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 - 0787、历史?现实?

0787、历史?现实?

        那黑色的身影,远比一般的人类要更高,大约三米左右,身形瘦长,有着细密鳞片一样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乌光,腋下又生出一对臂膀,面部大致与人类无异,有五官,但是口中却有一对獠牙生长出来,如同野猪獠牙一样,呈雪白色,弯曲如钩,长短不一,最长有快半米,看起来极为诡异,不协调。

        这就是令诸多仙门修士闻风变色的域外天魔吗?

        “嗷呜啦!”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高快接近四米的域外天魔大吼着什么。

        他口中獠牙整整一米半,四只手臂中,都握着狭长的红色战刀,浑身披着黑甲,面目狰狞,应该是域外天魔的将领之一。

        叫做王得虎和甄梦龙的两个营地将领,都是彪悍如疯子一样的猛将,一左一右,化作流光冲过去,转眼之间,不知道劈倒了多少的域外天魔。

        李牧看到,域外天魔身体里流淌出来的血液,是黑色的,犹如石油一样,落在地上,还会发出滋滋滋的腐蚀声,岩石地面顿时坑坑洼洼。

        “这怪物,有点儿眼熟啊,好像是地球影视剧中的异形?还是铁血战士?”

        李牧恍惚间一愣神。

        “臭小子,你愣着干什么,快去点燃烽火台。”

        刑台上的将军大喝道。

        李牧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可烽火台在哪里啊?

        他一脸懵逼,四下一看,发现在营地城墙的右上方,有一个高耸的敌楼,一堆柴火高高地堆砌着,莫非这就是?

        他想了想,下意识地催动黄金刀意锁链,想要腾跃而起,但连续催动数次,竟是没有回应。

        这一惊非同小可。

        怎么回事?

        【四刃伤神刀】没有回应了?

        很快,李牧更加震惊地意识到,不只是四刃伤神刀,自己体内的真武拳、先天功,以及其他各种力量,竟然是统统消失不见,只有一身大约上皇境初阶的真元而已。

        这一身力量,与自己之前的力量,截然不同。

        这具身体,仿佛是另外一个人的身体。

        “快去……赵猛,保护李牧去点烽火。”将军大喝着,发号施令。

        他一招收,一道血色长枪从远处的兵器架上飞过来,落在手中,施展身法,顿时如苍龙出海一样,直指那个域外天魔的将领。

        一点寒芒先到。

        随后枪出如龙。

        “众将士,随我拒敌,守家!杀!”

        这将领的实力极高,远超李牧的认知范围,或许已经是大道境也不一定,长枪如龙,瞬间大片大片的域外天魔倒下。

        锵锵锵!

        震耳欲聋的刀枪碰撞声响起。

        将领与那域外天魔首领杀在一起,顿时可怕的杀气域场扩散开来。

        “李牧,还愣着还什么,快走。”

        一个上身**,腰腹一下罩甲衣的大汉,腹肌块垒分明,气息彪悍,来到李牧的身边,一把抓住李牧的肩膀,腾跃而起,带着李牧,朝烽火台飞射过去。

        这人应该就是营地将领口中的赵猛了。

        “勾蜡,五马擦!”

        域外天魔将领大声地呼喝着什么。

        立刻四道黑光,追杀而至。

        四个域外天魔中的强者,想要阻挡点燃烽火台。

        “你去。”

        赵猛双臂发力,直接将李牧投掷向烽火台,他自己则在身后拔出双刀,一人独自迎战那四个域外天魔好手的追杀。

        李牧来到敌楼上,催动体内真气,将柴火点燃。

        轰地一声。

        火焰瞬间燃起数十米高。

        最中心,一团赤红色的烟雾,凝而不散,冲天而起,转眼就数千米高,且依旧在攀升,烟火极为刺眼。

        看来这柴禾并非是一般的木柴,而是专门用来传递烽火军情的神木。

        李牧点燃烽火,正要去帮忙。

        “就在哪里,守住烽火。”

        下方那将军的声音传来。

        他显然对李牧极为关注。

        李牧到现在,头脑都是混乱的。

        他完全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穿越?

        还是幻象?

        都不应该啊。

        因为这厮杀的场面,喷溅的鲜血,沸腾的杀气,凄厉的惨叫,以及刚才赵猛抓住他肩膀时候的那种真是触感,绝对不是道术幻象所能营造出来的。

        一切如此真实。

        李牧一身修为战力,完全变了,现在的他,是一个普通的上皇境天庭战士,而且看这样子,还是整个营地中实力偏低的一个。

        嗖嗖!

        两个域外天魔战士冲破重围,跃上烽火台,向李牧杀来。

        “小心。”

        赵猛大喝,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上。

        李牧反手抽出一块一头正在燃烧的神木,冲了上去,他在逐渐适应着自己这一身新的力量,古铜色的符力流转,挥动神木,准确地找到了其中一个域外天魔战士的身法破绽,一击之下,就将其打的脑浆迸裂,从城头栽了下去……

        “好。”

        赵猛看到这一幕,松了一口气,大声地喝彩。

        李牧本能地将自己当成是古天庭战士的一员,出手之间,又将另外一位域外天魔战士击杀。

        他虽然没有了【四刃伤神刀】和其他功法,但这一身修为,除了肉身孱弱之外,并不比他之前的真元弱,而李牧一路走来生死厮杀的战斗经验、战斗直觉和战斗技巧,也并没有失去。

        所以那两个境界和他相仿的域外天魔战士,数招之间,就被他击杀。

        “李牧,好样的。”

        “哈哈哈,平时看你像一个胆小鬼,没想到今天让哥哥们刮目相看。”

        “厉害啊,小牧,哥哥以前说过你,给你赔不是了。”

        下面苦战的战士们,都大声地为李牧加油喝彩。

        看得出来,李牧在这个营地里的定位,颇有点儿特殊,大概以前是那种拖油瓶,可能还性格怯懦的那种,但众人对他非但没有鄙视,还颇为照顾。

        战斗惨烈地进行着。

        古天庭将士数次才将营地大门夺回,但却又被蜂拥而来的域外天魔冲杀逼得退回来。

        “怎么回事?这么多域外天魔,难道是帝宫失守了吗?”

        有人大呼道。

        李牧心中,也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烽火台点燃了这么长的时间,却未见古天庭援军赶来,只怕是古天庭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了。

        他跳上敌楼一看。

        却见四周云外,各处都有烽火高高燃起,隐约还有各种嘶吼呐喊之声,从四面八方若隐若现……这分明是整个古天庭已经被攻破的迹象啊。

        李牧脑海之中,思路已经清晰了一些。

        他隐约明白,自己好像是正在经历昔年古天庭衰亡的末日之战的过程?

        眼前这些正在奋力厮杀,青春热血的战士,应该就是自己之前在衰败废弃营地中,看到的那些死去的尸骨,而那些怪物的尸骨,则就是这些域外天魔了。

        莫非自己正在目睹历史?

        可为什么自己也会参与其中?

        李牧看着是手中的燃火神木,他刚才已经用这木头,杀了六七个域外天魔战士,这可不是什么虚幻,这算不是改变了历史?

        身边呼啸之声传来。

        又有域外天魔战士围攻。

        李牧转身加入战斗,将其中一个杀死,夺过了其手中的魔刀,施展刀法,刀光闪烁中,数名域外天魔    战士,直接被他从城墙上劈翻了下去。

        “这还是那个我们认识的小牧吗?”

        “太厉害了。”

        “那是什么刀法。”

        看到这一幕的许多古天庭战士,都无比惊讶。

        李牧劈翻一个又一个的天魔战士,心中在思考着一些谜团。

        一时之间,竟是无人能够挡住李牧。

        咻!

        一道刀影飞射而来。

        这是那个域外天魔降临投掷出来的飞刀,蕴含着李牧难以理解的力量,根本无法挡住,纯粹就是境界的碾压。

        要死了吗?

        “小心。”

        赵猛飞身赶至,在半空之中,护住李牧。

        噗!

        他竭力抵挡,但实力不过,还是被这一刀,直接洞穿了心脏,生生钉在敌楼强上。

        “赵大哥……”

        李牧大悲,逃过一劫,反应过来,连续劈翻两个天魔战士,来到敌楼下,要救赵猛下来。

        赵猛抬头四望,看到了周围纷起的狼烟,明白了什么。

        “兄弟,走吧,逃吧。”

        他眼里全都是绝望,对李牧道。

        说完,双脚一蹬石墙,直接把自己的身躯,从长刀中拔出,冲向一群从营地大门冲进来的天魔战士,瞬间自爆,用最后的力量,将营地大门重新从域外天魔的手中夺回。

        “关门。”

        营地大将大喝,奋力一击,趁着天魔将领失刀,一枪将这个与自己缠斗的天魔将领挑死,终于将营地大门合上。

        而此时,营地将士死伤过半。

        之前陷阵夺门的两个猛士王得虎和甄梦龙,都已经是战死了。

        大门关上。

        营地内的域外天魔,很快就被绞杀一空。

        大将站在石门台阶上,目光在每一个染血的将士身上扫过,道:“诸位,刚才得到大帅传讯,帝宫……陷落了,帝君下令,各部各自突围!”

        人群中,一片难以置信的沉默。

        接着,突然响起哭声。

        有些战士,哪怕是肢体残断,都奋力杀敌不皱眉头,但是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忍不住就眼泪长流。

        这些年,天庭的局势不算好,战事不断,有很多袍泽故友,都已经葬身战场,但自始至终,所有战士和臣民都相信,只要帝君在,只要娘娘在,只要帝宫在,天庭就一定在,永远不倒。

        可现在,帝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