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定策

第二十三章 定策

        接到联军总部要求漠水军来葵丘城下汇合的将令之时,黎珩刚刚组织完阵亡士卒的简易葬礼。

        知晓可以提前与大部队会合的漠水军众将很是兴奋,无需来使催促,迅速与几支先前派出的先遣队汇合,便全军一头冲向葵丘城。

        召漠水军前来汇合的军令是第一日下的,第三日晌午漠水军就已赶到葵丘城下。

        邝思进了联军帅帐没过多久,就黑着脸出来,通知黎珩到帅帐报到。

        这指令下达到黎珩手中时,他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他们家属于陶家直封的士族,但整个山阳联军中陶家直封的士族子弟足有二三百号人,平日里他根本没参与军议的机会。

        在黎珩进帅帐的时候,帐内坐了不少默不作声的各领将领,陶闵正背着身子看木案上的山阳南部舆图。

        “内史大人。”

        黎珩行了一军礼,黎珩知道陶闵还有一个山阳内史的官位头衔,此时称他官名也是为表敬重。

        听到黎珩进来的声音,陶闵转过身来,伸手指向一旁的矮凳:“坐。”

        “听闻你在那清剿葵丘过程中历有战功,今日一见,果然是年少英才。”

        陶闵见黎珩血气旺盛,气宇轩昂,知他修为也是不弱,眼睛一亮,不由赞赏道。

        “内史大人谬赞了,珩少不更事,还要军内诸位大人多多指点才是。”

        一听陶闵所言,黎珩就明白了,这是有人使坏了,也在漠水军中小有人脉,但在整个联军中可是籍籍无名,有好事可不会有人提起他。

        这一路来联军被挡在葵丘城下不得寸进的事,在漠水军中也不是秘密了,黎珩自然也听闻了大概情况。

        “过分谦虚就是骄傲了,邬家堡一战你确实打得不错。”

        “这次召你来,也是想问计与你,目前葵丘城内乱军在我大军日夜不休的攻伐之下,已是强弩之末,但为防其困兽犹斗,我想听听你对葵丘局势的看法。”

        陶闵温言道,也不管帐内诸将脸上奇怪的神色。

        帐中诸将基本都是第一次见黎珩,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黎珩。

        “帐内各位大人皆是珩的长辈,珩年少无知,不敢妄言。”

        黎珩起身推辞道,毕竟自己人微言轻,如此贸然开口,实在有违自己最初定下的韬光养晦的基调,万一和这里哪一位大佬的意见相左,到时属实不太好看。

        “让你讲你就讲!”下首的一个将领言语暴躁的开口。

        “你看,他们也都想听你谈谈对局势的想法。”陶闵也不恼,继续笑眯眯的开口。

        “那小子就妄言了。”黎珩见此,只得起身行了一个四方礼,走到舆图一边。

        “小子认为葵丘城乃山阳有数的坚城,联军强行攻略乃是徒耗精力,不如弃葵丘城而去。”

        黎珩此话一出,帐内一片哗然。

        “狂妄无知,你要我们就这样退军么!”

        “那我们这么多天来攻城不是就白费功夫了!”

        “内史大人,末将请斩黎珩,以正视听!”

        “好了!都别嚷嚷了,听他说完。”陶闵挥手制止了帐内众人的争吵,示意黎珩继续。

        “小子的意思是,如今这种情况,我军可效仿坤嘉年梁萧之旧事。”

        梁萧旧事说的是大周坤嘉年间庆平行省梁萧两大家族争霸中的一桩旧闻,其时,梁家倾巢而出征伐其他家族。

        而与梁家有旧怨的萧家不愿坐视梁家继续扩张势力,于是在梁家主力尽出之事,散布将要出兵梁家领地的消息,迫使梁家放弃即将到手的战果,班师回防。

        这也是本世界里人尽皆知的攻心之策案例。

        “继续说下去!”听到黎珩提到梁萧旧事,陶闵隐约间似乎抓到了什么灵感,但又说不清楚,于是急不可耐的开口。

        “是!如今我军势大,各领援军源源不断,那葵丘穆家乱军只得龟缩于坚城中,如今困兽犹斗,不过是对于柴氏诸逆还抱有幻想。”

        “叛军起势以来,穆家见柴氏诸逆实力膨胀极快,才想加入分一杯羹而已,两家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此盟友关系宛如同床异梦的夫妻,一旦大难临头,必然分道扬镳。”

        “因此,我们根本无须强行拿下葵丘城,只要内史大人留一队人马继续保持葵丘城的围困,每日在城下虚张声势即可。”

        “其余各领大军可以直接绕过葵丘城,大军直取安庐、承和、烟阳、郁林四领,如此等葵丘城内得了消息后各领乱军必然分道扬镳。”

        黎珩指着舆图上四领的位置说道。

        “届时只要在四领乱军回师的必经之路上设伏,四领乱军主力必然伏诛,一旦四领乱军精锐尽丧,这葵丘城也就成了无根之萍。”

        “等葵丘城外无援军,内无战意之时,内史大人再遣一能言善辩之士,许以穆家全族之性命,则葵丘城轻易可下,南部乱局可平。”黎珩说到兴起不由握拳,仿佛已经看到了各领乱军伏诛。

        “哈哈哈哈哈!好计策!若果如你所说,此战你当记头功,到时老夫保你一个令尹之位!”

        陶闵越听越兴奋,若是形势发展真的和黎珩所言,自己短时间就能平定南部诸领之乱。

        “珠崖、兆丰、锦源、易水四军听命!你们分路向南部四领发动侵攻,沿途大造声势,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珠崖、兆丰、锦源、易水军得令!”

        “其余各部,随我在四领群逆回军路上设伏奇袭,此战后,我们在安庐城中庆功!”

        “谨遵将令!”

        “黎珩,这计策是你所出,所以老夫再给你拨三千军士,这几日你就守在这城下虚张声势,若是城中乱起,你就给四领乱军让开南归之路。你可敢接令?”

        “得令!”感受着四周众人投来的艳羡目光,黎珩激动道。

        若真如陶闵所说,战后给自己一个令尹的位置,不管最终被封到哪一个领地,黎家都属于一飞冲天,一步迈入地方望族之列。

        虽然留在城下有一定风险,但黎珩认定了城中乱军是短时间不敢出城的,最近数日各领后续援军也纷纷启程,此时离得近的已经快到了,就算乱军出城自己不敌也跑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