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越逃荒之夫君养成记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带她离开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带她离开

        当然不信。

        少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既然不信,就不要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你可以直接一点”

        白夏鼓励道。

        少年讶然的挑眉,仔细打量着白夏的表情,揣测她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九岁的小姑娘已经知事,似是第一次吃饱饭,一脸满足的坐在椅子上,微黑的脸颊上写满了认真。

        “既然如此,那我便直接一些?”他询问到。

        白夏点了点头,微直起身。

        “李修缘在哪儿?”

        虽然无法确定李家林的身份,但是他是当前查到的人当中最有可能是那个人的,李修缘作为他唯一的儿子,如果能早些控制起来,对他来说有益无害。

        白夏缓缓微笑,表情认真而又严肃的回答:“我不知道呀!”

        少年眉毛跳了跳。

        “林氏在哪儿?”

        “她失踪了”白夏皱了皱眉,似是有些烦恼,主动解释起来:“当时官府征粮税,她回娘家去借粮,后来人就不见了”

        秉持着多说多错的原则,白夏只简单的解释了一句,表明自己并没有撒谎。

        少年微垂眼睑,轻笑道:“是吗?”

        手中的折扇点着手掌,也不知信了还是没信。

        “李家村的人去哪儿了知道吗?”

        白夏叹了口气。

        “我也想知道呢,我就是走投无路了才打算回村,谁知回到村子里面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了,如果这位公子你有他们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我好去投奔他们”

        白夏苦着脸,说得跟真的似的。

        少年不再说话,微抬下巴看着她,表情有些意味深长,显然是不相信她说的话。

        白夏面色都没变一下,反倒是问他道:“不如公子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问”

        “公子名讳如何称呼?”

        少年沉默了,过了许久,也不见他答话,反倒朝朝着空气中说道:“来人”

        春喜和春桃从外面走了进来。

        “带白姑娘下去休息,想来白姑娘还没有想好,等白姑娘想好,咱们再谈谈”他的表情很是温和,一点都没有动气。

        白夏回想着那幅画上青年的表情,带着几分倨傲,不太好相处,而眼前的这个少年,除了长相阴柔之外,看不出倨傲的影子。

        她乖乖起身,在临出门时,突然回头问道:“公子可是姓周?”

        似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起,少年面色一怔,她脸上绽开一抹大大的笑容道:“看来我猜对了”

        说完,便跟着丫环下去。

        待她走后,少年突然轻笑一声:“有意思”

        “来人,下去查一下林氏可是失踪了”

        “这……周一二人的身体还未痊愈”

        “派其他人去”

        这少年确实姓周,乃梁王的长子,更是梁王世子,听到白夏问他姓名,他便知道她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当然,这也是他故意透露给她的。

        梁王封地,又是世子,梁王乃是当今圣上的皇叔,皇室姓周,所以猜出他的姓,并不难。

        他来到书房,执笔练字,甘州城被围之事半点都影响不到他,手中的笔下笔有力,力透纸背,走笔龙蛇的大字跃然纸上。

        连写了十张,他才停手。

        窗户打开,外头一片漆黑,只有零星之处,才能看到一点烛火的踪影。

        “世子,城里已经安排好了”

        “嗯,知道了”

        周世子将手里写好的字扔给来人,熄了屋内的灯睡下。

        城内,一处铁匠作坊之中,人声鼎沸,最有名的王铁匠脾气暴躁的咒骂着什么,又有所顾及似的,指挥着人将一箱一箱的东西装到板车之上。

        搬箱子的是两个苦力,两人共抬一箱都有些吃力。

        “都小心着点儿,别掉下来了”

        王铁匠青着脸,低声骂了一句:“蠢货”

        铁匠铺的烛火一直亮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城中的百姓都起床了,才算停了下来。

        白夏就这样,在刺史府过起了米虫一般的日子,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周世子虽然好吃好喝的待她,却不让她随意走动。

        也没有再召她过去说话。

        春喜和春桃两人知道的消息都被她打探得差不多了,别的消息都跟她知道得一样多。

        她在府里能转悠的地方都转悠了,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方法。

        就这样,一晃七天过去了。

        就在这天早晨,白夏以为今天还会跟往天一样的时候,春喜和春桃领着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来到了她的住处。

        “小姐,这是周一,世子让他来的”

        带人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经过白夏的同意,当然,也用不着经过她的同意,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

        “见过白姑娘”

        周一与周二两人受过伤,养了一段时间,这才养好。

        刚养好,世子派去的人便告诉他们,当初跟踪他们的那人抓到了,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这里,看到白夏,神色之中带着几分怀疑。

        当时让他们兄弟二人追了三天三夜的,就是眼前这个只有他们身高一半高的小姑娘?

        他不由得有些怀疑人生,甚至怀疑世子是不是抓错了?

        不过他们可能错,世子是不可能错的。

        “是你?”

        白夏也是见过他们的长相的,见到他过来,不由眯了眯眼,难道那位周世子察觉到了什么?还是打算放她离开了?

        “白姑娘,我来是想通知白姑娘一声,公子已经下了令,让我们护送白姑娘离开甘州”平日里这些属下对外,都称周世子为公子,白夏倒是不奇怪。

        “护送?”白夏咀嚼着这两个字。

        “是的”

        “甘州城要乱了?”

        “外面的红巾军即将攻城,公子担心白姑娘的安危,命我等先送白姑娘出去”

        “他就不怕我跑了?”白夏奇怪的问,前两天还把守得这么严实,突然就说要护送她离开,这有些不太对头呀。

        周一垂头没有说话,公子的打算,他可不敢随意揣测。

        “行吧,走就走,是现在就出发吗?”白夏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脚镣,大概对方是以为有这个东西捆着她,所以不怕她跑了吧。

        不过这玩意儿是真重。

        起码得有五六斤,对她一个小姑娘都用这么重的脚镣,那人还真是没有人性。

        白夏心里的吐槽周世子并不清楚,听着手下人禀报,周一二人带着白夏从另外一条密道离开甘州,在离开时,依言拿布遮了她的眼睛。

        他轻点了点头,目光看着窗前一株枯萎的老树。

        “盯紧她”

        “跑了也没关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