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粮铺

第四十九章 粮铺

        之后的数日里,原本就高企的粮价在这几日中还在不断向上飙升,丝毫看不见停下来的迹象。

        那日过后,陶信很快就派来的交接耕地的小吏,他办事很利落,原来这块小平原上零星分布的百姓统统被迁走,黎珩从流民中新甄选出来的屯田军有了落脚之处。

        黎珩也遵照之前向陶信许下的诺言,在烟阳城外设置了流民安置接收点,将流向烟阳城的流民通通接了过来。

        这手下吃官家饭的人一多,这粮食消耗就上去了一大截,急得罗诚连日来求见黎珩多次。

        不过黎珩并不着急,这些时日都是缩在登峰镇里稳坐钓鱼台,每日来不是修行打磨身体,就是视察正在进行的镇墙加固工作,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到位了,之前他在给陶信分析局势以后,回府以后也单独将自己的见解整理了一份命人送入郡城,接下来就是听天命了。

        黎珩手中存粮至少还能撑上小半年之久,如此长的时间里事态总会发生变化,陶谷如果不傻就不会坐以待毙,就算不采纳自己的建议,也会采取其他办法平复事态。

        山阳南部五领不算什么大的地方,捆在一起人口也不过六七十万,隗江前几年的年景都不算差,各地粮商手中都有足够的余粮。

        若没有外部势力的插手阻挠,陶家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如同千百年来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那么多次相同事件一样,拿出府库所藏,向各地粮商高价采买粮食赈灾,再打上几次小型平乱战役也能将这次粮荒压下去。

        缓缓舒出一口气,又是一日的修行结束,黎珩感觉隐隐约约碰触到了突破到养气境的瓶颈,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不出一个月,自己就能突破到养气境。

        活动了一下身体,静极思动,简单换上一身便服,便出门巡视去了,乔装访查是他执掌登峰以来养成的习惯,只有深入到民间才能知道实际情况。

        若是只知道端坐在府衙内指点江山,和那庙里的泥塑木偶又有何区别,甚至还不如庙里的泥塑木偶,至少它们不会凭空添乱,现在自己管辖的地界还小,更得谨小慎微。

        ......

        粮店门口,人群不断拥挤着,挥舞着手中的布口袋,想要第一时间买到糊口的粮食,粮价疯涨之下,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

        聚集在这里的人群穿着寒酸,一大半都是下苦力的底层领民,干一天活吃一天的饭,哪天没活干了就得饿肚子,手中都没有多少余粮。

        “怎么才这么一点?”已经买到粮食的人看着手中粟米堪堪漫过底的袋子,看向了粮铺的掌柜。

        “睁大眼睛看清楚了,现在就是这个价格,你若是不想要就赶紧滚!后面有的是人想要买的!”

        那粮铺掌柜伸手敲了敲身边的木牌,不耐烦的回道。

        只见那个木牌上赫然写着粟米一百五十文一斗。

        “昨日一斗粟米才一百二十文,今日怎么就一百五十文了?你们这些喝人血的奸商!”

        聚集的人群哗然,大声叫嚷起来。

        “你们也别嫌贵!今日是这个价,明日还不知道涨多少呢!我又有什么办法?你们打听打听,现在也就我这还能买到粟米,我这卖完今儿你们可就没地买了。”

        见围着的众人群情激奋,粮铺掌柜语气温和下来些许。

        听到掌柜如此说,还在犹疑的人群中不少人一咬牙便冲上来扔下钱,拿上伙计递上来的粟米袋子就走,看那样子生怕自己回头后悔。

        “你们到底买不买,不买赶紧让开点,别挡着我做生意!”掌柜见到有人屈服了下来,连忙开始大声的说道,招呼着伙计赶走不肯掏钱买粮的百姓。

        乔装出巡的黎珩远远看着这一幕,不为所动,他已经命人在镇中施粥,但是每人定额分到的那点份量也就只能堪堪不让人饿死,饭量稍微大一点的青壮年是绝对会被腹中的饥饿感折磨的难以自制。

        现在能维持住镇内的秩序已是不易了,虽然黎珩笃定这个状态时间不会太长,但是也不能完全敞开供应,总要留下一点后路以防万一。

        现在最令黎珩感兴趣的事是粮铺中所销售的存粮到底是哪里来的,他也观察了几天了,这粮铺每日总能稳定出售数十石的粟米,每日粮食售罄后,第二日一开门,这粮铺中又有粟米可以出售。

        据他了解,最近登峰可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商队运粮过来。

        黎珩坐在离粮铺不远的一个茶摊里,喝了一口手中的大碗茶,微微邹眉,茶沫子糊在嘴上的感觉让最近喝惯了好茶的他颇不适应。

        这茶摊里现下基本没有客人,高涨的粮价之下,平日里常来光顾的老主顾都把钱用在买粮求活之上了。

        “你说都这年景了,这店掌柜为什么还能拿出来这么多存粮出来卖?”黎珩装作闲聊的样子,对着一旁休息的茶摊主人打听着。

        茶摊主人是一个十分苍老的老丈,一脸愁苦之色,佝偻着身子给黎珩又续满了茶水,看来这些时日的光景对他影响不小。

        “您说这何家粮铺啊?他们家大业大,当然不差这点存粮,就是苦了我们这帮小民喽。”老丈叹了一口气,面色愈发愁苦。

        “哦?家大业大?烟阳现在到处都缺粮,凭什么就他何家有存粮?”黎珩饶有兴趣的问道。

        “客官你不是本地人吧?这何家可不一般,他们家在这登峰可是兴旺发达几十年了,掌柜家中兄弟几个都有本事,个个都在衙门当差吃饷。”

        “大家原以为去年登峰换了大老爷,这何家会败落下来,谁想到他家又攀附上了新来的士族老爷,更是无人敢惹了。”

        老丈绘声绘色给黎珩念叨着何家的光辉事迹,如何的背景深厚。

        “那他们家确实很会经营,但这又和存粮有何关系呢?”黎珩继续追问道。

        “何家在我们这手眼通天,自然有路子能搞到粮食。”那老丈一脸惊奇,上下打量着黎珩,似乎在看什么珍稀动物。

        黎珩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为了掩饰尴尬,拿起手中的大碗茶,大口喝了下去,被滚烫的茶水烫得咳嗽了起来。

        老丈一惊,赶忙给黎珩递上了一个方帕,黎珩拿着方帕擦着嘴角咳出的茶水,思量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