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地窖

第二章 地窖

        地窖里阴冷潮湿,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腐臭气,地上铺了一层茅草,头顶的地窖出口是一块简陋的木板,从木板的间隙中透着几缕微弱的阳光,栗衡双目无神的蜷缩地窖一角。

        此时他的随身物品已被一抢而空,连原本身上穿着的休闲衣也换成了一身满是血渍和刺鼻异味的粗麻短褐,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一块破布组合体,勉强能护住关键部位,他已经被抓进这里有三天了。

        栗衡已经断定自己竟然赶上了时下最流行的穿越热潮,被抓那日他已经发现自己凭空变年轻至少十岁,现在的他外貌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一脸稚嫩的模样,原本足有一米八的个子也变矮了十几厘米。

        原本以为丢失在树林里的骨雕把件,此时也出现在他的胸口正中,变成了一个红色的胎记,还能隐约看出来中间条纹交错,上下两端的密集眼球形状。

        刚开始他也以为只是被抓进来时遭到殴打留下的淤青,后来发现当他集中精神在胸口印记时,胸口会散发出一丝丝暖意,同时自己还能控制这个印记浮现和消失,不过目前栗衡还没搞清楚这东西还有什么作用。

        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不是道具商城就是聊天群,一上来就能叱刹风云,凭什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带着可以隐藏展示的炫彩皮肤玩绝境求生?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啊,栗衡叹了一口气。

        刚进来那天这伙人给了他一小碗没几粒米的米汤吃,后来因为栗衡试图逃跑被抓了回来,不仅被打的皮开肉绽,连米汤都没得喝了,到现在自己只能蜷缩在角落,想挣扎的站起来都是一阵头晕。

        这个地窖里除了栗衡,还有一个少年也和栗衡一般蜷缩在稻草铺就的泥地上,一动不动,若不是细看还能看到身体因呼吸产生的起伏,还以为地上躺着的就是一具尸体。

        这少年虽然灰头土脸,浑身上下衣服上都沾满了泥点和血水,但依稀能看出俊秀的五官,眉目之间和栗衡长得有六七分神似,他前日跟着栗衡一起试图逃跑,被抓回来一顿好打,本来身子骨就弱,现如今只剩下一口气了。

        头顶上的地窖盖板被打开了,两个匪徒顺着爬了下来,栗衡把身子又往墙角缩了一点,这伙人每天都会下来从地窖里带走一人,每次被带走的人,就再也没回到地窖过。此时应该是又下来拿人了,两匪徒下来打量了一圈,最后皱着眉看着地上的只吊着最后一口气的少年,两人径直走过去准备配合着把他抬起来带走。

        身体被碰到的触感惊动了少年,原本身体虚弱的他不知哪来的力气,挥舞手臂还想挣扎,其中一个匪徒见状,骂骂咧咧一脚就踹了过去,把少年踹倒在地窖岩壁上,然后抽出腰间的一把短匕首就捅向倒伏在地上的少年。

        滚烫的血液瞬间洒满了不大的地窖,连角落的栗衡身上都被飞溅到不少。那少年眼神瞬间暗淡了下来,身体抽搐了几下,眼瞅着就不动了,两匪徒一人一边配合着将尸体抬了上去。

        看着顶上的木盖板又缓缓的盖了起来,地窖里又变得一片漆黑起来,栗衡知道,他必须想办法自救,明天若是再想不到逃脱的办法的话,自己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正想办法时,胸口的骨雕印记又散发出细微的热量,若不是周边一片寂静阴暗让栗衡感官变得敏锐,他险些忽略这感觉,心中顿时一喜,难道知道我这个宿主面对生死绝境,所以金手指终于要生效了?

        栗衡立刻向胸口处集中精神,随即一幕幕画面如狂浪一般疯狂涌入他的脑海之中,根本没有给他丝毫反应时间。

        那画面如同走马灯一般,大部分时候出现的是一个小孩子的身影,有独自扫地、为神像进香、集体早课等等,这些画面快速闪过,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大部分画面都是没有声音的,只有小部分能听到画面里的声音。

        半响过后,栗衡捂着脑袋缓了过来,长舒了一口气,他明白这是刚才那个被带走少年过去经历的人生,不知道怎么被骨雕给捕获到了,并传输给了他。

        但是...就这?

        栗衡有些牙酸,原本因金手指终于发挥作用而激动的心情瞬间冷静了下来,都到这个时候了,传输给他这些记忆又能有什么用?

        现在他知道刚才那个少年名叫明可,是这山阳郡漠水领奉圣宫的侍童,但是能如何呢?对目前状况于事无补。

        这地窖就顶上一个出口,上次逃跑的时候栗衡几个人好不容易想办法偷偷破开了木板,上去就被匪徒们按住了,眼前自己这凄惨的状况,又没有帮手,想再来一次肯定是不可能了。

        栗衡眼前这情况一时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只能眼下先好好休息保证体力,明日若是匪徒们下来,自己就先虚与委蛇,表面上配合让匪徒放松警惕,等上了地面再找机会逃跑。

        栗衡打定主意如果逃不掉也要拼一把。

        想想自己前二十多年的人生,父母早逝,自己上高中就开始打工做兼职,大学时选择考古系也是为了方便打工,临到毕业了,好不容易靠着开古玩摊赚了点钱就碰到动迁。

        一直被社会毒打,现在自己都已经穿越了,得到这么一个奇异的骨雕傍身,迟早会一飞冲天,他不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

        看着原先那少年卧倒的位置上一滩尚未干涸血液正在缓缓渗入泥土,他迟疑了一瞬,便咬牙挪了过去趴在地上吸了一大口,血腥味和泥土混在一起的味道入口,恶心感一路直冲头顶。

        栗衡眼神冰冷,强忍着呕吐感咬着牙硬生生咽了下去,他已经没有其他退路了,想要逃脱必须恢复体力,他已经饿了三天,身体太虚弱了。

        漆黑的地窖里寂静无声,只有混杂着血腥味的腐朽味道无限蔓延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