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清查

第五十四章 清查

        当黎珩赶到粮仓时,粮仓中燃起的大火已被扑灭,救火行动已经接近尾声。

        罗诚因为几日前盘仓之事大发雷霆,这些时日里哪里都没去,一直守着粮仓整肃纪律。

        当仓中火焰刚刚燃起之时,正巧被罗诚发现,纵火之人几人也是一个没逃掉,悉数被擒。

        因为被发现的早,存粮并没有损失太多,只烧毁了丁字仓其中一角堆放的陈粮,大概三四百石的五年陈粟米。

        听了罗诚关于损失情况的汇报,松下一口气黎珩决定亲自审问这几个胆大包天的纵火者。

        还是数日前审问辛字仓诸人的杂务房,门外站着几个临时叫来看守犯人的仓役。

        这几人鼻青脸肿的躺在房间中央的地板上,看来罗诚这些日子也没有荒废了修行,含恨出手之下这几人都被教训的不请。

        “给我打,打到他们招。”

        进了房间,见躺着的几人,黎珩一句话没有问这几人,而且直接下达了对这几个犯人用刑的命令,这阵子他满肚子都是火气,实在没有心情慢慢审问。

        “大老爷别打别打,您随便问,什么我都说!”

        不等周围差役动手,躺在地上装死的几个犯人登时都醒了过来,没有丝毫骨气的喊道。

        “你们几个都是何人?谁指派你们在粮仓纵火的?”

        见他们如此识时务,黎珩也不好继续为难这几人。

        “我们是陈家的家仆,主家让我们来粮仓放火的。”

        “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不答应当场就没命了,之前有一个和我们一起的家仆没有答应,当场就被主家拖出去砍了。”

        “主家还说了,只要我们过来放了火,还会给我们一大笔银两。”

        “其他的我们也不知道啊!大老爷开恩!”

        几人七嘴八舌的交代着,深怕说的晚了当场就被黎珩拉出去砍了。

        “陈家?哪一个陈家?”

        黎珩邹着眉头,自己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家。

        “我们老爷名叫陈明锦,在捕盗司当差。”

        听到黎珩提问,其中一个犯人赶忙交代出自己老爷具体身份。

        “速速去把这个陈家上下全部捕拿。”黎珩喊来一旁待命的罗诚。

        “之前已经派人去了,如果没出意外应该快回来了。”

        罗诚在之前教训这几人时,就已经从他们口中掏出了这个情报。

        见这几人不过是陈家的家仆,对其余事项也是一问三不知,黎珩只得让人将几人收押,等将陈家成员抓捕回来以后一并处理。

        “对于陈明锦此人你知道多少?”黎珩靠坐在椅子上,对罗诚问起。

        “回主公,我并未听过此人姓名。”

        罗诚对于非管辖范围的人员了解不多,对此人更是毫无印象,只能据实答到。

        “关于陈明锦此人,小人知道一些。”

        一个声音传来,正是黎珩初来登峰之时,当时代表钱税司汇报登峰钱粮情况的书吏周朝林。

        “哦?你叫周朝林是吧,我记得你,那你来讲讲。”

        黎珩回忆起了此人。

        “老爷们事务繁忙,没听说过此人实属正常,陈明锦在捕盗司任职,凭借官身在登峰交游广阔,私下里乃是本地第一等酒楼品鲜阁的东家。”

        “至于他为什么要烧粮仓,小人有一点猜想。”

        “说吧,别卖关子。”黎珩没好气的说道。

        “是,这陈家和何家乃是姻亲,而何家粮铺这些日子一直源源不断的对外高价卖粮,必是两人狼狈为奸侵吞赈粮,今日放火烧粮就是为了制造混乱,方便自身出逃。”

        周朝林恭敬的将自身猜想全盘托出。

        “你又怎么知道是他们侵吞赈粮的?”

        黎珩其实也有类似猜想,但至今还没有证据。

        “这登峰谁人不知大老爷接纳流民的仁义之心?大老爷在镇外布置了数个粥厂赈济流民的形势下,今日还发生流民冲击城门之事,那么必然是赈粮被人动了手脚。”

        “小的与何家人也共事过几年,深知其秉性,根据赈粮问题联系何家粮铺近日来的高价售粮之事,以及刚才陈家家仆在粮仓纵火之行为,这结果就不难猜了,大老爷只要将何家诸人一同锁拿过来一问,自然真相大白。”

        “看来比起钱粮司,你更适合刑狱司一些。”黎珩感概道。

        “主公,周朝林可是我钱税司的良吏,是万万不能调到刑狱司的。”

        罗诚在一旁听黎珩如此说,立刻急了,本来自己这钱税司就人手紧张,好不容易发现了个人才,哪能轻易便宜了刑狱司。

        “小的在钱税司习惯了,再来罗司长一直以来也很看重小的。”

        周朝林也不愿意就这么调到刑狱司,在登峰,谁不知道罗诚乃是黎珩心腹爱将,年纪虽轻却被委以重任,在钱税司做事必然比去刑狱司有前途。

        “我也就随口一说,既然你不愿就算了。”黎珩摆手道。

        他不过只是有感而发,并不是真的想把周朝林调入刑狱司,比起鲍巍主管的刑狱司,他更看重关系到自身钱袋子的钱税司。

        三人间正这么说着之时,孟秋推门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上半身被绳索捆绑住的人。

        “拜见主公!”一进门,孟秋与这人同时喊道,只不过孟秋是作揖,而这个被捆绑住的人直接跪倒在黎珩面前。

        这被捆住的人黎珩自然是认识的,此人名叫应宏,正是前些日子被黎珩从军中调入捕盗司的士族之一。

        “这是怎么回事?”盯着跪地的应宏,黎珩心下一惊,难道真如那日茶铺闲谈所说,有自己麾下的士族成员掺和进了盗换赈粮之事?

        “我一时不察被小人所惑,愧对主公恩遇,特此前来请罪,还请主公责罚。”应宏一脸委屈,迟迟不敢起身。

        “起来说话。”黎珩不怒反笑,他倒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因为主公将我从军中调入捕盗司,因此心里有些不忿,陈明锦因公事与我有些往来,多次私下为我打抱不平,巧言令色讨好与我,我一时不察被其所惑,与此獠关系日近。”

        “前些日子,我因修行到了瓶颈,准备闭门调整状态,陈明锦自称愿意为我分担杂务,故我将所负责赈粮押运差遣尽付与他,方才酿成了今日之祸。”

        “为了弥补罪责,臣已将意欲逃跑的此獠就地擒拿,此时正在门外等候主公发落。”

        应宏用被捆住的双手抵着地勉力站起身来,低头不敢看黎珩,将他这样打扮而来的缘由和盘托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