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新政令

第三十四章 新政令

        那日黎珩在实地勘察本地矿场生产秩序后,隔日登峰镇四门处便张贴出落款是烟阳令尹的官方告示。

        每处告示下,都有士卒看守,告示前聚拢了大批百姓。

        黎珩派了识文断字的士卒在各个告示下宣讲新的政策,这些士卒敲着铜锣,大声吆喝着为百姓解读告示中的内容。

        “各位父老乡亲们!大叔大娘,大伯大婶,大哥大嫂们,大家都听好了!”

        “新来的大老爷心善,见不得乡亲们受苦。从今日起,凡在矿场中服徭役的百姓,服役满两月的人,以后每月可以得两斗米,可以持续领一年!”

        “大老爷说了,要召匠人给矿夫们研究更方便的开采工具,以后就不会再有那么多人得痨病了,未来还要请先生给乡亲们讲课呢!而且若是乡亲们在矿场中能挖出灵材,每个都赏银百两!”

        “都听仔细咯!这可是大老爷的恩典啊!这些年咱们镇苦呀,那天杀的矿匪年年袭扰登峰百姓,大老爷马上要派兵剿灭他们,现在大老爷来了,登峰就太平了!青天就有了!”

        聚拢来的人群沉寂了片刻,随机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大部分平民百姓是不识字的,根本不懂告示上说了什么,现在有了这些士卒的讲解,登时反应过来这是多大的好消息。

        人人都是激动的面色涨红,一个月两斗米够一个壮年男子吃了,省着点一大家子都能养活,这对于贫苦的中下层百姓来说,可是一大笔开销。

        以前徭役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可是沉重的负担,每年家中的顶梁柱要白白去为领主老爷劳作至少一个月,有的人如此甚至一去不返。

        一个老妇人跪倒在告示前,嚎啕痛哭:“大老爷要是早来两年,我那儿也不会就这么活活咳死…”

        周围众人也是唏嘘不已,这些年里,因为要去官营矿场服徭役,多少人被压的喘不上气来,因此染病,生活陷入困顿。

        不少人为了逃避徭役,能混上一口吃的,甚至一咬牙进山从了贼。

        “锵!”

        这些士卒又敲响了铜锣,大声道:“大老爷还说了,你们家中有人从事盗矿之事的,须速速劝其知途迷返,大老爷承诺前事可以不予追究,若是执迷不悟,届时天兵一到,将尔等化为齑粉!”

        “同时,也希望乡亲们积极提供关于盗采矿石贼人的线索,一旦核实,大老爷重重有赏!”

        类似的情形在登峰镇四门陆续发生,不多时便传遍了全镇。

        黎珩这次发布的政令告示主要内容就四点。

        其一,给予矿场里的矿工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减少因为生活困顿而铤而走险的百姓。

        其二,借着矿场一事,新设立器械司,教谕司两个衙门,暂由黎珩自任主官,器械司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各类新式工具和生产方法的衙门,此前在矿场中那些矿工还在用最原始的镐头锤子挖掘,工作效率太过低下。

        至于教谕司,自然是负责镇内所有教育工作,登峰镇在大周广大的疆域中,属于乡下小地方,绝大多数的平民百姓都是文盲,任何政令必须通过识文断字的乡老向百姓解释,黎珩认为这种情形太容易被掌握话语权的乡老们扭曲他发布政策的本意。

        未来登峰镇产业发展起来以后,这些经过了扫盲的劳动力就能迸发出强大的力量。

        教谕司除了负责扫盲以外,还可以教授百姓们基本的谋生技能,百姓都有了一技之长,登峰镇的市面才更繁荣,这里的百姓们也不会再想着靠盗采谋生。

        其三,重赏献上灵材的百姓,虽然黎珩目前已经用不上灵材了,但是灵材的产出决定了黎家未来郡内大族地位是否稳固,充足的灵材不管是用来拉拢小士族还是未来培养自家子弟都是极为有用的。

        其四,就是对盗矿的匪徒发出通碟,恐吓想要加入盗矿行列的百姓,分化矿匪的队伍。

        黎珩断定镇内百姓中肯定是有人与矿匪有联系的,不管是销赃还是运送补给,登峰镇都是最合适的聚居点。

        孟秋这几日来,已经率捕盗司众人清扫了几支流窜在商路上的逃兵流寇,不少流寇见势不对逃入了大山,此时很可能已经与矿匪开始了合流。

        黎珩计划近日就要亲自提兵入山剿灭矿匪,孟秋手中捕盗司力量太弱了,不足以覆灭盘踞在山中多年的矿匪。

        ……

        登峰群山之中,一处隐藏在山谷密林中的矿洞,此时这里聚集了足有五六百人,大部分人都是衣衫褴褛,在这个天气渐寒的季节里仍然衣着单薄,幸苦劳作着。

        三三两两披坚执锐的贼人散落在其中监工,但凡见到这些矿奴有动作慢一些的便是上去一脚踹翻。

        “大哥,镇里的新来的士族狗官发了告示,说又要入山围剿我们。”

        一黑脸大汉冲进矿场,用与其魁梧身材不相符的速度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你慌什么,这些年都来了多少次了,我这不还活的好好的吗?你专心把你那边矿场给我看好就行了!整日里大惊小怪的,能成什么事?”

        正在矿场中巡视的矿匪头领身材雄壮,眼神阴鸷,对黑脸大汉喊叫的内容不以为意,对黑脸大汉数落着。

        “这次的好像不一样,附近几个原来与我们交好的村子,这两天本来要来收矿的人也不来了,对了!还有这个,这是我从镇里悄悄揭下来的告示,大哥你看!”

        黑脸大汉拿出一份原本在镇内张贴的告示,塞给了矿匪首领。

        “哼,假仁假义,这山高林密的,我们往里面一钻,他能奈我何?”

        矿匪首领拿着告示看了一会,对告示内容显得嗤之以鼻。

        “记住了,这些村子下次他们再来求着我们卖矿,把人扣下,告诉他们以后从我们这买矿的价格通通要提高三成!也不想想没有我们在这里冒着生命危险采矿,他们就那点薄田哪里有的吃!”

        随后那矿匪首领又想到了什么,给这黑脸汉子交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