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乐土教

第四十四章 乐土教

        那是一帮打扮怪异的人,非僧非道,正在为百姓发放粟米,这些粟米被小布袋包着,摆放在一个大竹筐里。

        百姓们很守规矩,排成一个之字型,一个个一脸虔诚接过粟米小袋子,向发放粮食的人行礼小声念叨着什么以后才缓缓散去。

        整个场面,有一种奇异的秩序感,让人不敢打扰。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黎珩不明所以。

        难道登峰里还有未受灾的大户人家有余力布施?他之前怎么未曾听说过登峰还有如此大善人。

        “是乐土教的人。”看到黎珩很关注那些百姓的活动,陶信开口解释道。

        “乐土教?”黎珩听到陶信的解释,追问道,他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教门。

        “是啊,他们是这些年新兴的民间信仰,宣称当年启帝化虹而去后,在天外建立了无灾无病的乐土世界,只要信仰乐土教,死后便可往生乐土世界。”

        陶信对黎珩耐心解释着,似乎对这个教门不是很感冒。

        “很奇怪吧!功名利禄不在生前求,竟然妄想喊喊口号就能在死后得到救赎。”

        语气里带着几分讥讽,陶信感慨道。

        “这乐土教此举似有邀买人心之嫌。”

        黎珩看着乐土教发放米粮的场景,感到一丝不妙,看这些百姓的样子,似乎对乐土教的信仰极为虔诚。

        若是有所异动,这些教民里应该会有不少人景从。

        “乐土教虽然这些年发展颇快,倒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更像是百姓自发结成的互助组织,我听闻在刚发生过天灾人祸的地方,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个教门的人。”

        陶信对黎珩的担忧不可置否,继续给黎珩讲述着他知道的乐土教情报。

        “因为他们教徒常常给饥民施粥放粮,考虑他们信仰的是启帝,也能稳定地方,听说有些地方士族也对乐土教给予了认可,宣称自己也信仰乐土教。”

        “咱们隗江这边少一些,在他们发源地东陇那边有很多这种士族,所以东陇也被他们称为‘地上乐土’。”

        二人闲聊间,乐土教的布施已经结束,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了,那几个乐土教的教徒也不知所踪。

        黎珩见过乐土教布施那一幕后,心里一直在思考领内信仰之事,陶信看出黎珩还是放不下政务,也就失去了游乐的兴致,打了个招呼,便与黎珩告别回烟阳城去了。

        黎珩深知宗教对人的煽动力,百姓生活越是贫苦,越需要精神寄托,刚刚经受了战乱之苦的山阳郡正是一个合格的信仰温床。

        若是一般的民间信仰也就罢了,哪里没有几个山神水神,都不是受众广泛的信仰,大多地域神出了这所管辖地域也就没有信徒了。

        但乐土教不同,如此成组织的传教行为,很难让黎珩不怀疑乐土教高层的动机。

        ......

        翌日,黎珩召来了孟秋和刑狱司主官鲍巍,鲍巍是在联军围攻葵丘之时被调派给黎珩的士族子弟之一。

        黎珩受封登峰镇以后,觉得他头脑清楚,行事稳重,所以命他主管登峰刑狱司。

        “你们听说过乐土教么?昨日元辰节我与信公子游街,曾碰到他们给贫苦百姓布施。”

        台下二人对视一眼,孟秋先开口道:“在下略有耳闻,最近在乡下村落里活动很频繁,但是他们未行不法之事,所以捕盗司就没有多加干涉,不知主公的意思?”

        “我有意禁教,乐土教目前虽未行不法之事,但观其教义,助长百姓好逸恶劳之风,一心拜神只想死后往生乐土世界,不利于教化,需要严加控制。”

        黎珩抛出了他想了一天的议题,就这样放任不明意图的教派在自己领内传播,并不是一件好事。

        “主公万万不可!”听到黎珩所说,鲍巍站出来反对道。

        “有何不可?莫非我在我自己的封地还不能决定一个乐土教去留了?”见鲍巍出来反对,黎珩有些不喜。

        “主公,目前民众里已经有不少受乐土教恩惠,一旦主公毫无理由的发布禁教令可能会引起反弹。”

        “山阳郡虽然不是乐土教大本营,但也有不少士族都受其影响,一旦登峰明火执仗的打出禁绝乐土教的旗号,也会恶化我们与这些士族之间的关系。”

        黎珩这些时日来大权在握,积威日重,见黎珩面露不豫之色,鲍巍也出了一阵冷汗,于是急急解释道。

        “主公,我听说现下军中也有少数将领受乐土教中人影响,向其提供金钱赞助。”

        孟秋也默默给鲍巍打了一个助攻,看来孟敦闲时也没少和自己这弟弟聊军中之事。

        “那就这样看着他们在百姓里传教不成?”

        黎珩眉头紧皱,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关系,这么说乐土教在山阳的势力影响比他想象中要大的多,短短时间就连自己军中都有受其影响的信徒了。

        “在下见这乐土教也是信奉启帝,不若徐徐图之,先延请本领奉圣宫的监院大人讲经,以正本清源,降低乐土教影响。”

        鲍巍斟酌着语句,抛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嗯...还有呢?”黎珩继续问道,语气澹然。

        “另外...可以调离军中与乐土教接触过的将领。”鲍巍一咬牙,继续道。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手上这几千军队是重中之重,黎珩计划以后还要以此为骨干扩军,是万万不能被其他人影响的。

        冷处理接触过乐土教将领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其后有将领再与乐土教接触,便需要掂量一下了。

        “好!就这么办!明日我亲自拜访奉圣宫请监院出手,另外之前私下和乐土教有来往的军中将领,过几日全部调到捕盗司中听命。”

        黎珩拍板道,决定全盘接受了鲍巍的处理意见,不对乐土教行太过激烈的手段。

        只要军队不受影响,就算未来乐土教真欲行不轨之事,黎珩也不惧。

        手中人才还是太少了,就算是与乐土教往来过密的将领,黎珩也不舍得就这样完全放弃掉,只能找个由头交到孟秋手下。

        “鲍巍劝谏有功,赏金百两。”他也没忘了对鲍巍的赏赐,若是这计策有用,也算是去了自己一个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