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修行

第八章 修行

        漠水城东回春堂,药铺前台小伙计正在柜台上忙碌,坐堂大夫正在眯着眼养神。

        “掌柜的,半枝莲、海南子、血梅片这三味药材各两斤,要上好的。”

        一身棕衣斗笠,客商打扮的男子挑帘进了店,吆喝着。

        这行商正是黎珩所乔装,当日从演武场出来后,原本想靠着自己的月例银做本钱找机会赚钱以作药资。

        但听说了罗诚的母族是商贾世家后,为了求稳,黎珩选择问罗诚借了一笔银子用于购买所需药材。

        “好嘞,贵官真是好眼力,我们回春堂的药材,那可是在整个山阳郡都是拔尖的,这几味药材刚好来了新货。”

        眼见生意上了门,掌柜给伙计打了一个眼色后,立马热络迎了上去。

        “看贵客倒是眼生的紧,可是刚从外地来的?”掌柜请黎珩坐下,奉上热茶,殷勤道。

        “紫阳郡来的,你把你们铺子里这三味药挑新鲜的送来,我带回去给我们总商看看,若是你们铺子的货入了我们总商的眼,到时候少不了你们铺子的好处。”

        黎珩抿了一口茶水,微微苦涩的味道从舌尖上蔓延开来,心底感慨倒是比上一家的好喝不少。

        所谓紫阳郡客商这套说辞,自然是他从集市中无意听来的。

        两日来,黎珩凭借着《青禾谱》中了解到的药材知识,乔装跑遍了漠水城中大大小小的药铺,每个药铺都买了若干药材。

        至于为何如此做,当然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最大底牌骨雕,毕竟骨雕涉及自身崛起之基,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

        待药铺小伙计取来三味药材后,掌柜手中算盘噼啪作响,很快就报出了这些药材所需的银两。

        “客官,一共是七两二钱,给您抹了零头,给七两就好了。”

        黎珩看了看药材的成色,点头称谢,钱袋里数出七两银子递了过去,掌柜将银子取来过了秤,便指挥着伙计将药材打包。

        “掌柜的,为什么卖给他的那几味药都贵了五成啊?”

        待黎珩取了药材从铺中离开走远后,伙计一脸疑惑,在药铺掌柜旁悄声问道。

        “哼,什么紫阳郡客商,我早年去过紫阳郡,他一点紫阳郡口音都没有,再说了你见哪个行商会来我们这种小铺采购?买的都是些补气壮体的药材,我看就是栖霞乱民混进城里了。”

        那掌柜对黎珩刚才的说法嗤之以鼻。

        “那可是乱民啊,听说里面有连士族老爷都敢杀的巨匪,掌柜的你就不怕他们知道了真相,转头报复咱们?”

        听到掌柜说刚才那人竟是栖霞郡过来的乱民,伙计有些担心。

        “这帮子流寇知道什么行情?整条街的铺子卖给他都是这个价,你呀,还得多学着点。”

        那掌柜此时也一改之前在黎珩面前笑呵呵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伙计。

        ……

        黎珩倒是不知道后续掌柜与伙计的对话,即使知道了也乐得如此,左右不过是多花一些银两而已,现在的花费已是比他最初的预期低了不少。

        找了一处隐蔽所在,换回常服后,黎珩匆匆回到了武学住处中。

        起居室一角的木柜中,数十斤药材已经整整齐齐排放在其中,入目皆是半枝莲、海南子、血梅片,这是黎珩这两日来四处搜寻来的战果。

        根据这几日来黎珩比照着《青禾谱》一一印证试验,发现此三味药材效果虽不是最好,但在诸多药材中亦属上佳,在价格上黎珩也可以接受,料想这数十斤药材已够未来一月修行所需。

        此后的日子里,黎珩过上了深居简出的生活,不是在屋内借着药材辅助修行,便是在院中习练刀法,而每日饮食则有罗诚负责每日送到屋外。

        就如此过去了二十多日,眼见与许豹约定比试之日逼近,见黎珩每日也无什么行动,只是一头扎进住处修行,罗诚实在憋不住了,有些焦急开口:

        “黎哥,这还有几日便是约定之期了,你说的那个办法到底是什么啊?大不了我去求许豹,这武学我也上够了。”

        “已尽在掌握之中,你安心便是。”

        黎珩笑道,此时他长袍下已不复一月前的瘦弱,全身满是鼓凸强健的肌肉。

        连日来,他修行进境一日千里,靠着《破势要诀》和不计药材消耗之下,将肉身硬生生堆到血气蓬发之境,肉体修炼打磨到如此程度就算在刚成年的士族中也算是少有了,心中底气十足。

        “你若不信,我们就在院里切磋看看。”

        见罗诚面上忧色不减,黎珩提议道。

        见黎珩信心满满,罗诚只得应下,各自取了练习的兵器来。

        双方拉开架势,罗诚使得是一把大枪,在枪法中最能造成杀伤的只有直刺一途,所有力气集中一点破敌,故面对持刀敌人时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距离。

        “黎哥,你小心,我要上了!”

        罗诚持枪小心翼翼的向前试探刺出,被此时五感敏锐的黎珩轻松躲过。

        躲开后黎珩手中长刀一撩,便将罗诚手中的椆木枪荡开,单刀直入,便冲着罗诚斩去。

        罗诚狼狈一滚堪堪躲过,待要站起身来重整旗鼓时,黎珩后续的刀势已随之而来。

        “慢来!我服了!我服了!”

        见那刀势避无可避,眼瞅着就要临身,罗诚大叫起来,见此黎珩手中刀势瞬间变招,用刀背拍在了罗诚身上。

        “这下你信了?”

        “黎哥你是天纵奇才,我也确实不是修行那块料。”罗诚被黎珩的刀背拍了一个踉跄,正揉着背,嘀咕着。

        短短两招之内,他们之间便分出胜负,且作为对手的黎珩才正式修行不足一月,这个现实让罗诚十分沮丧,一直以来坚持的勤能补拙的信念也产生了动摇。

        “不必妄自菲薄,只要好好修行,不荒废时光,未来你也能在这山阳得自己一席之地。”见罗诚又愁眉不展,黎珩只得笑骂着宽慰道。

        “对了,过几日我与那许豹一战之时,有一事你一定记得。”

        黎珩决定给罗诚找一些事做,以防他继续自怨自艾,也为后续的比试加上一道保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