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屯田

第三十六章 屯田

        随着各地领主的陆续到任,散落在山阳南部各领的战争流民渐渐消失了,没有了新的流民加入,围拢在镇口的流民随着登峰镇各项生产的恢复,也全部融入到了镇子中。

        十来天里,由孟敦带领组织屯田军驻地已是建设完成,特地去请了黎珩来视察。

        屯田军的驻地位于镇西头的一处小河谷中,此处依山傍水,土地肥沃,正适合用来耕种。

        驻地被一圈木墙围了起来,军寨门口还放置了拒马,每隔二十丈都建设了瞭望高台。

        木墙外侧是正在开垦的田地,此处的土地孟敦等数位将领带着屯田军亲自开垦出来的,地块之间挖着有引水的沟渠。

        因为是新开垦的土地,此时还有士卒在划好的地块中清理杂草和碎石,碎石被统一收集运走,而杂草则被堆放在一起,黎珩看见有些士卒将这些杂草抱进了一个个坑洞当中。

        目前已经入冬,地面坚实,这些士卒清理时看起来很是艰难,推进进度极为缓慢。

        “主公,目前屯田军的田亩范围已经与钱税司划清,来年春耕就可以开始播种了。”

        孟敦与其他几位负责屯田事务的将领陪同在黎珩身侧,将目前各项工作的进度汇报着。

        孟家原来也是陶家的直属封臣,孟敦作为孟家的当代家主,自然不能私自投奔他人的,所以黎珩在就任出发时,就修书向郡城讨要孟敦作为陪臣。

        孟家和之前的黎家一样都是陶家麾下不受重视的小士族,因为两家也是自愿的,在黎珩献上财物上下打点后,孟敦的转封文书已经在前几日顺利送达到了黎珩手上。

        因此,此时孟敦现在已经正式成为黎珩的封臣,可以光明正大的称呼黎珩为主公了。

        “原来这个范围内百姓耕种的土地是如何安排的?”

        黎珩对这个问题很上心,虽然登峰镇是他的封地,按照大周制度,此范围内都是皆为黎珩私产,其内的各种所谓的地契房契都是在这个基础上成立的,他可以按照自己心意来安排。

        但是黎珩并不想随意安排百姓,对于他来说,更换一家百姓,乃至数家百姓的耕地范围不过是动动嘴的小事,但他知道这落在当事的百姓头上,那可是天大的事。

        若是耕种的土地由上田变为下田,这么剧烈的变化,足以影响当事百姓一家人的生计。

        黎珩想在领内树立一套规矩,善待百姓,同时营造出本地官衙重视地契房契等私权文书的氛围,吸引外地客商在此置地。

        “屯田范围内所有百姓耕地已经安排迁移,罗司长回文说会将这些百姓妥善安置。”

        孟敦虽然这些天一直忙于营寨建设和开垦工作,但他不是一个笨人,对于本家主君的近日动向可是有所了解,自然清楚黎珩的性格,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如此便好,等这些地开垦出来,明年屯田的士卒就应该可以达到自给自足了,若有多出部分可以行文与罗诚安排上缴府库。”

        黎珩对此很是欣喜,他忽然有点理解曾经历史上明太祖发出那句‘吾养兵百万,不费民间一粒粟。’的豪情了。

        “这...恐怕不行,敦无能,明年屯田军尚需主公拨给粮草。”

        听到黎珩说的话,孟敦强壮的身体一时有些冒虚汗,单膝跪地低头道。

        “这是为何?现在人地种子齐备,还有何困难?”

        黎珩不理解这是为何,难道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营寨周围大部分田地原来都是荒地,明年还需蕴养地力,方能有收获,敦已令士卒收集杂草沤制草肥,并向司库所行文讨要菽种以用作明年春耕播种。”

        听了孟敦所言,黎珩恍然,他不是不知道此事,自己吸纳的记忆种也有相关的知识,只不过他从未接触过农耕,一时间无法将此事与脑海里的知识关联起来。

        “唔...种菽确实可以蕴养地力,倒是我疏忽了,回衙我会督促罗诚尽快将菽种给你们安排到位的,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不必如此。”

        黎珩一把将孟敦扶起,心中感慨,自从明确了双方附庸关系后,孟敦在他面前时态度是越来越恭敬谨慎了,根本不复在平叛中相处时的从容。

        “明年我会兴建数处堆肥场,优先供给屯田使用,你们且放宽心,这段时间也不要放松了操演士卒,过些时日还需要你们出阵。”

        经过如此一番折腾,黎珩也没有了继续视察的兴致,安慰了一声屯田军的诸位将领,便带着近侍亲卫匆匆回转。

        别人成了领主可以纵情声色,而到了黎珩这里却苦兮兮的每日四处为政务奔走,这便是家族有底蕴和没有底蕴的区别。

        原本黎珩以为明年只要坚持到农作物收获便能轻松一些,现在他才明白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光不能省下开支,反而因为需要建立了配套设施,又多了一项开支。

        历史上最早的化肥到底是怎么做的来着?黎珩暗恨自己当年没有看过相关论述,到现在耕种只能靠着原始的农家肥。

        现在黎珩已经可以预见,到明年登峰镇依旧需要自己的小金库来输血,还得想办法敛财才行,他还有很多想法后续需要在登峰镇之上实施,若是缺了财力支撑是万万实施不下去的。

        所幸穆家对他足够慷慨,若是没有之前的那笔战争财,现在他就只能裁减军队削减开支续命,缺了武力支持,矿匪猖獗之下,登峰必然陷入恶性循环,一蹶不振。

        等剿灭了盘踞在山中的矿匪,应当能补足一部分开支,剩余的差额还要想其他办法。

        光靠着种地挖矿或许可以养活镇民,依靠积年累月的水磨工夫使黎家成为山阳望族,但是上限也就如此了,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另辟蹊径才行。

        黎珩一贯认为只有人无我有的东西才能赚取超额利润,而他已经想起了自己手上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能为他开辟出新财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