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 - 0862、血神殿

0862、血神殿

        李牧脑海里瞬间轰地一声,像是有核弹在脑子里一下子爆炸了一样,一片空白!

        神玉流泪了!

        这哪里是什么天生石头?

        不可能!

        这分明是活生生的人。

        在注视到这一滴眼泪的同时,李牧也看到了流淌着眼泪眼泪的那双眸子,那双清亮透彻没有丝毫尘埃沾染,犹如婴儿般纯净的眸子里,带着一抹羞愤与绝望!

        只不过是千分之一瞬间的对视,李牧恍惚间,在仙女得瞳孔中,看到了一个渺小和卑劣的身影。

        那是他自己!

        一瞬间的无地自容!

        一瞬间的灵魂震撼!

        一瞬间的无法抬头!

        李牧羞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对不起!”

        李牧取出衣物,将这个神玉仙女的裸背遮住。

        如一盆冷水将他浑身上下浇透,心中任何的欲念冰消瓦解,李牧心怀愧疚,将其它六尊神玉仙女也尊尊敬敬地摆放在马车上,不再将她们当成是冷冰冰的石头人,而是活生生的人!

        是的!

        李牧现在根本不相信雨部那些人的鬼话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天生石玉,根本就是活人!

        “对不起,我得向你们道歉!”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蟠桃母树下,也许那里是你们的家,但,蟠桃母树已经暴露,如果我把你们送回去,你们肯定难逃雨部弟子的脏手!”

        “可如果不送你们回去,我又不知道如何安置你们,思来想去,只好在这仙宫之中,找一个相对隐蔽安全之处,将你们藏起来!”

        “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希望可以帮助到你们!”

        李牧因为之前自己心中的龌龊而向七神玉仙女道歉,认认真真的鞠了一个躬!

        这不是他的伪作!

        而是真心实意!

        老神棍曾经说过,武者修炼之路,除了艰难困苦和各种劫难之外,还会有种种诱惑。

        在面对诱惑时,如何坚守自己的道心,非常重要!

        说这种话的时候,老神棍难得的严肃!

        道心有破绽,不管力量修为提升的多高,一旦遭遇天劫,瞬间就是走火入魔,万年道行,一朝尽丧!

        今天如果李牧效仿雨部那些弟子,获取神元,得到了一身力量,实力或许是真的可以提高,但心灵却会出现破绽,道基不稳,很可能被心魔和天魔所趁!

        尤其是被敌人知道,稍微算计,李牧会被一击即溃!

        这个道歉之后,李牧心里突然一下子豁然开朗,念头前所未有的通达。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直迟滞不前,陷入瓶颈的先天功,竟是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一念成魔!

        一念成仙!

        李牧恍然大悟!

        “只要再得到一次机缘,先天功就可以突破了。”

        他很兴奋。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道歉之后,七尊神玉美人面部的线条,竟然是变的柔和了起来,尤其是那个之前流泪,眼中带着悲愤的神玉美人,瞳孔深处,露出一种感激色彩!

        马车奔腾。

        李牧仔细地辨别路线。

        突然后方传来了数道极为恐怖的能量气息波动。

        “不好,是雨部的人。”

        李牧面色一变。

        天庭六部的功法,都非常特殊,具有特点,所以他一下子就感应出这几道能量的的来历。

        这几道能量,分明是直接冲着他而来。

        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

        走!

        他心知危险将至,局势很危险。

        这几道能量波动都是神玄境级别,只怕是雨部之首亲自来了,不可力敌,仙酒酒壶也派不上用场了,只要是被追上,必死无疑!

        只能逃!

        李牧将青铜马车催动到了极限,如一团金色的光团一样,沿着前路疾驰!

        后方,数千米之外。

        雨部之主带着数位长老,风驰电掣。

        “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小杂碎逃了,他背后,一定是有人操控,一定要将这背后的黑手挖出来!”

        雨部之主脸上杀气腾腾,表情决绝。

        身后几个神玄境的长老,也是面色凝重,杀气流转,不惜一切地加速,全力前冲。

        他们显然是极为熟悉仙宫路线,一路完全避开了一切危险区域,毫无阻塞和停顿,速度快的惊人。

        “妈的,这么大的仇吗?”

        李牧被追急眼了。

        才弄死两个初级神玄长老,但问题是这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残害杀戮自己宗门的弟子,反而等于是替雨部清理门户、拔除毒瘤了,用得着雨部所有头脑放下探索仙宫仙缘这样的大事来追杀吗?

        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别追了,赶紧去正经寻宝啊!

        李牧使出吃奶的力气逃。

        但后方的能量波动越来越近,眼看着已经不足百米了,李牧是彻底急眼了。

        “等到我们角色互换,我一定会追死你们。”

        李牧骂了一句,直接取出那枚从雨部长老手中夺得的仙遁符,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催动了这枚无视一切禁制结界的古老仙符。

        咻!

        一团青光,将李牧连同直接马车包裹,破开虚空壁障,直接传送离开!

        几乎是同一时间。

        雨部之主和数名长老从李牧消失的地方一闪而过。

        “嗯?刚才那道光……”

        “有点儿像是破界符文光华?”

        “怎么回事?刚才有人逃离?”

        “不用管了,估计是什么小角色而已,快追,别被王言一这个祸胎逃了!”

        雨部之主带着麾下神玄长老,势在必得,不顾一切地追了下去。

        万米之外。

        来自于紫薇星域的小剑神王言一,背后负着两柄长剑,悠哉悠哉地站在一处氤氲弥漫的废弃仙泉边。

        他手指轻轻地敲打在残破的白玉栏杆,节奏轻松舒缓,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水声汩汩。

        白石雕像倒塌在水池里。

        一片片绿色浮萍如翡翠玉盘一样,漂浮在乳白色雾气弥漫的水面上!

        “终于来了吗?呵呵,雨部,来的还真慢啊!”

        他嘴角带笑,眼露杀气!

        来了就好!

        有些事情,真的该好好算一算了!

        ……

        ……

        这是哪里?

        仙遁符传送结束之后,李牧一脸懵逼。

        昏暗,空气里好像是带着血。

        一种简直可以用刺鼻来形容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令李牧都差点儿呕吐出来!

        这有些不可思议。

        李牧好歹也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过来的人,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惨烈的生死大战,什么样的血腥气息没有见过,但此时,却无法遏制地产生出了一阵阵灵魂颤栗般的心悸感!

        滴答滴答。

        周围有若有若无的诡异水滴声。

        这里应该是一个巨大宫殿内部的空间。

        阴森,黑暗。

        “救命,救我……”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黑暗深处传来。

        李牧感觉到脚下一片湿腻。

        他打了个响指,一团火焰在指尖浮现。

        “是血。”

        脚底下有一片血洼,快要淹没脚脖子。

        这是什么地方?

        李牧心中万分警惕。

        他祛除血污,驱动马车,朝着黑暗深处走去。

        这时,李牧没有注意到,他身后战车上的七尊神玉美人,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脖子稍微动了一下,七双美丽的眸子,都看向了李牧的后背!

        前面突然传开了脚步声。

        还有铁器在地面上摩擦的古怪声音。

        “救命,救救我,我不想死……”

        之前的那个声音,极度虚弱,再度从黑暗中穿出来。

        “去。”

        李牧一弹手。

        指尖的火光飞射出去,将前方一面石墙直接轰塌。

        烟尘和血水中,火光照亮了墙后的两张脸。

        一张满脸血污的年轻的脸,半边淹没在地面的血水中,因为剧痛而导致面孔变形,他的肩胛骨琵琶骨被铁钩刺穿,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被倒拖在血水中!

        这个人,李牧并不认识!

        但他认识火光中另外一张脸。

        青色长发,俊美近乎于妖异的一张脸。

        脸上带着猝不及防难以形容的错愕。

        不是风部传人玉惊风又是谁?

        “李牧?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玉惊风在这一瞬间的震惊,丝毫不比李牧差多少。

        李牧反应极快。

        他一句话不说,瞬间拔刀,四刃伤神刀刀意爆发,刀光似是九重山巅暴风中雪崩一样,朝着玉惊风席卷而去!

        “你……”

        玉惊风仓促反击,瞬间就落入下风!

        刀光闪烁,白茫茫好似是江河之水汹涌般,将玉惊风淹没。

        他几次想要拔剑,却根本找不到时机。

        顶级强者对招,争的就是一瞬间的先机。

        一步迟,步步迟!

        玉惊风只能退退退!

        李牧的想法很简单,他想要在第一时间里,将玉惊风制住,有了人质,然后再问缘由。

        他有理由相信,这里不只是玉惊风一个人,风部的老怪物们,可能都在这里,暗中阴谋算计着什么。

        连两个雨部的长老都毫不忌惮老神棍的威胁敢对李牧出手,那风部绝对不会比雨部的人胆子小。

        更何况,之前仙魔大会时,老神棍和李牧两个,都和风部结下了死仇,在这样的环境中,遇到风部的人,对于李牧来说,和遇到死神没有什么区别。

        叮叮叮叮!

        刀剑相交的火星溅射,在黑暗的空气里犹如烟花一般璀璨和唯美。

        若隐若现的光亮,让这座神秘的宫殿内部更加诡秘阴翳。

        李牧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急切之间,拿不下玉惊风了。

        这个风部的传人,实力当真是很可怕。

        于是,他选择快速后退。

        瞬间将那个已经被折磨的半死的年轻人救了回去,乘上马车,转身就逃,一下子不知道撞碎了多少面石墙,轰隆隆岩石倒塌的声音中,烟尘弥漫。