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嘱咐

第六十二章 嘱咐

        翌日,黎珩一早就让府中仆役上下洒扫一番,在镇口等待黎牧的登门。

        登峰各衙都有主官负责,不需要黎珩特意操心,黎牧又一直在郡城任职,难得来一趟,黎珩决定抽出时间来陪他在登峰转一转。

        “老太爷来了!”前去娄仲厚急匆匆的赶回汇报。

        远远看到黎牧带了数名亲兵策马向着登峰行来,黎珩催马而出,向着黎牧一行人就迎了上去。

        “珩儿!”

        见黎珩亲自出迎,黎牧有些意外,他也知道最近因为柳氏异动,各地士族都很忙碌,他之前已经做好了进镇主动去寻黎珩的准备。

        “父亲,一路行来舟车劳顿,可随我进府稍作歇息。”

        “你小子现在是烟阳令了,有了封地就小瞧了为父是不?再怎么说我也是养气境,些许路途根本不碍事。”

        黎牧大笑回道,拍了拍后背的长刀刀把。

        “也是,那我带您转转登峰如何?”

        “好,就让我看看珩儿闯出来的这片基业,我在郡城可都听说了,你被封到登峰之后出的动静可不小啊。”

        黎牧这话倒是给黎珩提了一个醒,眼下自己在登峰所为都是摆在台面上的,根本瞒不过有心人探查。

        虽然自己没有做什么逾矩的事,但永远不要高估其他士族同侪的气度,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顺风顺水还看不出来,等遇到什么挫折的时候,或许自己做的那些与众不同之事就成了眼红之人攻击的借口,自己应该择机拉几个盟友了。

        两人骑着马向镇中并行,一路行来遇见的百姓远远见到被人群簇拥的黎家父子俩就纷纷避开。

        “父亲,我没有什么治理封地的经验,只能凭着感觉来做,好在也没闹出什么大的岔子。”

        听到黎珩所言,黎牧也沉默了下来,黎家之前只不过是一底层小士族,除了最初的几个家生子以外,再也没有其他能提供给黎珩的帮助,黎珩现在所拥有的可以说完全凭着自己一力闯荡而来的,对此,黎牧也感觉很亏欠黎珩。

        “看到你能将封地治理的如此欣欣向荣,为父就放心了。”在登峰各衙都转了一圈后,二人便回府衙用膳,席间两口酒下肚,黎牧面色微微泛红。

        “我奔波了半辈子,寸功未立,黎家家业是在我手中愈发败落,不想临了收了个麒麟儿,竟然在战场之上搏出了一场富贵,重新将黎家这块牌子立了起来。”

        黎牧眼眶通红的絮叨着。

        以他养气境的修为,这点酒哪里能醉的倒他,不知是恨自己无用,还是对于黎珩感到亏欠,故借着酒气上冲说出了心中所想。

        见到黎牧这状态,一时黎珩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平心而论,黎牧待他确实有恩,来到大周之始,他便被黎牧从流匪手中解救,其后又从黎牧这里获得了士族出身。

        若没有这些,自己很可能已经成了一具枯骨,或者还是在底层挣扎的平头百姓,虽然黎牧对此感觉理所应当,但黎珩作为知道各种内情的人,一直怀着感恩之心。

        “父亲大人,孩儿作为黎氏后裔,光大家门自是天生使命,战场之上虽然兵凶战危,但为主君而战乃是士族之子的宿命,况且郡守大人也以封地为酬,给予了厚赐。”沉默片刻,黎珩还是决定开导一下黎牧,停箸肃然道。

        自己初次出阵时确实抱着明哲保身的态度,在葵丘城下面对陶闵的军令他也内心挣扎过,但黎珩知道,当时是一飞冲天最好的机会,自己立下的目标可不是成为一个小小的乡下土豪,如果遇到轻微危险就一遁千里,当一辈子缩头乌龟,还谈何一直出人头地,问鼎最高?

        “你既然有此心,我也不拦着,昨日我见你在信公子府中,想必与其关系亲近?”

        “信公子为人赤诚至真,我至登峰以来受其恩惠颇多,故有些往来。”

        “你已是一地之主,应是心里自有主张,不过为父还要提醒你,信公子虽然为郡守大人嫡子,但性格怪异放纵,远不如其弟淞公子温文尔雅,被各族看好。”黎牧仔细嘱咐道,此时姿态倒是和黎珩对其一贯印象中的粗犷有些不符。

        “此事孩儿自是省得,父亲尽可放心。”

        陶信虽然行事怪异,但为人还是不错的,况且自己与其来往频繁乃是众所周知之事,想要划清界限也不现实,黎珩打定主意,为保今后不被清算,今后全力助其登位便是。

        听到黎珩的保证,黎牧似是稍稍放下心来,又是拿起酒杯喝了两口,然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胸口摸出了一本簿册。

        “对了,这个你看看。”黎牧将其递了过来。

        “这个是?”黎珩接过,随意打开一翻,册子尽是些女子的工笔画像,每页还有小字标注。

        “哎,先是去岁柴氏举兵谋逆,现在柳氏又要西侵,这隗江是越来越乱了,你也不小了,得早点成亲留个后才是,万一出个事,这家业也不至于败落了。”黎牧一脸愁苦。

        “这册子里都是为父在郡城收集来的各大士族的族中待嫁女子,你看看有没有属意的,为父回去替你上门提亲。”

        “孩儿年纪尚轻,当以光大家族门楣为重,不急结亲。”黎珩啼笑皆非,没想到自己来到大周还能体验一回长辈催婚。

        “你早点留个后,比什么都强!咱家现在就你一个独苗了,要是你也没了,这黎家根可就断了!”没想到黎珩此言刺激到了黎牧,他一下急了,跳起身来瞪着黎珩。

        “对了,你昨日去信公子府上面见了女公子罢?可是对她有什么念想?那女公子乃是郡守大人的掌上明珠,心高气傲,多少人盯着呐!咱家虽然一下跻身望族,但也没多大可能会被她瞧上。”

        黎牧忽然想到了昨日所见,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父亲大人勿急,这册子我收下便是,待我细细研读,若是其中有属意,自会给父亲大人去信。”

        黎珩打定主意,这册子自己回头就丢给娄仲厚,当做自己的情报储备,管中窥豹,从这里面应该也能分析出不少郡城的各家士族人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