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盘仓

第五十章 盘仓

        喝完茶,黎珩没有回府,而是忧心忡忡的直奔司库所衙门而去,粮食事关未来登峰命脉,兹事体大,要是真出了硕鼠,可是要命的事。

        自从罗诚接手了司库所和钱税司两衙门,为了方便管理,钱税司衙门便开始与司库所合署办公。

        衙门外值守的衙役们认出了大老爷面色如铁的前来视察,均是让开了道路,低头单膝跪地,不敢抬头。

        “见过主公,主公今日前来可有什么吩咐?”

        衙门内一众文书胥吏赶忙出来上前迎接,领头的正是得了黎珩来访消息的罗诚。

        院内人多眼杂,黎珩不好直接出言询问罗诚,索性不理他们,板着脸直直就进了衙门正堂。

        “都愣着这作甚!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罗诚见黎珩面色不佳,打发闲杂人等继续办事,然后急急跟着黎珩进了正堂。

        正堂中,黎珩坐在主座上,不发一言,罗诚只得就这么站着。

        “近来府库之中可有问题?”堂内气氛凝重,良久黎珩终于澹然开口。

        “近来赈济流民消耗骤增,如此下去怕是难以支撑到秋收,还请主公驱散部分流民。”

        一听黎珩问起府库之事,罗诚又老调重弹起来,以为是黎珩回心转意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怀疑司库所中有胥吏盗卖粮食。”黎珩将何家粮铺外的见闻告诉了罗诚。

        “这...主公明鉴,自从我接了司库所的差使以后夙夜难寐,片刻不敢懈怠,早前入库的粮食皆有账目可查。”

        “这何家我知道,钱税司确实有何家人当差,但并未发现有徇私枉法之事。”

        罗诚冷汗都冒了出来,若是粮仓在自己手中出了硕鼠,自己难辞其咎,他自从在黎珩手下被委以重任,便一心扑在衙门公务里,想做出点成绩给大家看。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现在要确定的是那粮铺中所售粮食是否是司库所粮仓中所出?”

        对于表功之言黎珩是半分不想听。

        “主公稍待,我这就亲自将何家一众人等抓捕回来仔细拷问。”

        罗诚此时脑子一片混乱,一心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慢着,不急抓人,带我去粮仓看看。”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下,黎珩不想贸然抓人,现在是特殊时期,自己还需要这些小吏们办事,虽然登峰乃是自己封地,但如果仅仅因为自己的怀疑便随意抓人,难免动摇人心。

        登峰司库所甲字粮仓,这是司库所负责的十二座粮仓之一,罗诚引着黎珩来到了此处,粮仓外看守粮仓的仓役们正聚在一起闲聊,直到听到随行人员的报唱之声,才慌忙跪倒了一地。

        见守仓的仓役如此散漫,罗诚面色阴郁,感到自己平日里忙于杂事,对他们管理得太过放松。

        罗诚将负责粮仓现场管理的为首吏员唤出,沉着脸箭步上前,一巴掌糊了上去,那吏员不过是一介普通人,哪里受得了罗诚这一巴掌,一下便被打翻在地,随后被罗诚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训斥。

        “开仓。”黎珩看着现场这个情况,漠然开口。

        罗诚的训斥之声瞬间停下,一旁的仓役将大门封条撕去,打开门上悬挂的铜锁,粮仓的两扇大木门被重重地推开。

        黎珩抬头看了一眼粮仓大门之上高悬的“五谷丰登”金红大匾,沉步走了进去,众人匆忙跟上。

        这个粮仓是一个半密封的环境,唯一的光源是靠近顶部的一扇天窗,阳光透过天窗中由苇席编织而成的细小网格透了进来,将整个粮仓照亮。

        黎珩在粮仓中巡视着,粮垛积叠如山,散发着粮食特有的清香之气,沿着粮垛一个个看过去。

        走到中间的一个粮垛下,黎珩停了下来,伸出手,身后跟随的小吏会意,恭敬递上一杆极长的铁制粮探子。

        黎珩操着粮探子,对准粮垛上的袋子,重重插了进去,然后又将其抽出。

        袋中的粮食随着粮探子被抽了出来,黎珩捏着米粒,揉搓了一下,随即丢进嘴里细细咀嚼。

        “现在仓中有多少存粮?”黎珩将嚼碎的米粒吐到随身携带的方帕上,问道。

        身后跟着的老书吏拿出个大册子,翻开,晃着头念道:“甲字仓目前存粮合计七千五百四十石。”

        黎珩抚摸着粮袋,沉声问道:“仓中实际存粮之数与这册子上的数,合得上么?”

        “回大老爷,仓粮虚实,事关重大,故出库入库每笔都有记录,不会错的。”那书吏恭敬回道。

        “我要知道的是这仓里实际有多少,罗诚!”黎珩语气有些不耐,摆手喊道。

        “在!”罗诚上前应道。

        “今日粮库许进不许出,我就在这里,你来安排人,给我一座一座粮仓挨个盘一遍库。”

        黎珩吩咐着,他实在不放心,决定亲自在场监督,看着盘完库才能放心。

        “主公,存粮数目庞大,司库所的人手不足,就算加上钱税司衙门也怕是一时半会难以清点完毕。”罗诚为难道。

        “人手不足就让鲍巍给你分点吏员过来,这几日我就在这哪也不去了。”

        随后又犹疑了一下,低声向罗诚吩咐道:“让捕盗司衙门这几日给我盯好四门,若是何家相关人员有异动外逃,就秘密扣下来,告诉孟秋行事低调些,不可张扬。”

        .......

        夜里,镇内最大的酒楼品鲜阁一处豪华包房中,包房餐桌上放满了各式佳肴,在这粮价飞涨的时节,无疑是奢侈至极,包房里此时聚集了不少人,窃窃私语。

        “刚传来消息说今日大老爷亲自去粮仓盘库了,可能有所察觉,这活要不要停了?”

        酒局中杯觥交错,一人忽然说道,神色不安。

        “让他盘,粮仓里的账目都对得上,你怕什么?”坐在一旁的同伴不以为意,安慰道。

        “万一事泄,我怕...”那人继续说道。

        “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士族老爷们不食人间烟火,那懂这些?武力再强还不是要靠我们治理封地,后面我自有安排,你且放宽心吧。”

        坐在另外一边的一人听到他说着败兴的话,有些不满,又不敢大声喊叫,压抑着声音说道。

        “来来来,这道菜可不多见,听说是新来大厨的拿手好菜。”随后这人举着筷子,指着桌上一道装饰精美的菜肴大笑道。

        看到其余诸人皆不愿就此放弃,最开始发言的那人叹了口气,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