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章 骨雕

第一章 骨雕

        东台老街古玩市场,这是一个开在逼仄老弄堂里的不起眼商业街,布满由一座座红瓦的屋顶,白灰粉刷的墙壁组成的两三层老房子,这里的大部分居民的营生就是在底楼门洞里做点古玩小生意。

        外地游客、假货摆摊专业户和本地古玩摊主们构成了东台古玩街这个特别的生态体系。

        午后时分,暮春的日光洒在身上,驱散了寒气让人暖洋洋的,三三两两的顾客走在街道上,或停在某个摊口看货,栗衡一边扒拉着盒饭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付生意。

        几年前栗衡从海大考古系光荣毕业,考古系作为当年“一人翘课,全系放假”的传奇专业,栗衡毫无意外的毕业即失业,实在没法之下只能选择回家借着老宅和上学时兼职的那点本钱,成了东台市场少见的年轻摊主,倒腾起了古董贩子的营生。

        别看新闻上动不动成百上千万的古玩交易额,栗衡这种底层古玩摊主日常最大额的一笔买卖也才几千块,凭借还算机灵的眼力劲,勉强在东台市场站稳了脚跟,混了口饭吃,不至于饿死。

        与往日不同,整个老街的摊主们今日都不太在状态,许是昨日那一张动迁通知,扰动了四十年来毫无波澜的老街,栗衡也和其他摊主一样,担心起了自己的未来。

        “小栗!”人未到声已至,一个枯瘦的中年身影进了店。

        栗衡瞥了一眼来人,没好气的道“这次不会又是什么大明雍正制的鸡缸杯了吧”。

        眼前这人具体叫什么名字栗衡其实也不晓得,只知道他姓谷,古玩市场店主们都叫他谷贩子,谷贩子这人是近两年才来东台古玩市场混饭吃的,平日里靠着下乡收点破烂转卖给有固定摊位的店主们。

        不过虽然是吃这口饭,但谷贩子眼光稀烂,总是收到假货,一时成为东台市场一大笑柄,只有栗衡抱着粪里淘金的态度偶尔还收一点他的货,虽然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好货,但是转卖给游客也能赚上一些。

        “这次肯定不一样!来,你看看,这块骨雕。”谷贩子从身后掏出了一个黑色绒布袋,从中取出了一件约三寸长短的镂空骨雕把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栗衡面前的小桌板上。

        骨雕把件上下端微微发黑,泛黄的表面极富光泽,是典型的玉化特征,材质看起来像是牛骨,主体结构由条条交错着线性条纹,可以透过镂空部分看到对面,上下两端发黑的部分还分布有细密的圆形结构,像是一颗颗眼睛。

        栗衡眼光上下打量了半响,也没看出是什么时期物件,不过莫名觉得很有眼缘。

        “怎么样!想要的话,一口价八千,这玩意就是你的了,不是我吹,碰到喜欢的至少可以卖这个数!”

        谷贩子看着栗衡神色,笑眯眯伸出手掌比划着,唾沫星子都快喷到栗衡脸上了,摆出一副你赚大了的样子,可惜配上他枯瘦的身材,只能说是猥琐至极。

        “八千?我看你是疯了,这两年骨雕行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去外面地摊上看看,这品相的骨雕把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种来路不明玩意,我收不了,你还是看看其他家要不要这东西吧。”

        栗衡虽然喜欢,但是不妨碍他按照老规矩先贬低一番。

        听到栗衡这样说,谷贩子急道:

        “别介啊,小栗,这东西我是废了老大劲了,最近屋犹乡那边河道里冲出了不少东西,这东西是我跑了好几家才收到的,我给你留的绝绝对对是最好品相的。”

        “五百块,别家肯定没我这个出价高,最近管的又严了,我这也不宽裕,这也是看咱们往日的交情上我才收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上其他家都问过了吧,谷贩子去屋犹乡收了一堆破骨头没人要,整个东台市场都传遍了,成了今日的一大笑谈!”

        栗衡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吐槽。

        “五百就五百,我这不是专门给小栗你准备了一个好的么!”

        谷贩子讪笑解释,之前的喊价也只是漫天要价碰碰运气,经过一早上的碰壁他也知道,此时能出手保住本钱已是邀天之幸。

        数了五百块现金送走了谷贩子,看人已走远,栗衡轻轻拿起那个骨雕把玩了起来,虽然之前在谷贩子当面时对此物件说的那么不好,但是栗衡还是觉得此物和他有缘,盘起来手感很是温润。

        一手盘着把件,看着街面上三三两两的人群,想起昨日的动迁通知,栗衡叹了一口气。

        且不说官方公布的动迁补偿标准可不够在东台这样的地段再买一套合适的住房,如果丢了古玩街里开店的营生以后,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做什么,难不成让他这海大考古系的优秀毕业生入厂打螺丝去?

        心头一阵烦躁,栗衡索性锁了铺面,想着去离东台市场不远的江边广场散散心。

        江边广场是海大边上的一座小广场,从东台到江边广场只需要走上不到三十分钟,穿过一条跨城高速旁的小树林绿化带,因为挨着校区,不少海大学妹会在江边广场附近出没。

        每当遇到心烦的事,栗衡就喜欢去江边广场找个地方坐一坐放空自己,这也是栗衡从学生时代就保持的一大习惯了,吹着风看看充满活力的学妹们,对于母胎单身的栗衡也是一大快事。

        学生时代的栗衡虽然谈不上貌比潘安,但好好收拾打理打理也算是校草一级,是当年校园表白墙上的常客,但因为父母走的早,平日里兼职都疲于奔命,哪有心思去谈恋爱,到了毕业以后,恋爱的心思更是淡了下来,这一单就到了现在。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栗衡总能很快调节好自己的负面情绪,走入小树林后,看附近也没什么行人,闻着小树林中的水汽,他烦闷的心情也是舒畅不少,开始放飞了自我,哼着歌,盘着骨雕把件,一步一晃往着江边广场方向走去。

        当栗衡的步伐愈加六亲不认时,小树林开始起了一层薄雾,不知何时起,周边变得静悄悄,原本绿化带旁的高速车辆吵杂声似乎也逐渐远去。

        走了快四十分钟,栗衡依旧没走出小树林,刚才走着走着竟然还不小心被外露的树根给绊了一跤,摔得胸口隐隐作痛,看着雾气渐浓,暗道一声晦气,这等到了广场,这么大的雾还能看到什么。

        扁了扁嘴,栗衡下意识握了一下手中把件,手中一空,他顿时傻了眼,骨雕把件竟然在无意识间不翼而飞,花了他足足小半个月的伙食费买来的把件还没捂热乎就不见了,一番回想后,断定准是来的路上摔跤时一不小心掉了出去。

        栗衡正要回头去寻,远处传来了一阵子吵杂之声,不知从何处窜出了五六个穿着如同难民一般的人拦住了栗衡。

        这群人各个面容枯槁,但他们每一个人身高看起来都至少高出栗衡半个头,皮肤粗粝透着黑红,手里拿着类似镰刀、叉子的器具。

        为首的一人最为雄壮,从栗衡的角度来看,甚至高出了至少四五十公分,握着一把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是黑乎乎长铁片的东西,眼光凶狠对着栗衡喊着什么,但是浓重的乡音根本让人听不懂。

        栗衡皱着眉头看着这群比叫花子穿着还落魄的人,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穿着打扮的人,难道是电视综艺节目?亦或者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总之不管是什么,这里都不是久留之地,这群人闪烁的眼光和慢慢围过来的神态让他感觉到不妙,于是蒙着头就想从他们身侧逃走。

        看着栗衡不理他们还想逃走,为首汉子登时怒了,抓住栗衡的肩膀就往地上压,栗衡只感到一股沛然大力袭来,胸口一闷,就像小鸡仔一样被按在了地上。

        这时,他终于也听懂了他们呼喊的话语,字正腔圆的播音腔“这臭小子还想逃!识相的就老实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