抱太多希望,才让陶信领兵作为历练。

        黎珩刚刚走到帅帐之外,就听到了帅帐里面的吵闹之声。

        “你会后悔的!”

        随着一声怒吼,一名华服老者一脸愠怒之色掀帘而出,出来只是瞥了一眼黎珩,便扬长而去。

        此时帅帐中,陶信一身戎装端坐于高座之上,面色沉静,目光炯炯,却看不出喜怒。

        “陶帅,登峰全军应召而来。”黎珩抱拳拱手。

        见到黎珩,陶信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你来的正是时候,要不然俞纪这老匹夫得翻天了。”

        “不知此人如何触怒陶帅了?”俞纪其人,黎珩也有所耳闻,去岁封赏中在郁林捞了一处大镇作为封地,眼下在郁林也算是强力士族之一。

        “这老匹夫打着枫山领需要尽快支援的旗号,不愿等待全军集结,私自勾连了几个郁林本地的士族,想自成一军提前进入凤竹,我看分明就是想让我难堪。”

        听到此言,黎珩恍然,陶信现在是五领联军统帅,全军上下系于一身,俞纪这种结伙单干行为,分明是不服陶信作为统帅写在脸上了,让不明内情的外人看,只会觉得陶信统军能力有问题。

        只不过俞纪为何要如此做,黎珩想不通,陶信再如何年轻,那也是主家的嫡长子,未来的山阳之君,得罪他可没什么好处。

        “郁林东接枫山,俞纪或许也只是想要御敌于郡外,避免战火烧至自己封地,方才一时情急出言无状。”

        黎珩猜测道,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哼,不过是小淞儿的舅父,也敢在我面前拿大,若不是看在强敌当前,需要齐心戮力,我非要取了这老匹夫的首级祭旗不可。”

        陶信低声说道,言语中可以听出他已经竭力在压抑怒火。

        “陶帅,慎言!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万万不可妄动杀念,陶帅初次领军,行事还需省慎,想必郡守大人也都会看在眼里的。”

        黎珩听到陶信如此说,也是一惊,俞纪既然是陶信那位同父异母兄弟陶淞的母族中人,那么如此做便不奇怪了,若陶信真的凭一时血勇用主帅身份斩了俞纪,那可就真捅了马蜂窝了。

        谁也不会愿意侍奉一个滥杀之君,如果陶信真的只是因为言语顶撞就将其杀了,等于将在陶家继承人之争中保持中立的各地山阳士族推向陶淞一方。

        对于己方士族痛下杀手在大周历史上都是少见之事,况且陶信目前只是嫡长子,并不是真的陶家主事人,若真的如此做,陶谷也不会姑息。

        “我又何尝不知,只是这老匹夫分明是欺我年少,若是不施雷霆手段,怕是难以立威,后患颇多。”陶信对于俞纪之前的不恭耿耿于怀。

        “陶帅不必为此忧虑,俞纪不过一妄自尊大之徒,此次想必也是受他人怂恿,陶帅万万不可中其激将法,咱们只要等大军离了郁林以后,找个时机以其不遵军令为由,解除领兵之权,收编部属便是,陶帅乃本次五领联军主帅,掌一军大权,恶战当前,军令如山之下,谁人敢说不?”

        在黎珩看来陶信的担忧实属有些多余了,作为主帅立威确实重要,但眼下这事可危及不到他的主帅权威,主帅的权威是靠着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带来的,而不是靠滥杀就能杀出来的。

        在郁林之时,尚且怕俞纪联合本地士族一同闹将起来,耽误了大军开拔,但等到了前线,在柳氏的外部压力之下,可就由不得他了,随便找个由头便可将其拿下,其余人也难以为其帮腔,还不是任由陶信拿捏?

        “也只得这样了,珩哥儿,你见到这营寨中的兵员情况了吧?”听了黎珩所说之策后,陶信也稍稍放下忿忿不平之心,也不管是在军伍之中,对黎珩语气不免亲近了几分。

        “确实堪忧,五领先有兵祸,后现粮荒,百姓未曾休养生息,强行征召难堪大用。”

        “所以我想请珩哥儿出手,调配一批药液,不需要多少足够五千人所用即可。”陶信语出惊人。

        “这...陶帅也应当知道药液珍贵,平日里我月余才不过调配几十份,现在一下子要五千人份委实有些太过多了。”黎珩推辞道,弄个几份几十份还好,一下子要五千人份这是打算要把他榨干。

        “珩哥儿不必藏着掖着了,我都知道的,你手下那帮军士没少饮用吧?短短几个月功夫,珩哥儿你手下就练出了一支精兵,除了珩哥儿你练兵之法颇为独特以外,你手中应当还有扶摇、青云二药以外,可供普通军士所用的药液。”

        “军中药材任珩哥儿取用,若是不够,我再令人去采买,必不会让珩哥儿白费功夫,此战不管结果如何,都可居头功,我亲自向老头子给你请功。”陶信开出价码。

        黎珩暗叹到底还是藏不住,陶信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只得起身拱手:“陶帅既然已经下令,在下只得勉力一试,只是这配方需要一味珍贵药材作为原料,在下手中也没有多少存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