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南部形势

第十四章 南部形势

        八月初七,联军已接近葵丘领地界,此地毗邻被叛军控制着的烟阳、郁林两地,因为临近叛乱地区,漠水军的各位将领也不再纵情享乐,变的谨慎起来。

        因军中目前有资格拥有坐骑的都是将领,并无专职斥候,故经过众人军议后,决定根据抽签结果,轮流在前进两翼方向警戒。

        一路来他们也碰见了不少同样受到战争征召的友军,远远对比之下,黎珩竟发现就算如此拉跨的漠水军,军容竟然也能在目前所能见过的联盟友军中的位列前茅。

        除了少数两个距离郡城近的领地派出了少量精锐为骨干的兵马以外,剩下的简直就是一群乞丐军。

        不少领地的援军连合格的武器都没有,最过分的某领地甚至给士卒一人发一把竹枪就出阵了。

        看来各地清一色的采取了观望措施,漠水军因为所在领地属于山阳有名的富庶地区,联军人数在各领地之中属于较大规模的那一拨。

        如此心照不宣之下,各领联军渐渐报团取暖,前进的速度更是慢了下来,眼看距离令谕规定的集结时间越来越近,各家领队主帅也不见着急。

        见连主帅都不着急,黎珩倒也乐得清闲,毕竟法不责众,所谓律法面前人人平等,那不过是限制下民的,士族不在其列。

        陶家主君可能会处理某一个犯错的士族,褫夺其封地,但绝对不敢针对麾下各领地所有士族下手,若是麾下士族一同闹将起来,就是各族主君也要麻爪。

        在御君卫制度下,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极弱,大士族的主要权力来源建立在麾下一层又一层的小士族支持之下。

        就算是那位稳坐京中的宗家将军,失去了各行省实力诸侯的认可,分分钟就会跌落神坛。

        随着行军速度日益下降,黎珩有了更多时间搜寻沿路的野生药草,在将一株未在《青禾谱》见到记载的药材投入骨雕后,散发出的庞大药力竟然让他毫无阻碍的进阶到了肉身极境。

        体内心脏缓慢但强劲的跳动着,将血液泵入全身各处,体内各处散发出蓬勃的力量,随手一拳挥出,竟然可以打出音爆声,黎珩估算此时自身力道至少达到三千斤。

        这真的是未曾经过祈圣仪式开灵的常人所能达到的境界么?在现世之时,他所听说过的巅峰拳手全力挥拳的力道也不及他此时的一半。

        黎珩暗暗记住那株不知名药草模样,将其列入了以后需要重点关注的目标清单。

        肉身越强,经过祈圣开灵之时收获越多,按照此时的肉身素质,黎珩已经开始憧憬未来达到开灵境时的场景了。

        ……

        葵丘领地处咽喉要道,属兵家必争之地,此地若失,平叛军将失去对山阳南部地区的主动权。

        因为葵丘的重要地理位置,使得它已成为抵抗叛军兵锋的前线,整个领地化为了战场,而平叛大军的指挥部也坐落在葵丘领要地葵门关。

        此时坐镇葵门关指挥的是陶家的二号人物,陶家现任家主陶谷之胞弟陶闵。

        连续多日来守城战,让陶闵愈发沧桑,心中暗怪自己兄长做的太过分。

        原本为了对地方的稳定统治,搞些小动作削弱地方实力派在各领的家族势力,也是各家平衡地方势力的常规操作。

        但没想到这位兄长手段如此粗劣,事前未曾调查清楚,便派出的人手冒充流寇向柴家直系成员动手。

        最后不但刺杀未成功,派出的人手失手被擒,就连冒充的那伙流寇竟然也是柴家的黑手套。

        不过柴家反应强度也是超出了预料,竟然敢直接联络不满陶家统治的南部各领大族一同举兵反叛。

        目前除了还未完全丢失的葵丘领以外,南部各领忠于陶氏的大小士族皆是损失惨重。

        其他南部领地倒是罢了,若是此战后葵丘领也落入叛军手中,陶家在山阳南部就失去了立脚之处,攻守之势逆转,叛军可以通过葵门关长驱直入,直逼山阳郡城。

        一旦让其他观望的各领野心家看出了陶家的虚弱,群起而攻之,这传承了八百年的士族名门山阳陶家怕是就要在此代没落。

        “各领援军到什么地方了,还有多久能够抵达葵丘?”

        看着桌上山阳各领山水堪舆图,陶闵向着一旁的侍从皱眉问道。

        向麾下各领发出的征召令谕明明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葵丘领至今依旧未等来援军。

        叛军都是南部各领当地的士族,每个都是掏出了家族底蕴精锐拼命的,若是自己孤军平叛,就算平定乱局,也会损兵折将,陶闵承受不起如此严重的后果。

        战争是要死人的,但是死的是自己家族直属精锐,还是死各地下属家族的族兵当然是不一样。

        后者不仅可以保留本家实力,还能削弱各领大族势力。

        正是因为如此,在明明叛军已经席卷南部各领,各地忠陶势力近乎要被屠戮一空的形势下,陶闵依旧选择死守葵门关不出。

        “除了与南部诸领接壤的数个领地需要就地抵抗叛军袭扰外,其余各领联军在接到了征召后已是纷纷出发,预计未来十日将陆续抵达葵丘附近。”

        “距离最近的锦源领人马,已进入葵丘地界,距离葵门关不到五十里,但是按照目前他们的行军速度来看,至少还需要四日以上。”

        听罢陶闵怒气上涌,一口老血就卡到嗓子眼。

        这种明目张胆的划水行为简直是欺人太甚,算着日子征召令谕已经发出去月余,竟然一个援军都未抵达葵丘。

        就算是陶家统治势力最北部的领地,距离葵丘也不过六百里,按照原计划此时大部分援军应该早就该抵达葵门关了。

        不过他也心知肚明,各领的大族们也不是瞎子,自己兄长做的那点烂事确实破坏了士族之间的默契,实在没办法摆在台面上来说。

        虽然陶家已经尽力封锁消息,但是乱军早就私下分发檄文到各领来争取支持,整个山阳郡此时怕是已经传遍了。

        兔死狐悲之下,各领出工不出力也是常理,谁也不想本来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安分守己,结果莫名其妙族中血亲被本族效忠的主君下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