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妥协

第二十九章 妥协

        葵丘城,城守府。

        拿下葵丘城已有近一个月,天气渐渐冷了下来,已是快要入冬了,这些天来,黎珩一直在城中修身养性,享受上了一城土皇帝的腐朽生活,毕竟就黎珩自己手中这点兵力没有必要再去前线拼命,该拿的功劳已经拿到了。

        要是黎珩再到前线去,立下新功,陶家也不会再开出更高的赏额,最多不过是些金银赏赐,若是不小心翻了船,好不容易攒的这点家底可就难保了。

        眼下的形势对黎珩来说,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当然,也不是说黎珩大半个月来就真的什么都没做。

        这些天每个路过葵丘的援军将领都收到了黎珩的宴请邀请,毕竟后续的援军可不是一开始的老弱病残,皆为各家的精锐,领队主帅自然也是各领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他们面前混个脸熟很有必要。

        若是当天没有路过葵丘的援军队伍,黎珩便举办内部的宴会,与各领派来的领兵子弟拉拉关系。

        几次宴会下来,除了少数是家中独子,必须继承原来家族封地的,这些士族子弟大部分都向黎珩表达了效忠之意。

        毕竟这些被派到黎珩军中的士族子弟,大部分都是没有继承权的家中次子,投入黎珩麾下另立分家,想来他们背后的各家主事人也乐见其成。

        士族之家的继承问题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规矩,即实行长子继承制,除非长子实在不成器,才会另立其余子弟为家族继承者。

        这套规矩有力保证了士族们家业传承不绝,不会越分越小,但也造成了非嫡长子成员的悲惨命运,资源匮乏的小士族会直接将次子送出家修行,如黎珩的前身。

        资源充足的大士族中出身的次子,还能有修行资源配额,待成年后离家另寻机会,其中小部分或许在某次战役中立下功绩,得到所投效的主君赏赐的封地,但绝大部分离家的次子终其一生也没有获得一块封地,最终郁郁而终。

        若是与嫡长子关系好,也许还能留在家族里任个一官半职,就如同陶闵一般,如此也比大部分士族成员也是强多了。

        黎珩现下如此年轻便已展露锋芒,手下又没有什么班底,因此这些子弟自然也是愿意投效,很多士族的发迹史就是一开始跟对了主家,等自己的主君发了家,带着麾下的亲信家族一起鸡犬升天。

        就在黎珩于葵丘城大办宴会日日欢歌之时,攻入叛军根据地的陶闵并不好过,虽然已经将各领乱军主力一网打尽,但也许是举兵谋逆的南部诸族知道绝无幸理,平叛军后续受到抵抗依然异常激烈。

        这大半个月来,一路攻城拔寨下来,各军都是损伤不小,若不是后续各领援军不断,此时人已经打光了。

        陶闵在后续几天里,与其说是全力平叛,不如说是被来援的各领援军架着走,在各族眼中,平乱已经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如何瓜分南部诸领。

        直到平叛联军到了安庐边界上,碰到了项家兵马,方才知道项家目前已经拿到了京中圣裔的调停诏书。

        而那叛乱的罪魁祸首柴氏,眼见势头不妙,竟然将安庐城直接献给了项家,举族搬入了栖霞郡。

        因此陶闵也不敢挥军安庐,以免引发两家大战,陶项两家在安庐领边境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双方使者扯皮后,陶闵十分屈辱的同意了对方给出的方案,不再追究柴家叛乱之事,划出与安庐领南部数个城镇并入栖霞郡,并且给予项家纹银五万两作为‘出兵调停’劳军费用,得了以上这些好处的项家军队才让出了被洗劫一空的安庐城。

        陶闵也是逼不得已,项家现在拿了圣裔的调停诏书,虽然京中圣裔被宗家将军架空数百年,威信不再,在地方上诏书如同废纸,但若是自己不顾圣裔调停强行开战,无疑是将攻击口实交到了觊觎陶家封地的周边势力手上。

        在没有足够强的实力打破规则之前,各家之间默认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若是周边这些势力一哄而上,以陶家目前的家势怕是要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而项家提出不再追究柴家叛乱的用意也是昭然若揭,柴家在安庐根深蒂固,未来项家若想从安庐入手染指山阳,柴家便可成为其马前卒。

        看着手中与项家的议定书,陶闵长叹了一口气,就这样争分夺秒的进军平叛,最后关头还是晚了一着。

        眼下还有零星顽抗的乱军还没清理干净,陶闵帐前走关系送礼的人已是源源不绝。

        南部诸领在此次叛乱之中,前期忠陶派士族大量死绝,后来平叛军进入以后又将本土的叛乱士族清理一空,只剩下涉入谋逆之事不深的小士族,看势头不妙早早投诚获得了转封。

        一来二去之下,本土士族死绝,山阳南部诸领在战后必然会成势力真空地带,已是一块其他山阳诸族眼里的肥肉。

        陶闵对于战后的封赏已经有了想法,他手中早已草拟好了一份功勋名单,只待向山阳郡城中家主呈报便可将封赏定下来。

        这份名单中除了几个在战场上功勋卓越的位列前排外,其余大多是与陶家亲近的士族和中小士族子弟。

        这世道有时候就是这样,上位者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除了众目睽睽之下立下大功的,没办法动以外,其他士族子弟的功勋都可以任着陶闵的意润色。

        陶家麾下的亲信士族自然是要给足好处的,要不然以后没有人会继续为陶家卖命,至于为什么倾向于中小士族自然也是有其考虑。

        中小士族底蕴不足,极易绝嗣,等他们某代传承断绝,封出去的土地大概率还会回到封君手中。

        若是封给大士族子弟就不一样了,大士族资源充足,很少会有绝嗣的情况,就算某一支绝嗣了,也可能会从某个犄角旮旯中蹦出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宣称此前已承嗣大宗争夺继承权。

        若是放任本来就资源充足的大士族继续做大,将来主家必然难以遏制,或许一两代之间还忠于主君,但是谁也没办法保证数代之后,不会出现一个野心膨胀的,又会掀起一场类似的南部之乱。

        况且平叛之初各领大族们骑墙坐视的态度,可是被亲身经历的陶闵尽收眼底,这些大族们现在对陶家还有几分忠心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